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历史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侯府定计(下)

一直对刘瑾采取被动迎战态度的秦侯爷,现在要主动对刘瑾下手了。侯府内院厢房里仍旧一片沉寂,然而众人的呼吸声明显粗重许多。他们知道自己在做着一件怎样要命的事,他们更知道做的这件事会让目前的朝局掀起怎样的惊涛巨浪。在座的众人里,诛除刘瑾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有的是与刘瑾有着不共戴天的私怨,有的是因为弘治皇帝留下的中兴局面被刘瑾生生破坏殆尽,除刘瑾正是大义所在,不论怎样的理由,诛除刘瑾已成为众人一致的目标。百年后的青史里,他们将会留下怎样的声名?心情激奋,如巨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在座众人里,唯秦堪和严嵩最冷静。对秦堪来说,诛除刘瑾没什么激动的,这只是顺势而为的结果,刘瑾气数尽了,诛杀他的火候到了,于是秦堪打算动手了,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对严嵩来说,刘瑾是他所属这个圈子里的政敌,除他正是应有之义,严嵩年纪虽轻,但他的性格非常务实,确定了一个目标,就想办法达到它,至于起因和过程里的情绪,严嵩丝毫不关心,他要的是结果。群情激动的气氛里,严嵩冷静地问道:“侯爷,不知诛除刘瑾可有章程?下官愿为侯爷分忧。

”秦堪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未来的大明首辅果然与常人不同,今日在座的。无一不是史上留名的大人物,能与他们坐在一起倡议诛除国贼。秦堪深深觉得,自己似乎已改变了历史,他,握住了这个陌生的年代。“刘瑾种种恶行,可谓天怒人怨,只要找一个关键的最惹人恨的地方着手,给予他狠狠一击,刘瑾必死无疑。”严嵩拱拱手:“不知侯爷觉得哪个地方最关键?”秦堪笑道:“刘瑾推行新政。这个愚蠢的新政就是他的催命符,因为它触动了太多人的利益,针对各地官府查帐查丁查缺额这些就不说了,文官们纵然和咱们一样想除掉刘瑾,然而短期内指望文官必成不了事,文官太爱算计,太过优柔。

行事不仅要顾忌名声,还要获取政治利益,等他们对刘瑾群起而诛,迟早是个事败身死的下场,所以咱们不能指望文官……”“不指望文官,侯爷的意思是……”严嵩眼中精光一闪:“……军队卫所?”秦堪笑了:“对。武人最直接,爱也直接,恨也直接,造成的影响也最大,刘瑾不仅查官府。也查军屯,军屯这个东西。可是各地卫所将领的禁脔,丝毫碰不得的,刘瑾仗着自己是司礼监掌印,偏偏就碰了,既然碰了,咱们怎能不顺水推舟,让他多碰几下?”严嵩疑惑道:“侯爷说的是何处军屯?”“甘肃!”*******甘肃很大,军屯卫所多如牛毛,由于担负着抵御北方瓦剌的重任,陕西,甘肃和宁夏三地驻扎着重兵。

驻扎重兵自然要开军屯,朝廷国库养不起这么多的兵员,三地位处偏僻,荒地颇多,大明军户的地位等同于卫所将领的农奴,农奴种地给将领交租,瓦剌来犯时农奴们又拿起刀枪与敌人殊死相搏,不得不说,这个时期的军户是天下苦难最深重的,他们的处境比流民更惨。这是大明卫所的现状,从洪武年间便已存在,一切似乎看起来很正常。然而有一处军屯却很特殊,那就是甘肃安化。安化的军屯没什么特殊的,重要的是安化城里住着一个人,一个野心勃勃的人,这个人是郡王,名叫朱寘鐇,朱寘鐇一脉是大明庆亲王的分支,庆靖王的曾孙,永乐十九年受封甘肃安化。

朱寘鐇是个很爱幻想的人,他的想象力很丰富,这样的人才实在不该做王爷,而应该去当艺术家。弘治五年,朱寘鐇承袭安化王后,有一天坐在家里突发奇想,于是翻开了大明朱家的祖谱,翻来覆去研究了好几天,家人问他在做什么他也不解释,整个人陷入了沉思和推演,如同研究天地间最玄幻的奥妙一般,在纸上写写算算很久。终于,几天以后,王爷志得意满兴奋莫名,高兴得在王府里大唱大跳,状若疯癫。王爷自然没疯,他高兴若狂是因为他的推演得出了结论,一个在他看来非常正确的结论,那就是——按祖谱上的记载,按朱家的血缘亲疏来说,他,朱寘鐇,应该是这一代的大明皇帝,弘治皇帝朱祐樘,正德皇帝朱厚照都应该滚下皇位,主动禅让皇帝宝座给他来当,他朱寘鐇是天生坐京师皇庭,入主紫禁宫的真龙天子。

按血缘来说,朱寘鐇的祖上庆靖王是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六子,而现今的安化郡王朱寘鐇更只是庆靖王的一个分支,无论是皇位的传位顺序还是血缘亲疏,朱寘鐇离皇位还有十万八千里,也不知这位奇葩王爷到底怎么推算出这个结论的,可以肯定,朱寘鐇的计算环节一定出了问题。不过……朱寘鐇无疑是个很蛮横的学者,主观决定了客观,不管了,他说是就是,反正皇位应该是他的。于是,朱寘鐇从弘治五年承袭王爵后,在他的封地安化城里开始密谋造反。造反是个技术活儿,跟天赋有关,有的人天生就是造反的料子,比如永乐皇帝。

永乐皇帝天纵奇才,北平城里一声令下,勇夺九门,靠着区区八百铁骑起家,发展到十几万,数十万大军,终于坐了大明龙庭,而朱寘鐇密谋了十五年,……目前仍处于密谋状态。不得不说,在造反这种高难度的事情上,朱寘鐇比永乐皇帝差远了。但是有志者事竟成,永乐皇帝的机会是老天给的,朱寘鐇的机会是他等来的,他等了十五年才等到了这个机会。这个机会是刘瑾送给他的。……………………刘瑾清查军屯的新政在大明境内进行得风风火火,甘肃宁夏这些偏远地区早已有了风闻,三地将领们惶然,愤慨,暴躁等各种情绪里,有一名将领却稳坐如山,微笑如常。

这位将领姓仇,名叫仇钺,时为宁夏总兵麾下游击将军。三边总制杨一清被秦堪救出后独自出城离京,快马千里飞驰直赴宁夏,杨一清要见的就是这位游击将军。虽然杨一清不知道秦堪到底在想什么,为何诛除刘瑾要着落在如此偏远的甘肃和宁夏两地,不过出于对秦堪的信任,杨一清二话不说还是依言而行。仇钺和杨一清是老熟人了,当初杨一清任三边总制,行马政,修长城,也一同抗击过北方鞑子,二人的交情可称莫逆。杨一清到达宁夏的当晚便秘密约见仇钺,仇钺对杨一清的到来很是吃惊,二人在宁夏城中的客栈里一席长谈过后,杨一清又匆匆告辞回京。

就在秦堪与张永,严嵩等人定计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甘肃安化城里,朱寘鐇正大发脾气。他的案头上,摆着一纸命令,命令来自京师司礼监,上面有着刘瑾的盖印。命令很简单,“清查甘肃,陕西,宁夏三地军屯”。军屯制,自大明初期便开始施行,《大明会典》所载:“军士三分守城,七分屯种。又有二八、四六、一九、中半等例。皆以田土肥瘠、地方冲缓为差。”,然而百余年过去,大明所谓的军屯制早已渐渐变了味道,军户所种田地渐渐变成了封地王爷和卫所将领的私产。

刘瑾这道命令其本质是非常正义的,这些军屯田地是国有的,你们这些王爷和将领谁私吞了,老老实实给我吐出来,全部划为国有土地,以后你们仍可以向军户收租,但土地的所有权却是国家的。所谓“清查军屯”,大意便是如此。这道命令无疑触动了无数将领的利益,安化王朱寘鐇自然也不例外。王府里,朱寘鐇暴跳如雷,嘶吼震天。“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刘瑾这阉贼欺人太甚!本王必除他!”朱寘鐇扭曲的面孔布满了极度的愤慨。王爷靠什么吃饭?朝廷那点微薄俸禄能入王爷的眼么?还不就是靠封地农户的产出,以及分得的军屯田地,按制,王爷可以拥有三卫兵马为王府护卫,田地的规模自然也是三卫以上的规模,如今刘瑾轻飘飘一句话,朱寘鐇就不得不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全部上交,划为国有,少了土地产出,朱寘鐇的造反大计岂不是更没有指望了?朱寘鐇眼中喷出了万丈怒火,随即怒火渐熄,目光转瞬变得阴沉,布满了决然。

一位穿着黑色长衫的书生悄然走进王府前堂,无视满地碎裂的瓷片,径自走到案前拿起京师司礼监发来的谕令,仔细看了半晌,又悄悄放下。“王爷,该反了。”*****PS:还有一更,可能有点晚,大学同学邀我出去吃个宵夜先。

小说索引:明朝伪君子全文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本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