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01章 三胞胎下山

阴瞳山,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头,青郁的林间山道里,两个人正在散步,一人扶着另外一个人,不时的提醒着她。“主子,你小心些。”这说话的人正是灵雀台的大总管小东邪,提心吊胆的望着自已的主子花疏雪,只见她的身子笨重,肚子离奇的大,走起路来很是费力。没想到主子和云国太子分开后竟然怀孕了,现在已经七个多月的身孕了,看着她瘦弱得快成皮包骨头了,小东邪心疼得要死,主子自从怀孕三个月后呕吐得十分的厉害,吃什么吐什么,可是她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总是强迫着自已吃下去,每一次都是吃了吐,吐了再吃,看得她们恨不得替她受这个过。

可是即便如此的幸苦,她还是很疼爱肚子里的小宝贝,怀孕使得她很感性,有时候一个人呆坐着的时候,她便满脸的若有所思,小东邪知道她是因为想起了云国太子,主子其实是很爱他的,很爱很爱吧,所以她才会知道了自已怀孕后很开心。“主子,我们坐一会儿吧。”花疏雪笑了笑:“好。”她一笑的时候,眼睛分外的大,整张脸瘦得只有巴掌大了,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怀孕再加上思念,使得她整个人变了个样子。小东邪实在忍不住开口,老话重提:“主子,眼看着你肚子越来越大,奴婢送你去云国吧,回到云太子的身边去。

”花疏雪一听到小东邪的话,立刻摇头了:“不。”自从怀孕后,她想了很多,轩辕对于她的欺瞒,还有她对轩辕的欺瞒,都不是一个夫妻该为的,也许是他们都不够爱对方,也许是他们有缘无份吧。“别去找他,你忘了我还有事要做吗?等生下孩子,我还要修练祖师爷的一杖魔天,好捉了夜冥回来。”“主子,可是奴婢担心你。”小东邪快哭了起来,望着主子异于常人的肚子,她实在好害怕,如若主子和宝贝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她从来没看过如此大的肚子,才七个多月的时间。

“没事,我不会有事的。”花疏雪淡淡的笑起来,手不自觉的摸上肚子,感受到宝贝的动静,其实她也是很奇怪,为什么七个月大的肚子,竟然如此大呢,有时候她甚至还怀疑,她肚子里的是不是双胞胎啊,可是这个时代没有b超之类的东西,所以不能确切。想到孩子们,她就想到了轩辕,想到他一脸期盼的说,雪儿给我生个孩子,那样感人的画面,使得她的眼睛微微的潮湿了,心很痛。山风吹来的时候,她只觉瞳眸中一片冰凉,很快清醒了过来,不禁自责,自从怀孕,她似乎越来越多愁善感了,怀孕使得一个人变得脆弱了。

“我们回去吧。”她话一落,忽然感觉到下身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窜出来,然后肚子开始疼痛了起来,花疏雪蹙了眉,那瘦弱巴掌大的脸蛋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陡的睁大了,大惊失色的朝着小东邪叫了起来。“邪儿,我的羊水破了,肚子疼,我恐怕是要生了。”“什么?”小东邪脸色变了,没想到七个多月便生了,心急的朝身后不远的山林叫起来:“黑栾,黑栾。”黑栾闪身出来,小东邪立刻命令他:“快,抱主子上山,小心些,她要生了。”“现在就要生了,”黑栾的脸色也变了,直觉上感到不好,看花疏雪本就苍白的脸色,更是如雪一般的白,黑栾心疼的闪到她的身边,伸手轻轻的抱起她:“主子,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黑栾抱了花疏雪上山,小东邪紧随其后。不大的房间里,黑栾把花疏雪放到床上,小东邪沉着的命令:“快,让青栾等进来帮忙,然后你们去烧了水过来。”“是,”黑栾闪身出去,青栾和另外两个丫头冲了进来,听从小东邪的吩咐,黑栾和另外一人去烧开水,其他人守在房间外面,人人心中提着一颗心。房间里,小东邪开始为花疏雪检查,然后准备了一应齐全的东西。青栾和另外两个丫头站在花疏雪的身边,帮她打气:“主子,来,呼气,吸气。”房间里响起她们的声音,不过很快,小东邪的脸色变了,花疏雪在最初一轮的阵痛过去后,满脸的汗水,头发湿漉漉的,周身的无力,眼睛微微的发黑,不过依旧发现了小东邪难看的脸色,挣扎着开口追问:“发生什么事了?”“主子,孩子竟然一只脚出来了,怎么办?”按照生产的道理,该是头先入盆才是啊,可是小家伙竟然是脚先入盆,这可是难产的征兆啊,所以小东邪才会满脸的难看,花疏雪一听这话,呼吸急促起来,瞳眸里光芒涣散,青栾一看,早急哭了起来。

“主子,你别急,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花疏雪一口气接上来,立刻望向小东邪命令:“把他的脚放进去,然后你用剪刀剪开我的下身,用你的手帮他们移正胎位。”花疏雪的话一落,小东邪的脸色早变了,扑通一声跪下:“主子,这样你会危险的,很可能性命不保啊。”青栾一听她的话,吓得脸色也白了,和身后的丫头扑通扑通的全跪了下来。“主子,不要啊。”花疏雪虽然整个人虚弱,但是周身的强硬,望向小东邪:“马上动手,再不然他就会窒息而死的。

”她现在只想保住孩子,至于自已是死是活,一切由天而定,总之她不想让孩子有事的,现在羊水破了,若是时间过长,小孩子便会窒息至死的,所以时间耽搁不得。小东邪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伤心的哭起来,不过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飞快的找了剪刀,按照主子说的吩咐去做。不过她先给主子上了麻醉的药草,只是这药草根本止不了身下那撕裂般的痛,当小东邪为婴儿调整胎位的时候,花疏雪的下身开始大出血,很快,她的呼吸困难了,眼神涣散。青栾吓得扑到她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主子,你坚持住,孩子不能没有娘亲啊。

”花疏雪的眼睛已经微微的闭起来了,她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但是心里还是有意识的,所以虚弱的开口:“青栾。”青栾立刻凑到她的唇边,听她的命令:“如若我死了,把孩子送到云国去,交到轩辕的手上,告诉他,我不怪他。”她的唇角勾出一抹无力的笑,脑海里飞快浮现起轩辕温柔疼宠她的画面,心里融融的想着,轩辕,我只是太爱你了,所以好害怕你的爱是因为我有可利用的价值,你不是喜欢孩子吗?我把孩子留给你了。“主子,主子,不要啊。”小东邪已经调整了孩子的胎位,婴儿的头入盆了,她松了一口气,望着已经昏迷了的主子,沉稳的命令青栾:“快,把桌上的百年人参嚼碎了喂进主子的嘴里。

”“是,”青栾顾不得伤心,冲过去取了人参过来放在嘴里咀嚼,然后喂进花疏雪的嘴里去。很快,小东邪把孩子接了出来,谁知道接了一个,还有一个,接了一个还有一个,竟然是一胎三胞的孩子,虽然有点小,但竟然一个都没有事,小东邪赶紧的拍打他们的屁股,让他们大哭起来。房间里孩子的哭声一响,门外的灵雀台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可是房内的小东邪望向睡在床上的主子,她的脸色一点血都没有,连出的气似乎也没有了,不由得大骇,和孩子们一起哭了起来。

青栾等人看她哭,自然也知道主子只怕不行了,所以也哭了起来。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黑栾的话:“大总管,大总管,快,天长老送来了祖师爷留下的一颗泣血丹,乃是补血的上好丹药,你快让主子服下去。”小东邪一听,脸上露出大喜,飞快的扑到门前去,接了黑奕手中的泣血丹,冲到房里给主子服下。这泣血丹不但有补血的功效,还是上好的止血良药,主子只要止住了血,就不会有事了。房内的几人脸上都有了喜色,一起望向房上的花疏雪,然后小东邪开始给她收拾身子,包裹孩子,三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安静的睡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小东邪松了一口气,孩子可是主子的命啊,他们没事,主子才不会有事,他们母子四人好像心连心似的,主子一定不会有事的。很快,青栾激动的声音响起来:“邪儿,主子动了,动了。”“太好了,太好了,”几个人全都激动的叫了起来,小东邪也松了一口气,周身的一软差点没栽到地上去,总算一个都没有出事。……白驹过隙,三年的时光转眼即逝。虽是深秋,但阴瞳山满山滴翠,一眼望去,逶迤绵延数十里,诺大的山林空荡荡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忽然,浓密的林间小道上,慢慢走来三个粉嫩可爱的小娃娃,两男一女,模样儿差不多,连个子也差不多,其中两个男娃子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一个比较冷酷,神情也是倔傲的,至于另外一个,却显得很萌,唇角勾着大大的笑意,可爱极了,至于女娃子,虽然和他们不是十分的像,但是却也有五六分相像,只是她更精致一些,长大了绝对是倾国倾城的美女,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山下走来。

他们三个是三胞胎的兄妹,酷酷的乃是老大花倾皓,可爱会卖萌的是老二花倾宸,最小的便是妹妹花倾绾。“绾绾,我们真的要下山吗?”三胞胎之二的宸宸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又萌又可爱的问。双胞胎之三的绾绾,虽然最小,却最有性格,颇有小魔女的风格,昂着头挺着胸:“对,最近娘亲的心情不好,我问了乔叔叔,他说娘亲是因为阴阳不调的原因,所以才会心情不好的。”宸宸一脸的迷茫:“什么叫阴阳失调。”绾绾的小脸上布着得意的笑:“笨,就是娘亲需要男人了,所以我们下山抓个美美的帅帅的男人上山给娘亲,这样娘亲的心情便好了。

”宸宸一脸受教了的神情,三胞胎老大皓皓猛翻白眼,嘴角微勾,两白痴,乔叔叔是骗你们的啦,其实娘亲心情不好,可能是想爹爹了,抬头望天,难道他们要去找爹爹?可是他都不知道爹爹是谁,他是问了青姨的,听说他有一个很俊很有钱又酷酷的爹爹的,不知道爹爹为什么不来看他们,娘亲为什么会不要爹爹,难道是爹爹犯错误了。可是不会啊,他们犯错误的时候娘亲只是罚他们去思过崖思过,难道是爹爹的犯的错误比较大。皓皓一脸认真的想着,走在他身边的绾绾和宸宸正热切的讨论着待会儿如何抓美男。

绾绾的声音又响又脆:“待会儿我们就在山下不远的一道官道上等,若是看到有马车过来,我们就大叫救命,说有人追杀我们,如若那男人是个美男,我们就缠上他,把他逮上山送给娘亲。”绾绾说完,还掩着嘴咯咯的笑,满脸邪魅之气,她的神情实在不像一个两岁零几个月的孩子,不过因为她们生长在阴瞳山上,平时都被各人给灌输了千奇百怪的念头,所以个个古灵精怪,刁钻异常。绾绾说完,另外两个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点头认同。“嗯,快点下山,眼看着天色已晚了,若是再不下去可就来不及了。

”宸宸的话一落,便抢先施展轻功往山下窜去。身后的绾绾和皓皓一看,早撒足了身子追上去,山林间只见三个小点点窜过去,眨眼便不见了影子。她们三个从小便用灵雀台的灵泉之水洗身子,再每天早上吸纳阴瞳山上的天地极寒之气,使得身子成了极寒之体,乃是练习武功的绝佳骨骼,不过眼下他们年纪太小了,只习了一些简单的武功,还有一些保命逃命的东西。阴瞳山脉过去大约十里地左右,便有一条官道,通南北,过往的客商不在少数,但此时日头偏西了,官道之上,寂静无声,一眼望去,天遥遥路遥遥,看不见一个车辆走过来。

三个小孩子端坐在官道一侧的一棵大树上,晃着两个脚丫子,有些百无聊赖起来,绾绾的小手托上了下巴,十分苦恼的说。“没想到一辆车都没有?眼看着天黑了,恐怕不会有车辆了,不如我们回去吧,明天再偷偷溜下山来抓人如何?”她好看的凤眸望向了一侧的两个哥哥。皓皓点头认同,正准备跃下树回山上去,幸好娘亲闭关修练了,说不定还没有出来,所以他们用不着去思过崖思过了。不过皓皓的身子还没有动,便听到宸宸惊喜的叫声响起来:“你们快看,有马车了。

”三个小家伙飞快的抬头望过去,果然看到远处尘土飞扬,一辆马车急速的驶过来,后面还跟着数匹骏马,掀起半天高的灰尘,眨眼便到了眼前,绾绾飞快的一跃身子,朝身后的皓皓和宸宸命令:“走。”三道小身影眨眼的功夫跃了出去,恰好的落在了那急速而驶的马车旁边不远处,三个人不愧是三胞胎,异口同声的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追杀我们,有人追杀我们。”这时候三人自然不敢用轻功,只是撒足了两脚丫子往前面跑,那绾绾还不怕死的直往前面的马头上冲去,以防这些家伙见死不救,就这么过去了。

果然,驾驶马车的人一看有小孩子拦住了马头,脸色陡变,急速的一拉僵绳,骏马的前蹄腾空跃起,发出一声尖溜的嘶鸣之声,马车往后颠簸了一下,只听得马车之内响起一道清魅冰冷的声音:“怎么回事?”驾车的手下已控制好了马车,面色一沉,赶紧禀报里面人的话:“殿下,有小孩子拦住了我们的马车。”绾绾一听马车之中男人的声音,冷酷清醇又带着点点的霸气,不由得上了心,这声音一听便不错,想必马车内的男子是个不错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呢?绾绾大叫了起来:“大侠救命啊,我们被人追杀了。

”身后的宸宸和皓皓,赶紧的配合她:“大侠,救命啊,我们被人追杀啊。”绾绾说完,也不等那马车内的人发话,便身形一窜跃到马车边,然后不等人反应过来,直往马车上爬,一掀帘子钻了进去,皓皓和宸宸二人不甘落后,怎么能让绾绾一个人看马车内的家伙呢,他们也想看啊,二人动作别提多迅速了,一起俐落的爬上了马车。马车前面驾车的手下,连同后面护驾的数名手下,脸色全都僵住了,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殿下。”手下慌惶的叫起来,还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孩子,长得又可爱又美,可是竟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马车内的绾绾和皓皓三人竟呆住了,因为马车内竟然有一个俊色的美男子。三个小家伙眨了眨眼睛,还从来没见过如此俊的男人呢,虽然阴瞳山上乔叔叔他们长得不错,可是和人家一比,那真是一个是宝一个是菜了。马车很豪华,里面的半边是软榻,榻上不但铺着白色的狐毛长毡,还摆着各式秀丽靠垫,一方矮几摆放在软榻的一侧,那矮几之上除了放着文房四宝外,还有一套紫纱茶壶,此时俊美的男人随意的歪靠在一边,手中端着一杯茶,那茶还轻轻的冒着热气儿,先前马车的颠簸,并没有似毫的影响到他,他修长白晰完美如玉的手轻轻的握着茶盎,里面的茶水竟然一滴都没有溢出来,。

绾绾不由得满脸的佩服,同时也知道了这人身手一定极厉害,所以他们可要小心些,别让他看出破绽来,想着扬起了一抹笑脸。“大侠,我们被人追杀,你可以救我们吗?”马车之中坐着的人,乃是燕国的太子关湛,关湛一袭白色的长衣,袖摆和袍摆绣着精致的寒梅,花瓣分明,使得他本就俊美的五官,更增侬艳之气,微睑的眼瞳中,映衬着茶盎的冷光,一眼便看出他的冷酷无情,剑眉微微的蹙起,打量着爬上马车的三个家伙。这三个小家伙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模样,个子长得挺高的,倒似一般人家四五岁的孩子,眉清目秀,不难看出长大了,绝对是炫目的人。

三个人长得都有些像,看来他们是三胞胎的兄妹,关湛望着他们,本来凉薄冷寒的心,竟难得的涌上了一丝暖意,不知道为何,看到他们,他竟然觉得很喜欢,一点也不讨厌他们,更不想去计较,这阴瞳山脉附近,又哪里来的小孩子,方园数里都没有人家,这三个小孩子从哪里来的?“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此出现?”三个小家伙此时已由先前的惊艳中恢复了过来,所以一点也不害怕马车中的男人,飞快的坐到他的身边,各占了一个有利的位置,然后绾绾笑眯眯的开口:“大侠,你知道吗?我爹爹不要我们了,说我们三个不是他的孩子,所以他用一辆马车拉了我们到这里,然后扔下了我们便走,先前还有人追杀我们,所以我们才会一路跑,大侠你一定要救我们。

”绾绾唱作俱佳,说完了还强行挤了两滴眼泪出来,堪堪的我见犹怜。另一侧的皓皓忍不住翻白眼,演得太过了吧,可怜的爹爹的竟然成了耙子。不过他一看到关湛望过来的眸光,便连连的点头附和绾绾的话。“大侠,你要救我们啊,要不然我们肯定没命了。”关湛看这几个唱作俱佳的孩子,实在猜不透他们想干什么,不过对于他们的话显然是不信的,如此可爱的孩子,就算不是亲生的,父亲也不会忍心舍得扔了他们吧。外面太子府的侍卫忍不住开口:“殿下,这几个孩子来历不明,殿下还是把他们放下来吧。

”绾绾一听脸色变了,飞扑到关湛的身边一把拉着他的衣袖,伤心的哭诉起来。“叔叔,你要救救我们啊。”一会儿的功夫已由大侠变成叔叔了,乔叔叔说过,小孩子嘴巴要甜,这样就会让人心软了,她就不信这人是硬心肠。绾绾一哭,宸宸便依附着她哭了起来,这小子的哭功一向是一流的,所以马车内的哭声,一长两短还外带数落,十分的有节奏,关湛是好气又好笑,望向一边酷酷的小孩子:“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叫花倾皓,他叫花倾宸,这是我们的妹妹花倾绾,我们是三胞胎的兄妹。

”皓皓有板有眼的介绍完他们,马车之中的男子,端着茶盎的手止不住的轻颤了一下,花,竟然姓花,他对花这个姓是十分敏感的,因为他喜欢的女子便姓花,没想到现在这三个让他有亲切感的孩子竟然也姓花。关湛的瞳眸深邃下去,朝外面驾车的侍卫命令:“走吧,带着他们。”“殿下。”太子府的侍卫脸色不禁黯然了,这地方有些阴飕飕的,传闻这地方可是常常闹鬼的,现在莫名其妙的冒出来这三孩子,谁知道是怎么回事,侍卫正迟疑,马车内的冷语飞出来。

“走了。”侍卫不敢再反抗,应了一声,一拉僵绳,数片骏马一路向南驶去。马车内,绾绾欢呼一声,笑着朝床榻上的男子道谢:“谢谢你叔叔,你叫什么名字?”“本宫叫关湛,乃是燕国太子。”关湛的瞳眸暗了,思绪有些飘忽,想到了三年前,三年前他名元湛,乃是名满天下的得道高僧慧远大师的高徒,后来有一日师傅召他回山,告诉他有人来接他了,此人竟然是燕国皇帝派来的人,原来他并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他的父亲乃是燕国的皇帝,母亲曾是燕国皇帝的宠妃,因为父皇太宠爱他的母妃,所以导致她被善妒的皇后害死,父皇很伤心,便把他悄悄的送往名满天下的金璃寺,拜在了慧远大师的名下,听说他的父皇,足足在山脚下跪了三天,方求得慧远大师的开恩,开口同意看看他的骨骼,是否适合练武,最后师傅看他骨骼天赋极高,所以便收了他做关门弟子。

后来父皇病了,所以才派人到金璃寺接他回燕国。从那时候起,他不再是元湛,而是燕国皇帝的儿子关湛,等到他一回到燕国,父皇便撑着病体,在朝廷上赐封他为燕国太子,想当时,父皇一言落,引起了巨石之浪,朝庭上下极大的波动,不过两年多来,经过他的出手,不但整治了朝堂上的人,还灭掉了他的领国僖国,现在的燕国不再是以前的小国,而是六国中比较强大的国家了,燕国内部的人也不敢小觑他了,朝堂上固定了一批太子派,即便皇后视他如刺,也没有办法动手。

马车内,关湛陷入了沉思,一直坐着未动的三个小家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老二宸宸的手一动,正想给关湛下毒,却被绾绾抢先一步摇头阻止了,先前他们打算逮一个男人上山给娘亲,但现在这男人十分的厉害,而且外面还有数名侍卫,他们就算毒昏了这男人,也没办法对付外面的数个人,所以还是先不动手的好。宸宸一看绾绾的动作便缩回了手,三胞胎之二的宸宸别看他又乖又萌,其实是三兄妹中最毒的一个,他惯会使毒,平时最喜欢和阴瞳山上的蜈蚣蝎子的玩儿,所以他是毒人一个,平常使毒什么的是他的专利。

绾绾笑着望向关湛:“关叔叔,你们燕国是什么地方啊?”关湛蓦然回神,脸色微微的温和,使得他的面容越发的皎洁,优雅似竹,“燕国啊,是一个很热闹的地方,什么好玩的东西都有。”关湛看着这几个小家伙,很是喜欢他们,心里萌生了收养他们的念头,唇角的笑意不自觉的溢出来,光辉栩栩。绾绾看得叹息,关叔叔长得真俊啊,不知道娘亲喜不喜欢这样的美男子,她一定要把关叔叔拐回去送给娘亲,不过绾绾想到她们一直以来都呆在阴瞳山上,好无聊啊,都没有去别的地方玩过,不如跟关叔叔去燕国玩玩,然后把关叔叔拐回阴瞳山上,这样不是一举两得吗?越想越开心,飞快的抱着关湛的手臂。

“关叔叔,我们跟你去燕国玩行不行啊?”她话一落,皓皓和宸宸愣住了,这家伙可是想一出是一出啊,他们若是去燕国。娘亲一定急坏了,尤其是宸宸急得直朝绾绾翻白眼,可惜那家伙当没看见,继续对关湛使撒娇招。宸宸哪叫一个气啊,他只是答应她逮一个男人上山的,可没想要到燕国去玩啊,他不想让娘亲生气。宸宸嘟起了嘴巴,盯着绾绾,想着要不要把绾绾的嘴巴给毒粘住,让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不过皓皓倒是开口了:“好啊,那我们就一起去燕国玩玩。

”宸宸有些错愕,没想到皓皓竟然也同意去燕国了。皓皓见宸宸望着他,自然知道他想什么,这小子平时是最粘娘亲的一个,所以大概是舍不得离开娘亲,不过别忘了,他们难得的出来一趟,自然要玩个够,何况若是回去,定会被娘亲罚到思过崖去思过,倒不如玩够了再回来,罚思过就罚思过,心里舒服一点。皓皓眨眼,望着宸宸诱惑的开口:“难道你不想去玩吗?”三个小家伙自出生以来一直待在阴瞳山上,望来望去都是山,看来看去都是树,所以个个都想出去玩,现在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宸宸终于不说什么了,兄妹三人达成了协议,一起望向燕国太子关湛。

关湛五官分明的面容上,先前的冷酷不再,一脸的温融,瞳眸更是拢上了柔和的光泽,与别人面前冷酷阴沉的燕国太子完全不一样。“好,不过你们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带你们去燕国玩。”关湛一开口,绾绾和宸宸三人便往关湛的身边挤去,眼巴巴的看着他。只见元湛勾唇一笑,满脸耀眼的光华,举手投足更是雍拥华贵,那绾绾眼中露出惊叹的光芒。关叔叔好俊啊,和娘亲很配喔,她一定要把关叔叔拐回阴瞳山去送给娘亲,娘亲看到这样俊的人,心情一定会好好的。

马车内,元湛清润如水的声音响起来:“你们要叫我干爹,因为只有这样,你们到了燕国,别人才会不敢欺负你。”“干爹?”绾绾望了望宸宸,宸宸又望了望皓皓,三个人都不知道干爹是什么东西,好半天想不明白,最后绾绾的眼珠子转了转:“关叔叔,如果我们叫你干爹,是不是那燕国的人就不敢欺负我们了。”“对。”元湛心情极好的点头,宸宸又开口问:“那我们叫你干爹有什么好处没有?”“燕国太子府里好东西很多,若是你叫我干爹,自然可以得到那些好东西。

”“哇,真的太好了,毒蝎子毒虫毒蛇吗?”宸宸最关心的便是这些了,所以热切的追问,元湛听了倒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可爱萌宠的小家伙竟然喜欢和毒虫毒蜘蛛之类的东西打交道,不过只要他想要的,他定然会给他们找来,想着点了点头,宸宸立刻兴奋的甜甜叫了一声:“干爹。”皓皓一看他的神态,便撇了撇嘴:“谄媚。”绾绾一看宸宸叫了关湛干爹,她也来了兴趣,盯着关湛问:“干爹,天山雪莲,百年血人参有吗?”绾绾喜欢研究医术,所以最关心的便是名贵的药材了,她一开口,关湛便点了点头,燕国太子府里,还不缺这些东西,只是这三个小家伙太出人意料了,看来他们根本就不像说的那样是被人扔掉的,很可能是偷跑出来的,虽然知道这样,可是关湛还是很喜欢他们三个,想留他们在身边。

绾绾见关湛点头,早高兴了起来,朝着关湛叫了一声:“干爹。”最后只剩下皓皓了,关湛望着皓皓,发现这三胞胎的老大比较难搞定,虽然他不太喜欢说话,不过却很倔傲,姿态也很清绝,天生一股唯我独尊的派头,现在年纪还小,等到假以时日,只怕便会成为一方霸主。关湛对他十分的有兴趣,不由得挑高了眉:“皓皓是吗?你想要什么礼物呢,只要你想要,干爹便送给你。”皓皓微微撇了撇嘴,周身的傲气:“这可是你送给我的,不是我要的。”他才不会像某些笨蛋,竟然张嘴跟人家要东西,这是干爹主动送给他的,皓皓想着开口:“干爹有什么绝世武功秘决吗?”皓皓的武学天赋在三人中最高,别看他年纪小,现在身手就不错了,不过乔叔叔他们总说他年纪小,教了他一些比较简单的武学,就不教他了,说等他大些再学,可是皓皓从小便对武学有天份,很喜欢钻研。

他的兴趣便是钻研功夫,宸宸的兴趣是使毒,而绾绾的兴趣却是学医,她身上有两枚银针,虽然医不了什么疑难杂症,但是小毛病还会看一些,而且银针还可以用来对付坏蛋。关湛一听皓皓的话,一下子笑了起来,瞳眸中满是赞许的光芒:“干爹的太子府里有很多武功秘决,到时候不但可以让皓皓学武功,干爹还可以陪你练武功呢?”“真的吗?”这下皓皓惊喜了,一向酷酷的家伙脸上也布上了激动,开心的朝关湛叫起来:“干爹。”马车里响起了此次彼落的愉悦叫声,一路往燕国而去。

关湛手下的这些侍卫,是以前阑国锦衣司的人,后来追随他回了燕国,这些人一直跟着关湛,知道他的个性冷漠,而是嗜血,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很喜欢这几个小孩子,不由得奇怪,不过马车一路不停的前往燕国而去了。阴瞳山的一方石洞,石门缓缓的开启,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着白色劲装的女子,头发高束,面容清丽好似晨晓之花,周身上下浑然天成的傲气,举手投足更是带着一股强大的霸气,缓缓从石洞中走出来。她正是闭关修练的花疏雪,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她容颜分毫未变,只是那周身的神韵发生了天翻天覆的变化,举手投足从从前的清冷变成了一丝丝的霸气。

当年她看了祖师爷的信,决定留在阴瞳山上修练祖师爷的独门武功,一杖魔天,然后下山去把大魔灵夜冥抓回来,没想到后来竟然发生了一点的意外,她怀孕了,孕妇是没办法习一杖魔天的,所以她只好等孩子生下来再练这一杖魔天。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已竟然一胎生了三个孩子,花倾皓,花倾宸,花倾绾。想到儿女们,花疏雪的脸上拢上了浅浅的笑意,虽然这三个家伙耽搁了她不少的时间,使得她生下他们后才开始修练一杖魔天,但她一点也不怪他们,十分的喜欢这三个儿女。

眼下已经过去三年的时间了,再有几个月,她的一杖魔天便学成了,然后下山去查大魔灵夜冥现在在何处。石洞门外,小东邪领着阴瞳山的两名属下正等着花疏雪,一见她从石洞里出来,忙迎了过去,小东邪的嘴巴张了张,有些不敢说。花疏雪一看便知道她有话要说,望向了她:“怎么了?”自从灵雀被毁,大魔灵夜冥逃离灵雀台后,灵雀台每年都要下陷几米,三年的时间已经下陷了十多米,如若再找不到青鸟火凤银蛟金狮等四物镇压着灵雀台,只怕灵雀台便要全部蹋陷了,她们这些人全都要陪葬,所以这些日子她有些烦燥了,着急的修练这一杖魔天,然后好下山去寻找这四样灵物,连同他们一起抓住大魔灵夜冥,把他们一起带回灵雀台。

小东邪看花疏雪盯着她,头皮发麻的开口:“主子,是皓皓他们?”“他们怎么了?又犯错了。”花疏雪一边往外走一边开口问,这三家伙确实有些捣蛋,总是给大家找麻烦,不过正因为他们的捣乱,整个阴瞳山才会有些热闹,若是没有他们,只剩下一片死寂了。“他们不见了。”小东邪小声的嘀咕,走在前面的花疏雪以为自已听错了,掉转头望过来:“你说不见了什么意思?”花疏雪的脸色有些难看,瞳眸深幽下去,周身拢上了寒气。小东邪不想再惹毛她,赶紧的解释:“他们三个私自下山了,不但如此,还把守山脚的黑栾给迷昏了。

”黑栾做梦没想到宸宸会对他出手,所以没有注意,便被这家伙给下药迷昏了,而三个家伙从小到大便在阴瞳山脉长大,对于山上的机关了如指掌,不费吹灰之力便下山去了。花疏雪的脸色拢上了怒火,瞳眸中更是腾腾的冒着热焰,可是只一会儿功夫,想到三个不到三岁的家伙竟然单独下山了,她的心便又担心了起来,早忘了去生他们的气,心急的开口:“他们什么时候不见的。”“两天前。”因为主子在闭关,他们没办法告诉她,所以只得等她出关。一听说三个家伙两天前就不见了,花疏雪身子一晃,差点没有急晕过去,小东邪赶紧伸手扶着她:“你别急,我们已经查了的,两天前的夜晚有燕国的马车经过阴瞳山脉,想必那三个小家伙便是跟着燕国的马车,去燕国了。

”“燕国。”花疏雪的瞳眸暗了,深呼吸,调整了自已的气息,虽然她在阴瞳山上闭关,但是天下的信息还是继继续续的传进阴瞳山的,听说三年的时间燕国已成了一个强国,灭掉了他的领国僖国,眼下的这长洲大陆上,只剩下六个国家了,现在实力较强的国家,便成了云国,夏国,和近年掘起的燕国,至于阑国,听说发生了一点意外,阑国太子百里潭下落不明,现在阑国的皇帝竟然是当初被老皇帝贬往封地的肃王,肃王登基后,自称隽阳帝。传闻这位隽阳帝习了邪功,所以功力大增,带着一批人悄悄的潜回了阑国的樊城,把当时的太子百里潭给杀掉了,最后还杀掉了阑国的皇帝惠帝,自称为皇。

阑国因此而陷入了内乱,现在已无法和云国夏国燕国并齐。至于这后掘起的燕国,乃是因为他们燕国出了一个谋算过人的太子关湛,传闻这关湛以前拜慧远大师为徒,曾任阑国皇帝的锦衣司统领,不但艳冠天下,还足智多谋,才情第一,所以一被封为燕国太子,便成为人人瞩目的人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除掉了僖国,还整顿了燕国的朝堂,现在燕国的朝堂上一派平和,没人敢得罪这位燕国太子。元湛,关湛,花疏雪唇角勾出了冷笑,当日闯进阴瞳山脉的人可就是元湛和夏国太子诸葛瀛,他们和灵雀台的人打斗,致使灵雀被毁,大魔灵夜冥被放出来,关湛很可能便是大魔灵夜冥附体,所以才会如此的厉害,花疏雪猜测着,一路往前面走去。

小东邪等人跟着她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神色,不知道主子有何打算。好久才听到花疏雪的声音响起来:“准备东西,我要立刻下山去燕国一趟。”“主子,可是你的一杖魔天还没有修练好呢?”“没事,我会一如既往的修练的,”虽然会有耽搁,但是她不放心自个的儿女,如若那关湛真的是大魔灵夜冥附体,她的儿子可就很危险,一想到这个,花疏雪脸色便微微的变了,沉稳的吩咐小东邪。“你安排一下人手,我们立刻去燕国走一趟,我要查查这关湛是不是大魔灵夜冥附体的。

”否则为何燕国可以在三年内变成了强国,这可不是一般人做到的,虽然从前的元湛也很聪明,但她从来没看过他有谋算天下的决心,而现在的燕国太子可不一样。“好。”小东邪领命,一路跟着花疏雪的身后回灵雀台,然后着手按排人手,她和青栾还有黑栾三个人,外带一些手下一路前往燕国去,至于乔泰等人便在阴瞳山上守护灵雀台。两辆马车一路急速的行驶,马不停蹄的前往燕国而去。不过行了百十里地的时候,却停住了,花疏雪问前面驾车的手下:“发生什么事了?”“主子,前面似乎有个人受伤了,我们是救还是不救?”原来官道边有一个人受伤了,马车行驶过去的时候还看到他动了一下。

手下的话落了,小东邪挑了眉,沉声开口:“为防出意外,还是不救的好,我们有事要办呢,还是赶路吧。”手下应声不再理会官道边的人,继续驾马准备离开。马车里的花疏雪蹙了一下眉,终是开了口:“等一下。”“主子。”小东邪叫了起来,现在她们可是着急前往燕国呢,若是那燕太子关湛真的是大魔灵夜冥,可会害到皓皓他们的,她都担心死了,哪里有心思理会别人的死活啊,主子不担心吗?小东邪望着花疏雪,花疏雪挑了挑眉:“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好歹是条人命,于我们又没有过仇,见死不救,不是我们灵雀台的宗旨。

”外面驾车的手下听了花疏雪的话,拉僵绳停住了,然后掉转马头,直奔先前那受伤的人身边,然后翻身下马过去检查了一下,很快回来禀报:“回主子的话,这人受伤了,不过还有气,并没有死。”花疏雪望向了小东邪:“邪儿,把他弄到后面一辆马车上,救他一下。”小东邪不但会武功,对医术还挺在行的,绾绾便是跟着她习了些医术,这小丫头迷得跟什么似的。既然决定救了,小东邪倒也没有拒绝,一跃身下去了,示意后面一辆马车上的黑栾把人搬上去,然后检查了一遍,发现这受伤的人被砍了几刀,不过都不是致命伤,最重要的是这人还被人下毒了,脸上冒出了一串串的红疙瘩,连原来什么样子都看不清了,虽然她可以治他的刀伤,却没办法给他解毒,因为根本就不知道他中的什么毒,竟然能把一张好好的脸毁成这般模样。

小东邪给他服了药后吩咐黑栾好好的照顾这受伤的人,好歹是个病人,又都是男的,交给黑栾照顾是最正常的。前面的马车上,小东邪一跃上马车,便吩咐驾车的手下:“走吧。”花疏雪望着她,知道后面的人想必没事,没有再多问什么,小东邪想起那受伤的人所中的毒,不由得叹息一声。“那人受了刀伤,倒无事,就是被人下毒了,脸全毁了,初一看还真有些吓人,不知道他醒过来能不能接受现在的这副模样。”“那毒不会有事吧?”花疏雪询问,小东邪摇了摇头:“还真是奇怪,竟然不会要了他的命,可是却毁了一张脸,当真是邪门的毒药。

”花疏雪不再计较那男人的容貌,只要死不了就好。五天后,他们出了阑国,继续往南,便是燕国的边境,原来这里乃是僖国的地盘,现在僖国被燕国灭了,所以便是燕国的地盘了。燕国内,因为刚刚经历过战火峰烟,所以百姓显得有些落魄,大街上的乞丐明显的比别处的多,还看到很多人家拖儿带口的出来乞讨。花疏雪看得叹气,这燕国虽然成了强国,不过只怕天下要乱了,云国和夏国哪里由着他们壮大,看来这天下的纷乱要开始了。她们所救的那个人也好得差不多了,所以花疏雪命小东邪让他离去。

谁知道那人却不走,坚持的要留在花疏雪的身边报恩,本来花疏雪不想留他,没想到这人的武功竟然十分的厉害,她们是想撵都撵不走,最后只得留他下来,他的名字叫杞洛。杞洛身材高大坚挺,穿一袭黑色的锦衣,一身的冷酷,虽然他的面容被毁掉了,不过周身上下浑然天成的傲气,却不是一般人渲染得出来的,他很少说话,喜欢抱胸远远的立着,好似被人隔离了似的,让人看了心中有一抹触动,想要上前和交谈,不过一般时候他不理人,从头到尾就是怪人一个,慢慢的小东邪等人也习惯这样子的他了,便由着他跟着他们,反正短时间还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轨的心思,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可就容不得他了。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