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109章 谎言,他的不安

公主被人劫走,阮后十分的生气,下令城外守护京城的御林军,大肆搜查,结果却一无所获,能从金蟾和银蟾手中掳走人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眼下云夏国阑国和燕国的人都离开了,还有谁有如此大的能力可以把霓裳轻松劫走呢?阮后的眼里闪起冷芒,想到了自个的儿子轩辕玥,定然是霓裳不想嫁给慕容风,所以便去央求她皇兄了,她皇兄一向对这位妹妹很好,定然不会袖手旁观,如此说来,霓裳说不定还是夏国太子等人带走的。如此一想,阮后周身的怒火,立刻宣了太子轩辕玥进宫。

“轩辕玥,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本宫作对才甘心,你不娶那慕容岚,本宫让霓裳嫁给慕容风你也阻拦,你究竟想干什么?”阮后一张美艳的面容阴沉冰冷,瞳眸更是火光冲天,阴森森的冷睨着自已的儿子。犹记得小时候儿子很怕她,不知道为何长大了不但不怕她,还处处和她作对。“母后为何一定要和慕容家结成亲家,难道我们姓轩辕的非慕容不可吗?”轩辕玥脸色阴沉,寒气四溢,和阮后针锋相对,并没有说霓裳不是他劫走的,阮后一看他的神态,便知道霓裳果然是他劫走的,不由得大发雷霆之怒。

“本宫命令你立刻把霓裳送回来,否则别怪本宫不客气。”轩辕玥似毫不惧,瞳眸中的寒气比阮后更甚:“母后从来没有对我和霓裳客气过,不是吗?试问天下间有哪一个父母不为儿女考虑的,可是母后考虑过吗?我们只是你的傀偶罢了,你想对付我是吗?那就来吧,我倒要看看母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手段。”轩辕玥说完一甩手便离开了春阑宫,周身的煞气,好似暗夜的修罗,令春阑宫外的大小太监胆颤若惊,谁也不敢开口说话。春阑宫的大殿内响起噼咧叭啦砸东西的声音,阮后一怒砸了春阑宫内不少名贵的东西,然后跌坐在一侧的椅子上,脸色有些狰狞,紧握着手,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一个个都要如此的对我,夫君,儿子,女儿,一个个的都远离了她,她做的有什么错。

轩辕玥因为心中有气,所以下午一直留在太子府里,什么地方也没有去。百花阁后花园中,轩辕玥拉着花疏雪的手在院子里散步,因为早上进宫和母后吵了一架,所以轩辕玥脸色微冷,神容微展,周身更是拢上了阴风飕雨。“好了,你也别气了,反正霓裳已经离开了安陵,就算母后再气也没有办法。”轩辕玥未说话,对于阮后他已经懒得再去多谈了,倒是另外一件事让他恼火。“你知道吗?她竟然把纳兰悠留在春阑宫里了。”花疏雪脸色一变,这倒是她没有想到的,瞳眸中飞快的闪过担心,阮后为何要留纳兰悠在春阑宫里呢。

“你知道外面私下里有什么样的谣传吗?”轩辕玥脸色冷沉沉的不等花疏雪说话,便接着往下说:“不少人私下里说,那纳兰悠是她的男宠。”“这怎么可能?”花疏雪惊叫,纳兰悠再不济也不会去做别人的男宠的,何况是凶狠毒辣的阮后,他接近阮后只不过是为了报仇罢了,至于阮后留他,很可能是为了报复文顺帝。花疏雪想通了,劝轩辕玥:“这种谣言很可能是韩家谣传出来的,试问这安陵城内谁人不知道母后的厉害,谁敢背后非议她的事情啊,所以定然是韩姬在背后捣的鬼。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只是她为什么要留那纳兰悠在身边呢,此人可是怀有不轨之心的,无论如何留他不得,虽然夏国阑国的人都走了,可是那怀有祸心的凤玄舞呢,还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所以这纳兰悠十分的可疑,说不定他和凤玄舞是同伙。”轩辕玥说到最后脑海里忽然涌现出这种念头,然后想起凤舞山庄的所有事情,他是越想越认定了这个理,看来纳兰悠真的和凤玄舞是一伙的,他们为什么要处处针对他们呢?花疏雪一面心惊,一面佩服轩辕的敏锐,没想到还是让他想到了一些牵连,她还真有点害怕他最后想到纳兰悠和她的关系。

“只是他们为何处处的针对我们呢?”轩辕玥想不透其中的这理,花疏雪听着他的话,赶紧的转移话题。“我们眼下还是想办法对付韩姬和宣王要紧,等收拾了韩姬和宣王,再来想办法对付纳兰悠和凤玄舞的事情。”花疏雪说完,轩辕玥长眉舒展,周身的肆然,誓在必得,似乎所有事情都成竹在胸一般,花疏雪不由得会意:“难道你已经布下局了?”“今夜行动,一定要一举擒下宣王,就不相信父皇不把他撵离安陵城。”“真是太好了,什么计划?”花疏雪也高兴起来,只要能收拾了韩姬和宣王便值得人高兴。

轩辕玥的心情自然也是好的,所以微倾身子仔细的说与花疏雪听,花疏雪听了连连的点头,赞叹轩辕玥的头脑绝对是一流的。傍晚的时候轩辕玥离开太子府,出去布局去了,等到他一走,花疏雪便又把他所布的局仔细的想了一想,然后想到一件事,吩咐红栾:“红栾,悄悄的去怀王府,把轩辕锦给我叫过来,记着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好,”红栾点头,知道主子必然是有事要见轩辕锦,所以飞快的闪身出去,前往怀王府找人。不过轩辕锦并不在怀王府,红栾辗转了几番才找到轩辕锦,怀王轩辕锦一听花疏雪要见他,自然是见的,唇角微微的勾起,胸中酸酸的,这家伙总算想到他了,而且一想到他准没有好事。

虽然心知肚明却也没有推拒,跟着红栾的身后,一路前往太子府。此时月已上中天,天色不早了,太子府各处的下人当值的当值,不当值的早早休息了,巡逻的侍卫不敢大意,认真的在太子府四周查探。花疏雪用了晚膳后,便在房里等候轩辕锦,没想到都这么会的功夫了,红栾竟然还没有回来,难道没有找到轩辕锦。直到屋外的窗户上响起了轻叩声,花疏雪才松了一口气,轻声开口:“进来吧。”率先进来的是红栾,后面跟着的正是一身黑衣的轩辕锦,轩辕锦本就俊美如瓷器,再经那黑色的玄衣一衬,整个人就好像耀眼的宝石,挡都挡不住的魅力,现时的他因为恢复了身份,所以带着丝丝傲气和尊贵,更显瓷玉般的华贵,挑长眉,幽寒的开口。

“花疏雪你总算肯见我了。”口气微微有些酸涩,似乎有些不甘心,其实他对于花疏雪并没有爱慕,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不过他轩辕锦也是个隽美脱俗的人,所以一向以来他并不以美貌取人,可是看她对别人比较重要的时候,他却又有些胸闷不快,所以他感觉自已是把她当成要好的朋友了。“轩辕锦,幸会了。”花疏雪淡淡的笑着开口,示意他坐下来,红栾彻了茶上来,然后退出去和青栾一起守在门外。“不知道你找我什么事?”轩辕锦开门见山的问,他才不会相信这家伙半夜不睡觉请他来喝茶,定然是有事找他帮忙的,所以才会连夜让人找他来,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她现在所做的事情可都是帮助太子皇兄的,自已可是宣王轩辕昱的人。

花疏雪唇角的笑意越发的灿烂,倒也没有闪闪避避的,直截了当的开口:“确实是有事找你的,只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帮这个忙。”“说吧。”轩辕锦挑眉沉声,他有预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情,遇到这家伙别想有好事情,他好看的瞳眸中阴有警戒。“如若不出意外,今晚父皇一定会接你进宫去有事要问你,我希望你能帮太子一把。”“什么意思?”轩辕锦心惊,父皇为什么好好的要接他进宫问事情,难道今天晚上要发生什么事情,如此一想,轩辕锦急急的站起身来,精致华美的面容上拢上了乌云,瞳眸一片嗜寒。

“你说清楚,难道今夜要发生什么?”花疏雪依旧一脸笑:“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父皇定然会召你进宫的,所以希望你帮助殿下一把。”“你此话究竟什么意思,不说明白本王如何帮。”轩辕锦没好气的开口,花疏雪的话令他听得如云遮雾,一时不明白。“等父皇召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花疏雪却不再说了,瞳眸定定的主望着轩辕锦:“我知道你是宣王一派的人,你维护的人乃是宣王殿下,但是别忘了若是没有我的出手相救,你现在就是死人一个,死人又何来的维护之说,所以你最好想清楚,什么是你该做的,什么是你不该做的,而且如若你坚持站在宣王一边,那么就是太子的对手,你以为轩辕昱真的能登上云国的皇位?”花疏雪说到最后,口气十分的冷。

轩辕锦微微怔忡,却知道今天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定然事关太子和宣王之间的党派之斗。花疏雪让自已所做的事,可是陷宣王于无义啊,轩辕锦一时沉默无语,不知道自已究竟该帮助谁,宣王还是太子?夜已深了,花疏雪打了一个哈欠,朝门外的唤了一声:“宁程进来。”宁程先前被花疏雪命人召唤了进来,就在门外守着,一听到房间里太子妃娘娘的唤声,闪身便走了进来,没想到房内竟然看到了怀王殿下,不由得愣住了,不过很快回神,恭敬向轩辕锦施礼。

“宁程见过怀王。”花疏雪自然没有忽略宁程的眼神,淡淡的开口:“以前我救过怀王爷一命,所以现在请他帮我做件事,你领着几个人跟着怀王爷。”其实她是怕轩辕锦去找宣王轩辕昱通风报信,所以才会让宁程等人看住轩辕锦。轩辕锦岂会不知,脸色噌的一下子黑了,指着花疏雪。“花疏雪你欺人太甚了。”花疏雪笑意盈盈,不气不恼,走过来啪的一下拍飞了轩辕锦的手,柔声细语的开口:“怀王爷,希望你别让我失望,要不然你就把你的一条命还给我。”说完挥了挥手像撵苍蝇似的撵轩辕锦,轩辕锦那个气啊,一向冷酷的人从来未有过的恼怒,却又拿眼前的这家伙没办法,最后气得一挥手对身后的宁程开口:“走吧。

”两人从窗户闪身出去,宁程又召唤了几名手下的侍卫跟着轩辕锦,一路回怀王府去了。怀王府里,怀王轩辕锦陷入了左右为难中,究竟是通知二皇兄还是不通知二皇兄,如若说通知,宁程等人便坐在他的房内没走,他想走是不可能的。如若不通知,自已便是忘恩负义之人了,一想到陷自已于此种境地的花疏雪,轩辕锦是恨得牙痒痒的,可是说实在的他没事的时候又总想找她说说话,因为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气有怒有高兴有喜悦等等各种情绪,而自已一个人的时候,便只有一堆死寂。

时间便在轩辕锦的为难中慢慢的过去了。子时时分,怀王府的大门忽然被人啪啪的拍响了,宫中的太监果然来接轩辕锦进宫了。宁程等人暗中跟着轩辕锦,一直到宫里的马车一路进宫去了,他们才返身回太子府去禀报。皇上住的乾影宫,灯火辉煌,人头攒动,宫里今夜发生了一件大事,宣王轩辕昱带着手中的五千襄王军,闯进了乾影宫,现在被太子带领的宫中侍卫等人擒住了。乾影宫门前,宣王轩辕昱脸色惨白,正跪在殿门外大叫:“父皇,儿臣是来救驾的啊,儿臣是来救驾的啊。

”乾影宫的大门一侧,轩辕玥瞳眸幽暗深邃,唇角邪冷的笑,淡淡的话响起。“不知道这深更半夜的二皇弟救什么驾?”“轩辕玥,是你设局陷害我的。”轩辕玥唇角勾出笑意,并没有多说什么,双臂抱胸羁傲不训的仰望着天空,他现在在等着父皇的决定,但愿父皇会明白这是他给他铺好的一条路,这宣王包藏祸心,已不能留在安陵城里了,要不然安陵必乱,所以他才会想办法把这轩辕昱撵出京城去。今夜,轩辕昱带兵闯宫,不管是什么性质,都足以让父皇下旨调他离开京城,前往封地去,不准回京。

事实上今天晚上的事情,轩辕玥早就着手准备了,最近一段时日,他总是似有似无的和朝中的一些大臣私下聚会,搞得很像有图谋似的,这轩辕昱果然上当了,紧盯着他的行动,今天晚上,他带着太子府的一帮人,又暗中命守备京城的御林军进宫禀报事情,所以他们两帮人合在一起,湿得浩浩荡荡的,那轩辕昱便当作他想逼宫,所以带兵闯了进来。事实上他一进宫便让御林军前往乾影宫禀报事情,一面又让太子府的人悄悄的离宫而去。这轩辕昱不知是计,竟然带领手下的五千兵将强行闯宫,从外宫门一直闯到内宫门,不但如此,乾影宫门外御林军的阻止都没有拦住他,他领着手下的兵将直冲进乾影宫的大殿,大叫父皇我来救驾了。

文顺帝的脸当时便黑了,怒不可竭,一句话也没有说,便让御林军把宣王轩辕昱拿下,谁知道轩辕昱一听慌乱了,竟然和御林军打了起来,最后还是轩辕玥领着宫中的一部分侍卫闯了进来,拦住了宣王轩辕昱的狂乱,擒住了他,并命人阻止了他手下的五千兵将,这其中死伤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所以文顺帝十分的震怒。震怒过后,便询问轩辕玥,为何深夜在宫中。皇子成年后便会封王分府出去居住,所以深夜在宫中与礼不符,轩辕玥不慌不忙的禀报:“回儿臣的话,是母后心口痛发了,所以命人召了儿臣进宫。

”阮后有心口痛的毛病,这文顺帝也是知道的,所以没说什么话,以前也常常召轩辕玥玥进宫中。“父皇,也许二皇弟一直派人暗中盯着儿臣,所以儿臣进宫时,二皇弟便想多了,所以才会带兵进宫救驾。”一提这个文顺帝更生气,不管轩辕昱的目的是什么,现在带兵闯宫这件事是无法抹杀的,不但如此,还打伤了宫中的数名侍卫,这传出去还像话吗?文顺帝脸色阴沉,挥手让轩辕玥退下,对于这轩辕昱越来越失望,最后命令身边的太监悄悄的把三皇子怀王接进宫来。

太监避开了别人,一直把轩辕锦给带进了皇上住的乾影宫中,大殿上首端坐着脸色黑沉文顺帝,轩辕锦立刻恭敬的行礼:“儿臣见过父皇。”文顺帝对这些儿女虽没有十分的热衷,但对每一个人都还好,只要不犯大的过错,都是一视同仁的,此时看轩辕锦过来,脸色微微缓和一些。“起来吧。”轩辕锦听着外面二皇兄的叫唤,不由得脸色暗了,飞快的望向文顺帝:“父皇,出了什么事?”文顺帝气恼的开口:“你二皇兄今夜竟然带兵进宫来了,说是救驾,你说朕好好的他救什么驾啊,不但如此还打伤了宫中的数名侍卫和御林军。

”轩辕锦一听,心惊不已,自从他从阑国回来后,与宣王轩辕昱的并不像以往那般亲近,所以并不知道发生的这些事情。“父皇接儿臣进宫是为了什么事?”轩辕锦轻声开口询问,其实他已经知道父皇接他进宫所为何事了,父皇知道太子有私心,知道二皇弟有谋逆之心,所以不相信他们两个人的话,便接他进宫来询问。花疏雪那个混蛋,竟然早早就知道了,这女人让他不佩服都不行。轩辕锦对花疏雪又气又敬佩,不过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依旧恭敬的望着文顺帝,文顺帝瞳眸深远,漆黑好似无尽的苍穹,缓缓的开口:“锦儿,父皇知道你一向和你二皇兄走得近,你说你二皇兄可有野心?”文顺帝的话一落,轩辕锦立刻站起了身,慌恐的开口:“父皇此话是什么意思?”轩辕锦虽然没有野心当皇帝,却知道皇帝历来有猜疑之心,若是自已一派坦然,反而会引起父皇的疑云,所以才作惶恐状。

文顺帝示意他坐下来,温润的开口:“父皇问你,你直说无防,此事只有我们父子二人知道,不会再有人知道的。”此时的乾影殿内,一个人也没有,确实只有他们父子二人,轩辕锦缓缓的坐下来,疑难的开口:“父皇,二皇兄他?”他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文顺帝举起手来阻止他接下来的话:“朕知道你们兄弟感情很好,所以朕希望听到你说真话,锦儿也希望我们云国强大到可以一统七国吧,如若你二皇兄真有不轨的心思,云国必然祸乱,到时候别国乘机捣乱,我们云国可就差别人一着了。

”文顺帝语重心长的开口。轩辕锦瞳眸幽暗,心中知道父皇的为难,其实父皇何尝不知道二皇兄的野心,他今儿个接自已接宫来,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已好受些,事实上他接他进宫来时,心中已有了决定,二皇兄只怕要被逐出京城了。“父皇,二皇兄他确实有当太子之心,只是今夜的事?”“今夜的事朕心中明白。”文顺帝知道今夜的事凭轩辕昱断然不会胆大妄为至此,所以肯定是有人设局把他引进宫来的,让轩辕昱全无退路,也让他全无退路,能做得这种地步的人,除了他的儿子轩辕玥再没有别人。

文顺帝虽然知道这是轩辕玥设的局,却不能道破,而且最重要的这个儿子做得没有错,他足以当得一国之君的大任,云国在他的手中早晚是要发扬光大的。“好了,锦儿你回去吧。”文顺帝挥手,示意轩辕锦悄悄出宫去,轩辕锦刚离开乾影宫的大殿,文顺帝便听到外面响起了女子的哭声哀求声,正是他平时很宠的韩姬。事实上他对韩姬并没有多少的爱意,抬她出来只不过为了抵制阮芷,要说他真正爱的人,其实也就是阮芷,尤记得当初他们初相遇的时候,阮芷在百花丛中翩舞,他惊鸿一瞥,便认定了她,此后两人情深意切,可是谁会想到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实在让他无法原谅她。

大殿外太监飞快的奔进来,跪地禀报:“皇上,姬妃娘娘求见。”“不见,派人把她送回自已的宫殿去,如若再出来绝不轻饶。”文顺帝冷酷的下令,太监吓得抖簌了一下,飞快的闪身出去,把皇上的话和姬妃一说,姬妃吓得脸都白了,只得领着太监和宫女回自已的宫殿去了,想着自已的一双儿女,怎么这么倒霉啊,儿子落了这么一个罪名,女儿却要嫁给安陵第一丑男苏承影。乾影宫里,文顺帝最后下令,宣王轩辕昱夜带兵将闯宫,罪不可赦,立刻发配到焰城,从此后没有传召,不准进京。

宣王轩辕昱彻底的懵了,没想到父皇竟然下这种狠心,把他发配到焰城去,那焰城可是个蛮荒之地,听说山岭最多,人家最少,平常出门半天都看不到一个人影,就是焰城的城里,人烟也很少,吃的用的,都和别处没法比,没想到现在父皇给他的封地竟然是这么一块差之又差的贫脊之地。轩辕昱的心里彻底的恨上了文顺帝,不过不管狠不狠,第二日,皇上便派了三千的东皇家亲自送宣王前往云国的边塞小城焰城而去。安陵城,一下子显得平和起来,这一连串的事情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大家心照不宣,很多朝中的大臣都想通了,这一切恐怕是太子殿下搞的手脚,殿下的心机啊当真是无人能及,他们还是自保门户的好,一时间谁也不敢再捣乱,显得格外的和平。

轩辕玥总算稍稍的空闲下来,在太子府里足足陪了花疏雪两天,不是下棋便是赏花,要不然便是看书,二人的感情说不出的恩爱遣倦。整个太子府都喜气洋洋的,太子殿下的心情好,他们自然心情也好,走到哪里都听得到笑声。这一日刑部有点事情,轩辕玥去处理一下,花疏雪难得的空闲了下来,便在房里睡了个午觉,这两日和轩辕下棋,她的棋艺精进了不少,她的武功让他指点过后,也比从前厉害了很多。这男人不论脑子还是身手都是一等一的,有时候她都想,他究竟有没有弱点呢?午睡醒过来,红栾脸色有些不安的走进来小声的禀报:“主子,刚才我在府门外见到了纳兰公子,他想见见你,奴婢看他的神色十分的不好,似乎很生气。

”“嗯,他要见我。”花疏雪挑眉,脸色微微的暗了,这两日的开心,她倒是把纳兰悠和凤玄舞等人给忘了,他们可还隐在云国皇室中伺机复仇呢,纳兰悠这种时候来见她,难道又劝她离开轩辕的,她绝对不可能离开的,相反的她要劝他别再报仇了,或许他报仇报错了方向。“你出去让青栾把如意带出去转一圈,你把纳兰悠从后面带进来。”“是,主子。”红栾领命,转身走了出去,很快让青栾把如意带走了,自已又悄悄出府去把纳兰悠从后面带了进来。房间里花疏雪已经穿好了衣服,正坐在椅子上等纳兰悠,一看到他走进来,脸上便拢上了淡淡的笑意,望着纳兰悠。

只见纳兰悠俊雅的五官上,不复之前见到她时的温暖,反而是少见的生气愤怒,不过这生气愤怒并没有影响到他分毫,相反的使得他少见的孤傲高洁。“纳兰,发生什么事了?”“雪儿,我今日来是问你一件事的?”纳兰悠神情十分的严肃,花疏雪看着他这样深邃幽远的眸光,也不由得沉重了起来,然后缓缓的点头。“好,你问吧,什么事?”“雪儿,你是灵雀台的主子?”纳兰悠如冰的话在房间里响起来,花疏雪的脸色陡的一变,她没想到自已的身份竟然泄露,纳兰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人知道她是灵雀台的主子,否则将会提早这天下的纷争,虽然纷争是早晚的事,但她不希望因她而起,再一个也会为灵誉台惹来麻烦的。

若是夏国阑国等人知道她便是灵誉台的主子,那么必然以为她会协助轩辕玥谋夺天下,所以各国定然有举动,百姓将提早陷入峰烟战火中。想到这,花疏雪的脸色陡的冷沉,瞳眸中满是利光,寒光四射,森冷异常。“纳兰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怎么会是灵雀台的主子,灵雀台是什么样的地方,我听都没听说过。”纳兰悠忽尔勾唇一笑,瞳眸中隐有忧伤,沉沉的开口:“雪儿,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这件事,今天我来也不是为了利用你灵雀台的身份,你不必急着否认,我来这里是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事我是从阮后那里得来的,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都有必要告诉你,虽然你不把我当成你的哥哥,但是你在我里,永远是我的妹妹纳兰雪。

”花疏雪听他如此说,不知道他口中的事究竟是什么事,使得他先前的脸色那么难看。纳兰悠见花疏雪没有说话,脸色却已拢上了深思,似乎把他的话听了进去。“你知道云国太子轩辕玥为何会去阑国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眼便看中了当时身为丑女的你吗?你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娶你为云国太子妃,还如此疼你宠你吗?”纳兰悠的话一字一顿如重捶敲在花疏雪的心里,因为纳兰悠先前的话,再加上此刻的话,花疏雪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响,心口很疼很疼,呼吸都快喘不过来了,脸色煞白,纤细的手伸出来紧按着自已的胸口,她怀疑自已稍一用力,便喘不过气来了。

纳兰悠看她此种神情,心忽地一沉,有些后悔,看她如此心痛伤心,他很是不舍,终于忍住不说了。但是花疏雪已经像一只粘满刺的刺猬了,她冷冷的盯着纳兰悠:“你说,你说啊,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去阑国,为什么要选中丑女的我,为什么如此的疼我宠有。”她说完,脸色更白,周身止不住的轻颤,她好害怕是自已所想的那样,可是却又强迫自已听下去。纳兰悠看她都快被击挎了,哪里还忍心往下说,可是花疏雪根本就疯了,她冲过去一把拽着纳兰悠的衣襟,沉沉的说:“你说啊,你来不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的吗?现在为何又不说了。

”“雪儿,你别这样,为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没错,他从一开始便是为了灵雀台的主子才会去的阑国,因为他用龟壳占算,算出了灵誉台异了主,还查算出了灵誉台此次的主子是一名年轻的女子,所以他为了找到此人,便前往阑国,后来遇到了你,他认出了你的身份,所以才会坚定不移的娶你,即便那时候你是阑国的丑女,他也坚持要娶你为妃,后来他回到云国说要娶你的事情,阮皇后无论如何也不同意,最后他说出了你的身份,说你乃是灵雀台的主子,将来有助于他一统天下,所以阮后虽然不甘心却也同意了,如若单凭你阑国兵部尚书庶女的身份,阮后就是废了他的身份,恐怕也不会让他娶你的。

”纳兰悠话一落,花疏雪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在这一瞬间全都失了色,一直以来的恩爱画面,皆变成了黑白色,还有什么比爱人的谎言更伤人呢,她觉得过往的一切像一柄锋利的利刃刺穿了她的心脏,虽然不见血,却足以击挎了她。花疏雪拽着纳兰悠的手慢慢的滑落,那如花的玉容上一点失血都没有,眼角一点泪滑落,心碎成了一瓣一瓣。是的,以前她还奇怪,为何自已一个丑女,他总是帮助她呢。阑国金鸾殿内,面不改色的要娶她为妻,山洞之时,以血喂她,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她原来是灵雀台的主子啊。

这还真是个笑话,花疏雪陷入黑暗的时候,唇角挂着讥讽的笑意,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轩辕,世上最美不可的是爱情,世上最伤人的也不过是爱情啊。纳兰悠看着花疏雪昏了过去,不由得大惊失色的叫起来:“雪儿,雪儿。”他俊魅的脸色同样苍白如纸,唇角勾着懊悔,他没想到雪儿的性子会如此的急,竟然受到了如此的重创。门外守着的红栾,一听房间里的声音,不由得脸色变了,飞快的闪身冲了进来,一看地上的花疏雪,整张脸都变了,朝着纳兰悠叫起来:“纳兰公子,你怎么着我们家主子了,你究竟怎么她了?”纳兰悠摇头,同样的很痛楚:“是我的错,我不该告诉她的,雪儿,对不起。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很显然如意她们也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所以全往房间里跑来了,红栾赶紧的推纳兰悠:“你快点走,她们进来了,再不走会为主子惹来麻烦的。”纳兰悠一听起身往窗前冲去,可是又心痛的回头望了一眼,然后闪身出了窗子。此时,门外的如意等人冲了进来,一看花疏雪躺在地上,红栾的脸上满是惊惧,如意心急的叫起来:“红栾,发生什么事了?太子妃怎么昏了过去?”红栾摇头,眼泪都急出来了,她看到了主子眼角滑落下来的眼泪了,她究竟是受到了什么样的伤害啊,竟然一下子昏迷过去了,纳兰悠这个混蛋究竟和她说了什么啊。

“我不知道,我听到响声冲了进来,便看到主子昏迷了过去。”“快,扶主子上床,”如意顾不得再追问花疏雪为什么会昏过去,赶紧的催促人把花疏雪抬上床,然后有条不斋吩咐:“快,去把府上的大夫请过来,另外派人去通知殿下。”太子妃昏了过去,这样的事情没人敢承担,所以必须立刻禀报太子殿下。“是,”小丫鬟领命,飞快的奔出去,请大夫的请大夫,去通知殿下的通知殿下。不过大夫过来的时候,花疏雪已经醒过来了,她缓缓的挣扎着坐起来,周身的冷寒,完全不复之前的阳光灿烂,瞳眸中冰冷的眼神,握紧双手,指尖青白,她望了一眼准备给她诊脉的大夫:“我没事了,退下去吧。

”如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太子妃的脸色好白,眼神好吓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太子殿下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呢,为何这么一会子功夫,便生出了这么多的事啊。“太子妃,你先前昏迷不醒,还是让大夫看看吧。”“本宫的命令你们没听到吗?退下去。”花疏雪特然的发起脾气来,尖锐的声音使得她像一只暴怒的小狮子,张开她的獠牙,挥舞着爪子对着所有人,若是谁再靠近,她必然要伤了那人。红栾一挥手,示意房间里的人全都退下去,连青栾也退了下去,最后只留了她一个人,她心疼的开口:“主子,纳兰公子究竟和你说了什么,你说出来吧,奴婢看着眼心好痛啊。

”一直以来主子都是灵动肆意的一个人,即便在阑国肃王府里,也没有像此刻这样伤心绝望失魂落魄,似乎整个人都没有了灵魂似的,这让她不安害怕。花疏雪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厌厌的靠在床边,她知道纳兰悠说的事是真的,因为除了轩辕玥这样的精明人,这世上还有何人能如此轻易的便知道她的身份呢?可笑的是自已一直以来都以为他是爱她的,所以才会伤得如此深吧,爱情,有时候爱的有多深便伤得有多深。“栾儿,我好累啊。”花疏雪轻飘飘的开口,门外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很急切的冲了进来。

红栾一抬首便看到太子殿下,心急的走了进来,直冲到大床边,紧张的追问:“雪儿,发生什么事了?”花疏雪缓缓的勾唇而笑,那笑飘渺得好似虚幻的,瞳眸中满是光亮,却慢慢的幻灭,她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浓烈却让人抓不住,定定的望着轩辕玥,依旧是一样英俊的面容,一样的关心,可是此刻的她,为什么就想笑呢,不但想笑,她还想吐,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的对待她啊。她想着,便真的笑了起来,然后吐了起来。轩辕玥急疯了,雪儿的样子使得他害怕,就好像一朵将要远逝的花朵,虽然触手可及,可是却让他抓不住,他伸出手握着她的手,发现她的手指从未有过的冷。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轩辕玥疯狂的朝一边的红栾大吼,红栾吓了一跳,然后摇头:“奴婢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主子会如此的绝望,定然是纳兰公子告诉她什么话了,先前她猜不透是什么话,但看主子面对太子殿下的神情,红栾隐约知道,纳兰公子告诉主子的事似乎和太子殿下有关,可是她又不能说出纳兰公子来。“快,去宣大夫。”轩辕玥看到花疏雪吐得一蹋糊涂,整颗心都疼了,朝着红栾命令。花疏雪却忽然的好了,她的脸色在灯光下,莹白莹白,透明得像水晶一般,瞳眸更是一片幽暗迷离,唇角擒着凄然的笑意。

“红栾,你下去吧,我和殿下有话要说。”红栾应声退下去了,守在门外注意着里面的动静。房间里,轩辕玥望着花疏雪,发现她的眸光很冷,就好像在看一个陌生的人,再不是以前的温柔缠绵。“雪儿,究竟发生什么事?”他只觉得心很慌,心跳声一下一下很慢,他都可以清晰的数得出来了,世界在这一瞬间安静得过份,他害怕的紧握着她的手,感受到她的冷,他只想把她悟热了。“轩辕,原来你从一开始便知道我是灵雀台的主子了。”。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