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溺宠王牌太子妃 >> 第009章 赌 约

雅间里,百里泽脸色难看的望着花疏雪,这女子虽然用白色面纱遮着脸,可是那周身不经意散发出来的光芒,优雅而高贵,根本就不像花疏雪该有的,花疏雪可是个花痴,一看到他,眼里满是痴迷之态,而眼前的女子却分外的冷静,而且睿智。不,她绝对不是花疏雪。百里泽念头一起,身子陡的从软榻上跃起来,快如闪电的射向花疏雪,手一伸便朝花疏雪脸上的白纱袭去,他要摘掉这女人的面纱,看看她究竟是谁,为何她给他的感觉不是花疏雪呢?不管是穿衣打扮还是周身的气派,都和一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他一出手,花疏雪也动了起来,身形陡的一退,虽然她的武功不是绝顶的,但是轻功却十分的厉害,所以这一进一退之间,轻松的便被她避了开去,随之脸上冷意更盛,唇角一勾便喝道。“百里泽,你竟然胆敢对自已的皇嫂动手。”门外,红栾和青栾二婢一听里面的动静,陡的一推门冲了进来,护在了主子的身边,虎视眈眈的瞪着对面的百里泽。百里泽正愣愣的望着自已的手,他没想到自已出手,花疏雪竟然轻松的避开了,虽然知道她以前便会武功,但今日武功似乎更甚从前,若是自已和她动手,恐怕至多能打个平手就不错了,一时间,百里泽心头百般滋味,如若当日知道这女人如此厉害,自已早就娶她了,哪里还由着大皇兄娶她啊,不过现在似乎什么都迟了。

雅间内,花疏雪冷扫了一眼对面的百里泽,又挥手示意二婢出去。等到她们退下去,花疏雪冷冷的开口:“庆王爷是怀疑我不是花疏雪吗?你直说便是了,何必亲自动手。”说完,一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自已的真容。百里泽抬眉望着她,只见她的脸上一枚黑色的胎痣盖住了整个眼睛,就像一个大大的熊猫眼,以往认为很丑的面容,今日看上去却别有韵味,因为她淡雅悠然的气派,反而让人轻易忽视了那枚黑色胎痣,更多注意的是她这个人。不过,这女人确实是花疏雪,天下间能眼上长着如此大的一枚黑色胎痣的,再没有别人了。

“泽得罪了。”百里泽一看眼前的女子真是花疏雪,忙抱拳道谦。花疏雪并没有过份计较,轻轻的戴上了手中的白纱,淡淡的开口:“庆王以后还是别搞这种败坏她人名节的事情,我好歹是你的大皇嫂,不管从道义上还是从亲情上你都不该做这种事,不是吗?”百里泽一双深邃神秘的瞳仁中闪烁着光芒,之前的狂怒和阴沉早已经不复存在了,听了花疏雪的话,又道了一声谦。“泽知道错了,皇嫂教训得是。”花疏雪见百里泽道谦了,也懒得再和他多说什么,摇头转身便往门外走去。

百里泽紧跟着她的脚步,恭送她到门口。“送皇嫂离开。”花疏雪不想再多做停留,所以理也不理身后的庆王百里泽。只见他一直站在门前,望着那举步娴雅的女子,悠然轻快的离开了二楼,那云淡风轻的气派,又有哪个女子能做到呢,百里泽越想越觉得自已深深的被她吸引了,可是为什么以前没有呢,现在的花疏雪和以前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现在的她成了他的大皇嫂,他还有机会吗?如此一想,心情无端沉重起来。这时候,隔壁的雅间门打开,有人出来了,走到百里泽的面前,恭敬的开口。

“庆王爷,太子殿下有请。”百里泽一听这手下的话,才蓦然想起自已先前的赌约,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心疼那输掉的钱了,也不过份在意男人的自尊了,他就是心里有些黯然,这样出众又独特的花疏雪竟然被大皇兄娶了,怎么想怎么郁闷,闷闷不乐的走进了隔壁的雅间里。雅间里,坐着几个尊贵俊雅的公子,众星捧月的围绕着最正中座位上的一人,这人优雅似竹,着一袭玄青色的锦袍,衣襟和袖口上都用银丝勾勒出一朵一朵的雪花,花瓣分明,那沁凉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雅间,墨黑如绸的长发用丝带束起,一双狭长的瞳仁中,深不可测的暗芒,虽然随意而懒散,但是那不经意渲染出来的尊贵之气却是独一无二的。

庆王百里泽一进来,便恭敬的对着这男子开口。“太子皇兄,我输了。”太子百里潭优雅的笑了起来,一笑整张俊容越发的温和而阳光。“谁让你和几个兄弟赌了,本殿就不赞成你们这样的做法,被你大皇嫂教训了吧。”百里潭一边教训着百里泽,一边想像着先前所听到的话,对于花疏雪这个没有印像的人不由得多了几分的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义正严词犀利无比的教训庆王百里泽,就算她是肃王正妃,一般女子见到百里泽,肯定是婉转柔软的劝说,哪里会一照面便不客气的教训庆王的,这说明她是个很独特的人。

百里潭想着,视线不自觉的望向窗外,正好看到走到楼下大厅门口的花疏雪,那背影袅娜娉婷,优雅随意,似乎根本不把先前的事情当回事,百里潭对于这样的花疏雪越发的好奇了,紧盯着她。就在这时,门前的花疏雪陡的抬头,掉转视线望向百里潭所在的雅间窗口,眼神清澄如绸,就好像一弦碧湖沉浸在眼底,令人下意识的一颤,待到再细看,她已经调头离开了惜阳楼大厅,百里潭不由得笑了起来,春风拂面,整个雅间都温暖如春。皇室的两个皇子和朝中几位亲贵的公子,都缠着庆王百里泽,让他兑现承诺,把输的钱拿出来,一时间,雅间内热闹了起来。

而花疏雪领着二婢出了惜阳楼,上了门前的马车,一路回肃王府去了。马车上,红栾见她沉默不语,关心的询问:“主子怎么了?”花疏雪抬头望向红栾,慢慢的开口:“我在想小九先前害怕的人,那个人绝对不是庆王。”庆王的气场还不足以大到令小九害怕,那个人应该是二楼窗口望向自已的那个人,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眼,却给人很大的压力,这人是谁?花疏雪想着,庆王百里泽仍是太子党的人,难道那个人是太子百里潭。“那是谁?”红栾惊奇了,她一直以为是庆王,庆王爷仍是皇室的皇子,身份高贵又武功厉害,他的气场自然大,所以小九怕他也是正常的,没想到现在竟然不是,那又是谁。

“太子百里潭,”花疏雪肯定的开口,传闻太子百里潭仍是皇后所出,皇室的嫡子,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他背后有皇后一脉宗亲支持着,而且听说这位太子殿下为人十分的温和儒雅,很得皇室中众位兄弟姐妹的心,所以不少人喜欢与他亲近,庆王百里泽便是其中的一位。不过花疏雪想起先前自已看到的一眼,可以肯定,太子百里潭是个十分厉害的人物。

小说索引: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全本免费阅读,溺宠王牌太子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