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102章 迟来的洞房花烛夜

昏黄的烛光,笼罩着正厅上的圆桌,座椅,花瓶,一切朦胧而婉约。花疏雪第三杯酒上手,继续小口的喝着,飘飘然的她嘴里的话可是不客气的,一只纤细白嫩的玉手指着轩辕玥:“轩辕,若不是因为你对我太好了,我真不想趟你们云国的浑水,一个个的都不是好东西,你知道吗?九儿那么小的一个人,她们竟然想对付他,她们若是想对付人,可以冲着我来,我不怕她们,为什么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呢,皇家的这些人真是龌龊。”她骂完了,还端起酒盎望向轩辕玥:“来,干一口。

”轩辕玥瞳眸幽暗,迷蒙而深邃,唇角勾出温柔如水的笑意,柔声细语的开口:“这是我的错,是我因为一直以来太孤独了,所以才会明知道云国如此的纷乱还依然要拉你在身边陪着我,以后我会为了你,把那些该收拾的都收拾了的。”花疏雪虽然有些醉了,脑海还是很清醒的,听着轩辕玥如此感性的话,心中的烦燥慢慢的淡化了,胸中充满了温情,瞳眸竟有些湿润,柔柔的开口:“轩辕,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真怕负担不起这样的深情?”“我不要你的负担,你只要陪着我身边就好了。

”轩辕玥一边说一边眼见着花疏雪又喝了一口酒,哪里舍得她真的醉酒伤身,赶紧的伸手拉住她的手:“雪儿,别喝了,再喝便醉了,来,吃点东西。”轩辕玥细心的把桌上花疏雪喜欢吃的菜挟到她的碗里,示意她吃些菜,别光顾着喝酒了,花疏雪因为心中满满的柔情,十分的乖巧听话,低头吃菜,轩辕玥望着她,瞳眸中满满的宠溺,可是想到那些算计到她头上的人,他的眼神一瞬间冷了,好似嗜血的宝剑,正欲嗜血而战,玉妃背后可是韩姬,玉妃今日所做,可是为了给韩家出头,韩家才是真正的罪魂祸首,看来他是要对付韩家了,以往他留着他们是为了不想让母后一人独大,那云国便会倾斜,而他身为母后的儿子,总不能出手对付自已的母亲。

但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韩家日益壮大,他再不对付他们,只怕祸乱的就是他们了。正厅里,花疏雪吃了菜,轩辕玥不注意的空档里,她又摸上了酒盎,偷抿了一小口的酒。轩辕玥忍不住好笑的叫起来:“雪儿,你又喝,这下真的会醉的。”花疏雪笑眯眯的摇头表示抗议:“我没有醉,不过轩辕你真的好奇怪啊,为什么要长两个脑袋呢,一模一样喔,都很帅气,不过真的好怪啊,怎么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轩辕呢?”花疏雪满脸的苦恼,伸出手来摸轩辕玥的脸,大眼睛因为桂花酿的薰蒸,充满了浓郁的琉璃色,白晰的肌肤红艳艳的充满了涂绯,唇更是鲜艳欲滴的,这样的她无疑充满了诱惑力,使得轩辕玥瞳眸陡的黑沉下去,好似无边的汪洋,一眨不眨的盯着花疏雪,偏偏这家伙的手还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摸啊捏啊,似乎十分的开心,唇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轩辕,你一个大男人,脸上的皮肤好好啊,光滑得好似凝脂一般,怎么就如此好的皮肤呢?”她似乎摸上瘾了,一点都不舍得放开了,轩辕玥任由她的手在他的脸上轻摸,不过那轻轻的撩动使得他整个人涌起了热潮,瞳眸越来越暗,**一点一点的浮上心头,大手一伸便抱着花疏雪的身子往正厅门外走去。门外如意赶紧领着人福身:“殿下。”“别跟来了,把正厅里的东西收拾一下。”“是,殿下,”如意应声领命,自带人进正厅去收拾东西,想着窝在殿下臂弯里的太子妃,脸颊红艳艳的就像三月盛开得最美的桃花,她可是看出殿下满眼的情意,但愿他们以后永远的相亲相爱。

轩辕玥抱着花疏雪一路往两个人的新房而去,那花疏雪人窝在人家的怀里并不安份,伸出双手紧搂着轩辕玥的脖子,小嘴叭哒叭哒的说着话:“轩辕,以后你可不许再娶别的女人进府,知道吗?我讨厌和别人共享一夫。”“知道了,我的女王殿下。”轩辕玥一脸的无奈,没想到这家伙喝醉了酒,如此的本性毕露。花疏雪总算满意的笑了,不过别以为她就这么算了:“还有,别因为你是太子,便自高自大不把女人,不对,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知道吗?我留在这里,趟这种浑水,可都是因为你,你可不能对我耍威风。

”“我什么时候对你耍威风了。”轩辕玥轻轻的开口,俯身便咬了这家伙的耳垂一下,引得她的身子一颤,抬眼的时候,眼里满是诱人的迷人光晕,轩辕玥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大手用力的抱着她的腰,手下的烧烫隔着衣服,也能让花疏雪感受得到,可惜她此刻迷迷糊糊的,并不知道怎么反应,只是笑眯眯的如一朵盛开的娇艳花朵,勾引着轩辕玥。轩辕玥心情激荡,喜爱在意的女人就在眼前,不但在眼前,还以如此撩人的眼神望着他,他岂能无动于衷,俯身又咬了花疏雪的唇一下,柔声的诱哄她:“雪儿,你喜欢我吗?”“喜欢,若不是因为喜欢你,我才不会因为报恩就嫁人呢?”花疏雪翻白眼,虽然醉了,这一点她可不会否认,反而因为醉了,大胆的说出了心头的喜欢。

“轩辕对我的情意,让我感动,所以我喜欢你。”花疏雪大刺刺的宣布,两个人此时正好走到了新房前,门里走出红栾和青栾二婢,一听自家主子的话,脸色不由得羞红了,飞快的垂首立于一边,没想到主子如此的大胆,不过听到她亲口说喜欢太子殿下,她们倒是放下心来,原来还以为主子是因为报恩所以才会嫁给云国太子的,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根本就是因为喜欢人家,所以才会嫁的。轩辕玥扫了一眼脸色微红的二婢,沉声命令:“下去吧。”“是,殿下。

”二婢退出去,离得远一些,不过并没有就此而离开,依旧远远的守在百花阁的新房四周。房间里,轩辕玥把花疏雪放在床上,然后俯身给她脱掉了脚上的鞋子,虽然他心头有**,但是雪儿现在可是喝醉了的,自已若是现在和她做出什么,等她醒过来,说不定会恼恨他的,所以还是等她清醒的时候再勾引她吧,轩辕玥想着,回身坐到花疏雪的身边望着她,只见这家伙躺在床上,如铺阵开的丽色锦秀,别提多令人神晕目眩了,轩辕玥不禁有些恨自已的正人君子了,她可是他的女人啊,而且还撩拨他,此刻不吃她,还等到何时呢?不过他就是不想在她不清醒的时候做出这种事。

轩辕玥想清楚了,俯身便亲上了花疏雪的唇,那柔软芳香的唇瓣,令他一尝再尝,辗转吸允着,却无法放开,直到这一吻吻得花疏雪差点缺氧,才放开了她的身子,此时再看花疏雪,唇不但红艳,而且微肿,性感十足,因为轩辕玥的大力亲吻而使得她头上的秀发凌乱了,那披散在红色枕巾上的秀发,映衬瞳眸越发的迷离而香浓。轩辕玥感觉自已鼻腔一热,赶紧的一伸手捏住鼻子,这家伙能害死人了,想着狠狠的嘟嚷着,那暗沉沙哑的声音透露了他的压抑。“雪儿,你这个磨人精,今天晚上我先放过你,等你醒过来,可要好好的补偿我。

”他说着转身便想往外走去,看来要去泡冷水澡了,谁知道那一直躺在床上,含笑望着他的花疏雪忽然动了,纤长的手臂一勾拦腰拉住了轩辕玥,然后一用力,竟然把轩辕玥给拉倒在了床上,而先前一直安静睡在床上的女子,一个灵活的旋转,墨发旋舞,整个人俐落的旋转跨坐到轩辕玥的身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然后笑得像午夜的妖精似的,那斜斜滑落的衣衫,微微的露出了雪白的脖劲,脖劲的曲线完美无暇,挺翘的下巴,个性的翘着,那红艳似火的唇轻轻的吐露出几个字。

“轩辕,想让我补偿什么?说。”轩辕玥知道她大脑并不是十分的清醒,平时避他违恐不及的人,又如何会如此大胆妖艳呢,不过看着如此煽人的画面,他若是依然正襟危坐,似乎说不过去,何况这可是她主动撩拨他的,可不是他乘人之危,轩辕玥笑了起来,他一笑,本就出色的人,更加的流光溢彩,润洁璀璨,那深邃的瞳眸此时溢满了情意,性感亮泽的唇微微的张开,说不出的勾魂。花疏雪端坐着望着他,心咯噔的一声响,脑海陡的充满了激情,血往上涌,加上酒劲的影响,忍不住俯身而下吻上了轩辕玥的唇,学他先前的样子,狠狠的咬了轩辕玥的一口,然后抬首便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低语:“轩辕,你想要什么样的补偿呢?是这样这样,还是这样?”花疏雪的一双柔滑的小手轻轻的滑过轩辕玥狭长的凤眉,然后慢慢的是他傲挺的鼻子,性感的唇,最后一只小手便停在他的唇上,慢慢的摩挲。

轩辕玥忍不住双瞳充血,心中低咒,这该死的丫头,此刻根本就是用来折磨人的,喉间忍不住吼一声,一只大手飞快的伸出去搂着花疏雪的脖子,往下一拉,便按下了她的脑袋,使得两个人的唇相印,这一次,谁也没有放开,花疏雪小心的伸出舌轻轻的舔了几下,似乎是不错的感觉,然后学着轩辕玥先前的样子,开始仔细而缠绵的亲吻起来。房间里,灯光朦胧,两个影子缓缓的重叠起来,浓浓的情意弥漫开来。红烛轻摇,一室的荼绯,直到那一声沉痛的闷哼声响起,花疏雪才有些微的清醒,不过激情冲击得她没有时间去多想,只能承受着浓烈的欢爱之情,直至两个人累得睡过去。

这一次的缠绵,直至半夜方休。第二天,青白的光芒从窗棂照射进来,房间里的两个人亲热的搂睡在一起,同样出色的面容和清逸如水的神韵,详和而安宁。不过经过先前的醉酒,再加上半夜的缠绵,花疏雪只觉得周身好似散了架似的,无一处完好,虽然累得沉沉的睡着,可是天微明的时候,还是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一睁开眼睛,便瞧见了亲热搂着自已纤腰的一只手臂,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下意识的便想抬脚把床上的人踢下去,因为她想起了上次元湛半夜爬床的事,不过她脚一动,想起一件事,自已现在可是嫁人了的,那么睡在自已床上的这个人,就是轩辕玥,她有理由把元湛踢下床,可没有理由把轩辕玥踢下床。

只是为何她和轩辕玥如此亲热的搂着一起啊,很快她想到自已喝醉酒的事情,难道说是因为她喝醉了酒所以和轩辕玥搂到一起了,可是她一低首便发现自已手臂上有青紫的吻痕,一块一块的,虽然花疏雪前世没有过欢爱的经历,但是生活在现代的人,即会不知道眼下发生了什么事?脸颊一瞬间烧烫了起来,飞快的抬头望向轩辕玥,然后看也不敢看,轩辕玥身上露出来的地雪白肌肤上,左一道右一道的抓痕,很明显的是她造成的,难道她有暴力的倾向。花疏雪很认真的想着,无奈一时还真想不起来,而就在她羞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头顶上的人恰时的醒了,睁开一双清润如水的瞳眸,温雍的和她打招呼。

“雪儿,你醒了?”经过半夜的缠绵,此时轩辕玥的嗓音里有着浓浓的情潮之味,慵懒极了。花疏雪飞快的抬头,望了他一眼,然后小声的嘟嚷:“轩辕,昨夜我喝醉了,你怎么不阻止呢?”轩辕玥看她如此的神情,唇角极力的忍着笑,然后略微有些无奈的开口:“雪儿你忘了昨夜的事情了?”花疏雪一瞧轩辕玥的话,和他此刻的神情,不由得头皮发麻,自已昨儿个喝醉了酒不会做了什么出格的举动吧,这酒看来能误事啊,即便是纯手工酿造的也没用,照样的误事儿,她一边猜测着一边轻声的询问:“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轩辕玥一看她的样子便知道她把昨儿个晚上的事情忘掉了,唇角的弧度更大了,虽然先前是她勾引了他,不过后面可都是他主动的,但现在他可不会这么傻,轩辕玥的神情就像一只偷了腥的狐狸,不过脸上却一副深受其害的样子。

“雪儿,你以后千万别喝酒了,没想到你喝醉了酒竟然如此的不一样,昨夜你醉了,我想让你一个人独睡的,谁知道你不让我离去,还拉着我,然后坐到我的身上,扯我的衣服,还强行的压上来。”轩辕玥一边说还一边做动作,夸张的示意着昨夜花疏雪做了什么什么,花疏雪的一张脸红得比那山茶花还要艳,充血了似的,整个人更是又窘又迫的,不敢看轩辕玥,只敢小声的开口:“我喝醉了,你完全可以强行制止我啊。”轩辕玥差点没有笑出声来,这小雪儿真可爱啊,哪有送上门的肉推出去的,不过他可不想让她发现,极力忍住笑意,使得自已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我怕你伤了自个儿,昨夜你心情不好,我本来看你喝醉了酒想离开的,没想到却被你强行拉上了床,逼迫着?”轩辕玥不再说话了,花疏雪没脸听了,赶紧的一拉床上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衾捂住了脸,整个身子都烧烫的,脸上的温度堪比刚煮熟的虾子,然后小声的向轩辕玥道谦:“轩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昨夜我喝醉了酒,所以才发生这种事的,我根本想不起来。”轩辕玥从来没看到过如此好玩的人,这思想太单纯了,心里是又爱又有趣儿,不过看她把自个儿捂住在被子里,他不舍起来,一伸手拉她的薄衾:“雪儿,你别捂着自个儿了,我们俩是夫妻,这种事很正常的啊。

”花疏雪本来是不想露脸的,可是在薄衾下面实在喘不过气来了,只得露出脸来,听了轩辕玥的话,脸色越发的烫了,本来自已防人家跟防贼似的,结果竟然强迫了人家做这种事,她还有脸见人吗?本来她还怀疑轩辕玥说话有水份,不过看他那微敞的衣衫下,不少的抓痕,便看出自已的嫌疑很大,所以她不敢多想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轩辕玥瞳眸攸的一暗,冷沉的开口:“什么人?”杜惊鸿一听这声音便有些毛骨悚然,他不会又坏了太子殿下的好事吧,想想不可能,殿下与太子妃娘娘若是恩爱,也是昨夜的事情,现在可是天亮了,所以心情略微的放松了一些。

“殿下,属下得到消息,最近几日安陵城来了不少的陌生人,似乎有夏国的人,阑国的人,还有燕国的一些人。”“夏国人,阑国人?”轩辕玥脸上的瞳眸陡的拢上了幽寒,周身遍满了戾气,云国现在很乱,这夏国人和阑国人现在来干什么,诸葛瀛虽然和他合作了,难保他不和阑国人联手来云国捣乱,那最后的赢家可就是他了。还有这燕国,平常十分的低调,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花疏雪听了门外的话,知道轩辕玥有正事要处理,赶紧的催促他:“轩辕,快去查查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这些人竟然在这种时候来云国?”虽然花疏雪初嫁到云国,但也知道云国虽然国大,但现在内部很混乱,除了一个阮后,还有宣王在里面捣乱,现在这种时候若是别的国家再来掺一脚,云国未必不乱。

轩辕玥应了一声,便从床上起身,走到屏风前套上衣服,想起什么似的又回身走过来,满目温情的望向花疏雪:“雪儿,快点起来,我让如意给你熬点血人参补补身子。”他说完大踏步的走出去,门外很快响起他冷酷的命令:“如意,立刻去库房,把那枝百年的血人参熬了过来,给太子妃补身子。”“是,殿下。”如意应了一声,便自吩咐人去通知吉祥,取血人参给太子妃娘娘炖了补身子。房内的花疏雪虽然脸上烧烫,不过心里却很甜蜜,身子一动想穿衣起床,周身上下的酸疼,床上鲜艳的血迹,更清晰的显示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门外,红栾和青栾走了进来,一看床上的凌乱,还有那点点的血迹,二婢何时见过这阵仗,一时间进退不是,而且脸上闪过疑惑,她们记得那天赵夫人过来可是取了白绢过去的,现在床上再有了这处子之血是怎么回事啊?花疏雪一看二婢望着床上,更不好意思了,一句话也不说,赶紧的起身。红栾和青栾上前一步侍候她起来,看她身上青紫的吻痕遍布,两个婢子可想而知昨夜殿下和主子是多么的恩爱,不由得笑了起来,恭敬的开口:“主子,现在去浴房沐浴吗?”“好。

”花疏雪点头,经过半夜的缠绵,她只觉得周身的疲倦酥软,用热水泡一泡,一定会舒服得多。红栾扶着花疏雪走出去,青栾在房间里收拾房间。门外如意正好走过来,一看太子妃眉眼皆妩媚,更添女人的艳丽,不由得得多看了两眼,一下子便瞄到了花疏雪脖劲里面的吻痕,不由得咋舌,殿下真猛啊,本来看他那么冷酷的一个人,从来不近女色,整个天下的人都在谣传他可能是断袖之身,有着不为人知的龙阳之好,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没遇到那个对的人啊。如意唇角抿着笑,走到花疏雪的面前一福身子:“见过太子妃。

”花疏雪点头:“起来吧。”如意走到另一边,和红栾一左一右的扶着花疏雪前往百花阁的浴房,百花阁的浴房是太子轩辕玥特地为花疏雪所建的,心形的外型,浴室是名贵的汉白玉,不知道从何处引渡过来的温泉之水,此时一只管子从外面伸展进来,水流不急不缓的流进了浴池,待到池中注满了七八分满的浴水,如意走过去把这管子关了,命小丫鬟洒了花瓣儿,很快,热氤的雾气弥漫在整个浴房里,香味浓郁。花疏雪褪去了衣服,露出了纤细玲珑的身子,不过浑身上下都遍布着吻痕,这使得室内几个云英未嫁的女子皆脸红不已,花疏雪也十分的难为情,一挥手便命人退下去,先前她只以为手臂上有些,没想到全身上下都有,看来昨夜还真是热切。

如意和红栾等人领命退出去:“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可以叫奴婢们,奴婢们就在外面候着。”几人恭敬的开口,很快庄重的退了出去。浴房里没人了,花疏雪总算松了一口气,缓缓的走进浴池中,温热的水慢慢的漫过她的小腿,然后整个人坐到池子一侧汉白玉建成的石凳上,那温水便漫过了她的周身,周身上下的舒畅,令她忍不住闭上眼睛,昨夜发生的事情有一些拢上了脑海,自已是如何缠着轩辕玥要喝酒的,又是如何教训轩辕玥的,最重要的是她想到了最后面的事情,轩辕玥本打算离开的,没想到她竟然拽住了人家,不但如此,还把人家压在了床上。

花疏雪的瞳眸陡的一睁,眼里光芒四射,忍不住轻吟出声。妈呀,原来真是自已强逼了人家的,先前她还有些怀疑呢,现在才知道人家压根没有骗她,她确实是主动压倒人家的那一个,还把人家压在床上。这让她以后如何面对轩辕玥啊,想着整个人漫进了池子里。门外,青栾取了一套新衣服走了进来,一眼没看到花疏雪的身影,不由得大惊失色的叫起来:“主子,主子?”如意和红栾飞快的冲了进来,脸色同时变了,大叫了起来:“太子妃,太子妃。”花疏雪本来只是觉得自已没脸见人了,所以才会隐进池中,没想到倒吓着几个婢女了,赶紧的一跃身,从池中脱水而出,长发一甩,水珠如粒粒饱满的珍珠,溅落到各处,如意等人一看太子妃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仍然很紧张的追问:“娘娘,发生什么事了?”花疏雪摇头:“没事。”经过水中一漫,花疏雪也想通了,自已强上就强上吧,正如轩辕玥所说的,他们是夫妻,这种事是正常的,谁上谁没有可计较的,在现代女人上男人是很正常的,虽然在古代她是比较突出了一点,可是谁让自已喝酒了呢,一番自我劝慰之后,她心情总算恢复了下来,慢慢的从浴池中走出来,一身经过浸泡的肌肤,散发着淡粉色,那丝丝吻痕,经过温水的浸泡,已经淡化了不少,而且花疏雪先前觉得很疲累,现在泡过了澡,也不那么累了,只是觉得好饿啊。

红栾和青栾二婢取了浴布过来,围绕到花疏雪的身上,转了一个圈,然后轻轻的拢上,给她擦干身子,如意则取了短小的布巾过来,给花疏雪擦头发,一边擦一边想起一件事情来禀报给花疏雪。“娘娘,殿下先前通知青衣坊的人给娘娘做三十套春夏秋冬的衣服,所以今儿个早上青衣坊的大师傅卫十娘派了人过来请示,今日太子妃是否有空,若是有空,她把衣料样子和式样单子亲自送过来。”花疏雪没说话,瞳眸微亮,想起自从嫁到云国来,她还没有见过云国什么样子,今日轩辕玥不在府上,她正好出府逛逛街,去青衣坊一趟,对于这青衣坊她十分的感兴趣,因为她猜得不错的话,这青衣坊的卫十娘似乎对她很不一样,她身上一定藏着什么秘密,而且这秘密和她有关,卫十娘一定是认识她娘的人。

“今日我们出府,一来逛逛云国的街市,二来去青衣坊走走,我十分好奇青衣坊什么样子?”能够做得如此大,想必不简单。花疏雪笑着开口,如意微点头,不过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眼下云国错乱纷杂,这种时候太子妃出去,可是要小心的,后来一想太子妃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再加上有宁程和她们在身边保护着,所以定然不会出什么事的。如此一想倒放心了,应声:“是,奴婢回头命令管家准备马车。”这说话间,红栾和青栾已给花疏雪穿上了衣服,整理得妥妥贴贴的,如意也把她湿漉漉的头发擦干了,伸手扶着她往外走去,一行人出了浴房,依旧进了太子妃居住的房间,然后红栾给花疏雪梳了一个简约的发型,墨黑的发中,别了几枝珍珠花,整个人又清丽又脱俗。

花疏雪瞧了一眼,满意的点头:“嗯,不错,适合我逛街。”虽然轩辕玥命蝴蝶阁的人给她做了二十套的首饰送过来,可惜她依旧没有多大的兴趣戴,仍然喜欢简单清雅的,不过衣服倒喜欢好的,因为穿过了青衣坊的衣服,就不想穿别的衣服了,他们的衣料子穿在身上十分的柔软又轻盈。“走吧,我饿了。”昨夜折腾了半夜,今早上又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是人都会饿。正厅里,如意早命人准备了早膳,花疏雪一边用膳一边关心的询问九儿的情况,这家伙一直想去街上逛逛,难得今天她没事,正好领着他出去逛街。

“九儿呢?”花疏雪话一落,小九儿的声音便在外面欢喜的响了起来:“姐姐,我在这呢?”他从门外奔了进来,脸上的伤痕经过一夜没有了,小脸蛋依旧是粉粉嫩嫩的,唇角是甜甜的笑容,直奔堂上花疏雪的身边,亲热的坐在她的身边。小九儿因为离花疏雪近,一眼便看到花疏雪脖劲上的淡淡的吻痕了,脸色立刻变了,生气的指着花疏雪的脖子问:“姐姐是谁打你了?”花疏雪本来平静下来的心陡的不规则的跳起来,然后脸色也红了,赶紧的低头吃饭,一边吃一边避开这种话题。

“没人打姐姐。”“那哪里来的伤痕。”小九儿不依不饶的开口,花疏雪即便低头喝碗里的血人参,也知道厅堂上几个小丫头隐忍的笑意,赶紧的转移话题:“九儿,今天姐姐要出府去逛街,你要不要一起去。”一听到可以出府,小九儿便开心了,总算忘了追问花疏雪脖子上吻痕的事情了。“姐姐,真的吗?太好了,这云国的街市真热闹啊。”“不过这次你可千万别离开姐姐,”昨天的事情还是让花疏雪有些心有余悸的,虽然最后玉妃被废了,但若是换了另外一个再精明些的人,只怕小九儿的的黑锅是背定了,那玉妃也是贪小便宜,把那三色焰的首饰藏在自已的寝宫里,若是她把那三色焰扔到别的地方,就算她找到了,玉妃完全可以反咬一口,是小九儿恶劣扔进去的。

昨日她们是险险一胜,所以今儿个她可不能再让小九儿落单了。小九儿经历过昨天一事,知道这云国比他想像的要危险得多,花疏雪一说,他赶紧乖巧的点头。“姐姐,我知道了,不会离开姐姐的。”“那姐姐便带你一起去吧。”花疏雪的早膳用完了,站起身望向身后的如意和红栾青栾三个人,只挑了两个人跟着:“如意和红栾跟着吧,青栾留在百花阁里。”“是,太子妃。”花疏雪取了一面纱丝拢上了脖子,另外又取了一面薄纱把脸蒙上了,然后才不紧不慢的伸手拉着小九儿,带着如意和红栾一路出了百花阁,百花阁门外,宁程领着一队手下的侍卫候着,看到花疏雪出来,赶紧恭敬的行礼:“见过太子妃。

”“我想出去逛逛街,宁侍卫带几个人便行了,不需要带那么多人。”他们这一队人共有十二个,一趟人跟着,到哪里都太醒目了,花疏雪一向不喜欢高调,所以才会如此吩咐宁程,宁程应声,点了三四个人,跟着他一起保护着花疏雪等人出了太子府。府门外,先前如意命人通知管家准备的马车已备好了,马车里面的空间很大,花疏雪领着两个婢女和小九儿上了马车,宁程和太子府的几名侍卫跟在他们的身后一路往青衣坊而去。青衣坊所在的位置,是云国最繁华的一条街长华街,长华街乃是安陵城四通八达的一条主要街道,这条街上的商铺比别处的商铺价格要贵几成,可是依旧是很难买到,开在这里的商铺都是安陵城最豪华有名的旺铺,如青衣坊,蝴蝶阁,还有安陵城最有名的楚馆凌宵楼,凌宵楼虽是一家青楼妓院,却取了一个别致的名字,不但如此,里面的姑娘也都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身价不菲,日进斗金。

花疏雪坐在马车里,远远的望去,便看到那雕梁画栋的楼宇,在长华街上格外的醒目,迎风一面金字招牌,闪闪发光。如意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开口:“那是安凌城最有名的青楼妓院凌宵阁。”“喔,”花疏雪掀帘往外看,马车很快的驶到了凌宵阁的门前,此时是白日,正门没有开,只有侧门打开了,几个龟奴模样的人在侧面的巷子里谈天说地。因为此街繁华,人流太多,所以太子府的马车走得并不快,正好可以让花疏雪仔细的打量着这座闻名安陵城的青楼妓院,前面有四扇朱红的大门,门上有赤色的铜环,门正中雕刻着一对呲獠牙的狼头,十分的狰狞,门楣之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凌宵楼,字迹苍劲有力,这凌宵阁还真是不同于寻常的妓院。

花疏雪暗自想着,正想放下车帘,忽地马车旁边经过一抬二乘的软轿,轿边跟着两名粉衣婢女,一看就是两个丫鬟,十分的伶俐,脚下又轻又快,即便跟着软轿,也不慢半点脚程,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掀起了那软轿的轿帘,轿中端坐着一名身着红衣,艳丽无双的女子,虽然是一个侧面,已让花疏雪窥探出她的玉姿丰容,十分出挑的一个美人,只是花疏雪却错愕的睁大眼睛,好半天反应不过来,等到她反应过来,望过去的时候,便看到那软轿抬进了凌宵阁的侧首,缓缓的进门而去。

花疏雪立刻飞快的命令如意:“立刻下去打探一下刚刚进凌宵阁的女子是谁?”如意不解其意,不过领命从马车跃下去,前去凌宵阁打探情况。马车内,红栾奇怪的望着花疏雪:“主子发生什么事了?”“刚才我看到一个长得很像凤玄舞的女子,她进了凌宵阁。”“凤玄舞?”一提到凤玄舞,红栾便想到了凤舞山庄内发生的事情,最后若不是有人放了水,只怕她们所有人都要死在那间密室里了,这凤舞山庄的一切可都是凤玄舞闹出来的,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出现在安陵城内,她先前整了那么大的动静,便是为了对付轩辕玥,现在不用想也知道,定然又是为了对付轩辕玥,没想到这女人竟然阴魂不散。

红栾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望向花疏雪:“主子,若是她真的是凤玄舞,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太子殿下。”花疏雪挑眉,如若她看到的人真的是凤玄舞,那么定然要把这件事告诉轩辕玥,最重要的是,凤玄舞出现在安陵城内,纳兰悠恐怕也出现了。如此一想,花疏雪说不出的心焦,这纳兰悠出现定然是为了对付云国皇室的人,他究竟是什么来历呢。马车内,安静下来,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很热闹,说话声此次彼落的传进来,不过花疏雪的心思不在这些人身上,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凤玄舞的事。

正在这时,外面忽地响起了马蹄声,狂乱而急燥,街道边的行人纷纷避让尖叫连连,花疏雪飞快的开口:“发生什么事了?”驾车的侍卫沉稳的开口:“前面有马发狂了。”太子府的马车后面,宁程等失声开口:“太子妃,快出来。”太子妃的身手宁程是知道的,轻功十分的了得,从马车上脱身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花疏雪一听宁程的话,伸手一揽小九儿,朝身侧的红栾命令:“走。”三个人三道身影从马车中腾空而出,直落到外面的地上,而此时的街道上,人人乱奔,拥挤不堪,不少人被推倒了撞伤了,而前方不远的地方急速奔来一辆马车,虽然驾车的人极力的控制,但明显的控制不住一般,横冲直撞的过来了,不但如此,那些跑得慢的人还被马踢伤了,而那匹没人控制得了的马直奔花疏雪所坐的马车而来。

眼看着两辆马车便要撞到一起了,花疏雪抱着小九儿和身侧的红栾避让到一边去。宁程等人从马上翻身而下,直冲到花疏雪的身边,护住了她们。眼看两匹马便要的撞在一起了,忽地半空耀过一道银色的光芒,一件快如流星的兵器,直击向对方的马头,一击便中,马头好似被菜刀切过似的,齐脖劲而断,鲜血喷射,那辆马车因为骏马的突然猝死而一头栽到了地上。大街上,众人惊慌失措的望着眼前的一幕,然后便看到那击断了马头的银色兵嚣,旋转着直往后方不远的一辆马车落去。

自从那银色兵器一出现,花疏雪便盯上了,然后脸色有些无奈,飞快的掉转视线望向那帘幕紧闭的马车。马车一动也不动的停靠在街道边,慢慢的一人掀帘走了出来,英俊潇洒,挺拔出众,不过却不是她所想的那一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先前看到那么快的银色兵器,还以为是元湛到了安陵城内,此时再看从马车内出来的公子,方松了一口气,这人她是认识的,乃是云国国公府裴家的公子裴宥,昨天的宫宴之上,她见过他。正在众人打量裴家公子的时候,大街上响起了狠厉的怒骂之声。

“什么人竟然胆敢打死了本公子的马?”一人狼狈的从马车内爬出来,先前骏马猝死,所以害得他在马车里狠狠的摔了一下,此时头上的银冠歪斜,衣衫不整,忍不住大发雷霆之怒。这人一说话,街道上不少人寒颤若噤,然后飞快的鸟兽散,不想招惹这不该招惹的人。花疏雪抬眉望过去,只见这骂人的人,五官平凡,眉毛稀落,眼睛竟然是斗鸡眼,实在是一个让人看了嫌厌的人,偏偏穿华衣锦服,油光粉面的样子,此时手叉腰,满脸怒容的站在对面歪斜的车架上,发起了脾气。

“裴宥,是你打伤了我的马吗?”裴宥张嘴想说话,不想马车内一道清幽冷冽的声音响起:“是我。”一道身影慢慢的从马车内出来,林立在裴宥的身侧,这人着一袭白色衣衫,五官线条俊美,举手投足,优雅如竹,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的暇疵,毓雍容清华,气质皎皎,恰如神话中桃花眼弯弯的遗世之仙,那一双清澄的瞳眸更是溢满了清彻潋潋的池水,可偏是这样清雍光华的人,竟让人不敢小觑,他的手中轻轻触摸的正是一条长方形的银色链索。花疏雪一看到这出现的人,不由得吐舌,没想到元湛真的出现在安陵城了,先前她还以为自已看错了,想起她两次偷偷甩掉这家伙的事情,花疏雪有些渐愧,赶紧的垂首假装没看到他,但愿早点解决这件事好离开。

不过很显然的有人不像她这样想,对面马车上面相丑陋,熙气指使的家伙,竟然指着元湛的脸,大叫:“你算什么东西,竟然胆敢招惹我们韩家的人,你这是找死吗?”一听他自报家门,花疏雪恍然大悟,喔了一声,再然后想到了一些事,脸色不由得暗了。如若这对面的公子是韩家的人,那么凭老韩家的人,还会有这种马失控的事情吗?他今日街头撞马可就有些深意了,如此一想,花疏雪的脸色陡的冷沉了,瞳眸阴骜。身后的宁程,似乎也想明白了其中的这些道理,所以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不过因为元湛的出现,宁程不想让他注意到太子妃,所以暂时的隐忍着没有发怒。这一次不用元湛开口,他身侧的裴宥便开口了:“韩剑,你别仗势欺人,难道以为我们国公府的人怕你们韩家的人不成,今日有本事你就把事情闹大,我倒要看看是你没脸子还是我没脸子,你究竟想干什么,你们韩府的马会失控吗?竟然当街胡冲乱闯,这里可有不少的伤者呢,你不想安抚这些伤者,竟然还想找碴。”平时裴家的人不直接对上韩家,但不代表他们就怕他们。韩家仗的是什么势,还不是宣王在朝中得势,韩姬在宫中受宠,可那又怎么样,他可是记得昨天那玉妃被皇上一言贬进冷宫的事了,这后宫的妃子得势,倚仗的也不过是圣上的心意,若是一言不和,大厦即刻倾没,有什么好狂妄嚣张的,偏偏这韩家的人不自知。

韩剑本来还想找裴宥的麻烦,但听了裴宥先前的话,他的眼睛飞快的望向了太子府的马车,然后收了势,他敢跟裴家的人闹,他敢跟太子府的人闹吗?何况连裴家都瞧出了门道儿,这太子府未必瞧不出来,所以韩剑感到了害怕,低头骂前面驾车的护卫:“没用的东西,好好的一个马都驾不好,有什么用。”韩剑说完飞快的从马车上跃下来,径直越过别人,走到花疏雪等人的面前,抱拳赔着笑脸。“韩剑该死,不是有意冲撞太子妃的,请太子妃娘娘见谅。”花疏雪本来想避开这件事,稍后收拾这韩剑,因为元湛就在不远处的马车上,但现在韩剑一说话,元湛自然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她再隐藏也没有必要,此刻即便她不回头,也能感受到背后的灼灼光芒紧盯着她,让她如芒刺在背。

一想到元湛识破了她都是因为眼前这贼眉鼠眼的家伙,花疏雪的脸色便阴沉难看,而且先前韩家的马竟然失控,正如裴宥所说的一般,老韩家的马会轻易失控吗?这驾车的马匹可都是马夫精心可检查了的,如何会失控?“韩剑,这件事本宫会让人查明原因的,若是有人居心叵测,那么别怪本宫不客气。”“是,娘娘,韩剑不是有意的。”韩剑抬眉望向花疏雪,眼里一闪而过的婪一淫,听说这太子妃娘娘可是美艳动人的女子,艳压整个安陵城的女子,可惜她现在脸上罩着面纱,根本看不到她的面容,实在是遗憾。

宁程一看韩剑的神情,立刻怒喝:“你还不走?”“是,是,”韩剑转身离去了,走了两步,还不舍的回头观望,花疏雪冷冷的叮咛宁程:“马上禀报进官府,让他们查韩家马失控这件事,如若他们不敢得罪韩家,拿太子府的压他们,另外告诉府衙的人,有必要的时候去请裴宥公子做证。”想必这位裴宥公子很乐意做这个证人,花疏雪淡淡的想着。“是,属下回头命人去办。”花疏雪点了一下头,拉着九儿缓缓的往前走,准备上马车离去,不过身后的脚步声响起,很显然的元湛走了过来,一道清魅略显冰冷的声音响起来:“太子妃竟然一点都不愿意见故人吗?”花疏雪唇角勾出一抹无奈的笑意,然后转身呵呵的笑了起来,一脸恍若初见的样子。

“原来是元湛兄啊,好久不见了。”“时间倒是不长,只是今非昔比了,”元湛清俊绝美的面容上,目光氤氲,充满了心痛和落寞,只要一想到她竟然嫁作人妇,成了云国的太子妃,他便心痛莫名,过去她说不想嫁轩辕玥,他便以为她是无心于轩辕玥的,所以对她是全然的动了心,没想到到头来竟是这样的结局,但他仍然不相信,她是心甘情愿嫁给轩辕玥的。“是啊,今非昔比了。”花疏雪看元湛瞳眸中有心痛有落寞,想到自已初见这绝美的少年,他便一直在帮助她,心终究还是有些动容的,她一直希望能有元湛这么一个兄长。

------题外话------亲爱的们现在和谐社会,写多了不得过,不过笑笑写了不少的激情放群里了,没加群的亲们可以进群看啊…。群号留言板上方,不过进群后请切图给笑笑,否则没用…。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