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历史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四百二十八章 阴云密布 图

()在线阅读李二现在突然发现三位指挥使并没有多想,他们的担心是对的,他们的反应是正确且及时的,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底线早已被彼此看了个通透。剿白莲教最麻烦的地方在于,他们渗透进了三卫,却没有完全渗透,也就是说,三卫实员一万四千多人被分成了两类,一类是逆贼,一类是朝廷的军队,两类混杂在一起无法区分,直接的抚与剿都存在弊端,让这一万多人排成队闭着眼睛乱指,杀一半有漏网的,全杀了有冤枉的。这是最棘手的麻烦,更何况三卫是名正言顺的朝廷军队,虽然他们大部分时候只是给将领种田的农夫,可毕竟也是半月一小练,一月一大操,战力比普通的农夫强上许多,而且他们手里有武器。

秦堪是个非常讨厌麻烦的人,面对如此棘手的麻烦,心中不由对唐子禾生了一丝怨怒。最恨这种造反造得不纯粹的人了,你要么干脆将三卫全部发展成白莲教信徒,那时若欲平叛,直接调别的卫所将三卫围起来,痛快淋漓的将他们全砍了,要么留一条线索,留两个被朝廷抓住的叛徒……贪官被抓有帐本,地下党被抓有党员名册,白莲教徒被抓除了念叨“无生老母”,什么都没有,若白莲教有天津教徒的花名册该多好,弄到手里按图索骥,一抓一个准儿,何必像今日这般徒费周折。

……………………秦侯爷对三卫动手了,动手的方式很温和。可谓如沐春风。入夜时分,数百名锦衣校尉执三位指挥使亲书的手令进入三卫卫所,常凤将众人集中在一起训话之后,数百名校尉各自分散,分批次的进入天津三卫麾下十五个千户所里,天津三卫在永乐二年建立之初便是满编配置,每卫五个千户所,每千户麾下十个百户,共计一千一百二十实员。锦衣校尉忠实地执行着秦堪的命令,趁着夜色进入各千户所。是夜。天津城内三卫指挥使府衙内灯火彻夜不熄,城外十五个星罗棋布的千户所亦是灯火通明,人叫马嘶。

数百名校尉按秦堪的命令,分别驻守到一百多个百户里面。手执各百户的军户花名册。开始唱名点兵。军户对调。打乱编制,这是秦堪治理天津三卫的策略。将平日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军户士兵们全部打散重新分配,将原本熟悉的早已抱成团的袍泽军士各自调离。隐藏在三卫里的白莲教组织便会被打个措手不及,以百户为单位形成的小组织顿时土崩瓦解,若欲再凝聚成团,花费的时间可不止一月两月,有了这段充足的时间,足够秦堪将大网撒下去,剿它个干干净净了。

当然,所谓知易行难,一万多基层军士的对调是个何其浩大的工程,军户和百户千户将领之间基本等同于农奴和农奴主,不论怎样的关系,终究已形成了长久的固定的利益关系,秦堪这一纸命令要触动多少千户和百户们的利益,会在天津三卫掀起多大的风浪,秦堪早已想到。随着锦衣校尉同时进驻各个百户的,还有一箱一箱的银子和大扇的猪牛羊肉,校尉们按秦堪的吩咐,入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给军士发钱发肉。军中军士欢腾鼓舞,百户千户将领堆着笑脸,大呼皇恩浩荡,但心中怎样的感想却不可为外人道。

与此同时,一骑快马带着秦堪的呈给朱厚照和内阁的奏疏飞驰入京,奏疏里详细叙述了秦堪查缉天津白莲教的过程,以及白莲教渗透三卫的事实,同时请调北直隶保定,河间,真定三府卫所大军向天津徐徐推进,从西,北,南三面对天津形成军事上的合围之势。21ZW.net银子猪羊入军营,不知真相的普通军士满心欢喜间,天津城内城外的气氛却渐渐凝重了。*****两日过后,京师内阁和兵部照准秦堪所议,调保定,河间,真定三府六个卫所,共计三万余大军向天津推进,锦衣卫和东厂也向天津加派了密探人手,数日之间,穿着皮裘的行商,推着小车的贩夫,举着幡布的算卦先生,摇着铃铛的游方郎中……厂卫密探以各种身份乔装进入天津,城内无端多了许多陌生人,密密麻麻挤满了一街。

锦衣卫和东厂来了如此多的密探,令纯朴善良的天津人民感到无所适从,城内多一个两个,甚至几十个生面孔都好说,可一下忽然涌进几百上千张生面孔,仿佛天津城忽然变成了一个有缝的臭鸡蛋,几百上千只苍蝇忽啦一下全围上来了,叮蛋就叮蛋吧,偏偏还乔扮成行商,贩夫,郎中等各式各样的形象,每天若无其事像模像样在街头热情招揽生意,委实有鄙视阖城百姓智商的嫌疑。……………………天津锦衣卫官衙内。秦堪阴沉着脸,瞪着面前尴尬讪笑的李二。

“好,干得很好,天津城短短数日多了五百多个行商,三百多个郎中,二百多个算卦的……全城百姓两千户,平均每四户家庭可配享一个行商的专门服务,每七户家庭配一位大夫,每十户家庭配一个算卦的,以后百姓们早上起床溜达,出门就先来一卦问问吉凶,再走两步就有大夫抓他们的手把一脉,接着一群商人忽啦一声围上来喊他们‘亲’求好评……这帮家伙是从天津城发现了商机还是挖出了宝藏?”李二干笑道:“侯……侯爷恕罪,这事儿真不能怪属下。

京师的锦衣卫只调来了四百多人,这些人散到天津市井之中连痕迹都留不下,过分的是东厂,招呼也不打,猛然从京师派了上千人过来,侯爷年前不是跟东厂戴公公有过计议,说天津白莲教一案,厂卫通力合作么?戴公公或许是想在侯爷面前邀个好儿,没想到戏演过了……”秦堪揉了揉发酸的脸,苦笑数声。厂卫争斗百余年。百余年里职权重叠。权责难分,锦衣卫能管的,东厂也能管,这次查缉天津白莲教。对掐了百余年的厂卫第一次携手合作。实是破天荒。第一次合作。

人员调度和配合默契上难免不顺,比如派密探这事,戴义倒不是想争功。确实太急于在秦堪面前表现一番了,邀媚献功的背后自然还是利益所趋。年前走锦衣卫的帐面上借给御马监张永五十万两银子用于发饷,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传出去后,日子过得不怎么顺心的穷困户动了心思。秦堪来天津后戴义派人送过几封信,信里语气谄媚之极,嘘寒问暖关怀倍至之后便大倒苦水,说刘瑾在司礼监处处针对,东厂也频频被西厂压制,半年内东厂的进项少了一半,言下之意就一句话,厂长发不出工资了。

要说秦堪如今在宫里的利益同盟,走得最近的还只有张永和戴义两位,秦堪厚此自然不能薄彼,本打算回京之后也给戴义划一笔银子过去,让苦命的戴公公收了银子后继续挨几天刘瑾的唾沫星子,没想到戴公公太沉不住气,见秦堪久久不表态,于是三省吾身,痛定思痛之后,估摸着秦侯爷为人务实,不喜嘴货,干脆弄出点成绩给秦侯爷瞧瞧,将来张嘴要钱的时候底气也足一些。所以急公好义的戴公公脑子一热,干出给天津同时增派上千名东厂密探的荒诞事儿。

一脑门的事情没解决,戴义又跑出来给他添乱,秦堪觉得头很疼。李二小心道:“侯爷,东厂这回领头的是两位执事,而且都是太监,看样子是戴公公身边的亲近人,这会儿他们也发现自己做错事了,正跪在前院等侯爷责罚呢……”“城内留两百名东厂探子,其余的叫他们滚蛋,李二你出去好好敲打敲打那两个太监,这次查缉白莲教非同小可,刺得的消息若敢藏私,用不着跟戴义打招呼,本侯当场点他们的天灯。”李二阴笑着应了,接着脸色一凝,低声道:“侯爷,打乱三卫编制一事已开始进行了,三卫有些动荡,锦衣校尉坐探报上来的消息,三卫各千户百户等将领也颇为不满,碍于朝廷的威慑和侯爷的凶名……咳,属下失言,是侯爷的威名,各级将领空有牢骚,却不敢公然对抗。

”秦堪点点头:“可以理解,毕竟触动了他们的利益,不过三卫稳定大于一切,再说白莲教渗进三卫,三位指挥使或许是清白的,但下面的百户千户有没有跟白莲教勾结在一起就不清楚了,编制不打乱,三卫必反无疑,将领们再有牢骚,本侯的决定不可更改。”“侯爷,将领们虽然不敢公然对抗,可三卫军营以及天津城市井之中已是谣言满天飞了……”“谣言怎么说?”“谣言说侯爷为了将天津白莲教斩草除根,不仅上奏朝廷裁撤天津城,而且还打算将三卫一万四千余军士全部处死,对朝廷奏称白莲造反,侯爷平叛斩首万余,说侯爷欲提这一万多颗人头向朝廷邀功晋爵……”秦堪一楞,接着心头怒气顿生:“我有那么坏吗?天津城所处渤海之滨,既是天然海港,又是京师屏障,位置何其重要,我怎么可能裁撤它?处死三卫一万多人更是荒谬,且不说三卫将领皆是朝廷所封,光是京师朝堂便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我若如此妄为,回京之后将是怎生下场?”李二干笑道:“侯爷,谣言自来都是荒谬可笑,然而百姓非智者,以讹传讹之下,再荒谬的谣言听在百姓耳里都是极其可信的,众口铄金,三人成虎,古今成大事者,多以谎言愚弄百姓,助其声势……”“说起助长声势。

城中谣言除了骂我之外,白莲教的形象想必更光辉了吧?”秦堪冷笑问道。“侯爷所料正是,谣言还说,白莲教虽不为朝廷所容,但这些年在天津惠及百姓,赈济粮米,锄强扶弱,他们为百姓做的桩桩件件,大家有目共睹……还有很多大逆不道的话,属下可不敢说了。侯爷。这些谣言在军中和城中流传已数日,正值侯爷打乱三卫编制之时,天津的军心和人心已有不稳的迹象了……”“这大概是白莲教为起事而做的最后一搏了……”秦堪轻轻一叹,随即脸上浮起一抹邪笑:“李二。

你去给本侯做一件事。破了这些谣言。”“什么事?”“当然是一件很善良的事。”*****立春后的第一场春雨缠绵如丝。阴沉沉的天空下,五六个形容狼狈的旅人在雨中泥泞的道路上步履蹒跚,跌撞不成行。为首一人却是女子。她面目白皙,眉眼倾城,眸光流转却透着一股子清冷和木然,正是中了西厂埋伏后艰难逃生的唐子禾。那一次埋伏令唐子禾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同行的白莲教老弟兄大半死于西厂番子冷箭之下,幸好当时唐子禾等人处于官道之旁,树林冷箭放了两轮,葛老五便果断护着唐子禾冲上官道,后面老弟兄拼死护卫,众人一路死一路冲,由于天津城外到处布满了锦衣卫,西厂也不敢做得太露痕迹而招惹秦堪,对西厂来说,秦堪是个无比邪恶的存在,一个敢杀几千东厂番子的人,一定不介意再杀几个西厂番子的。

于是待到唐子禾等人冲上官道,西厂番子追了一阵便不敢再追,悄悄隐藏形迹退了,唐子禾等人才逃得性命。如丝细雨中,五六个人高一脚低一脚踩着乡间泥泞不堪的土路,跌跌撞撞地前行,众人一路沉默,心情比阴沉的天气更低迷。身后扑通一声,终于有人摔倒,接着传来低低的呻吟和葛老五的悲呼:“石头!你撑着点儿!唐姑娘手里没药了,前面十里有个市集,咱们去那里给你找药治伤,石头!”名叫石头的年轻汉子苍白着脸,虚弱一笑,接着剧烈咳嗽几声,胸前裹着的白布瞬间渗出殷红的鲜血。

“唐姑娘……对不起,下面的路,我不能陪你们走了,唐姑娘,你……已不是红阳女了,咱们也不是白莲教了,可是……最后我还是想问问你,咱们……每天拜的无生老母,真有这位神仙吗?我是不是……马上能见到她了?”唐子禾跪在他面前,垂首泪如雨下,却死死咬着唇,此时此刻,教她如何再说一个欺骗他的字眼?石头脸上忽然泛起一阵红潮,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用力握紧了唐子禾的手:“唐姑娘,弥勒真已临世了吗?红阳之期,最后光明终究会压倒邪祟的,对吗?”葛老五放声大哭道:“去他娘的弥勒!去他娘的红阳!傻石头,咱们这群人都知道白莲教是个什么东西!就你最傻,真拿这狗屁无生老母当回事!”石头虚弱一笑:“五叔,我再拿它当回事,当唐姑娘反出白莲时,我有否犹豫过片刻?情分……比啥都重要啊。

五叔,我这心里,空落落,就想找个东西来信一信,无生老母也好,弥勒佛也好,有它们在,心被填得满满的,活着都有劲头儿了……”“石头,百姓不懂这个,眼巴巴去相信,咱们干的就是蛊惑人心的事儿,难道你也不懂吗?”石头似乎很累了,缓缓闭上眼,喘息着道:“五叔,白莲教这么对咱们,可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却不怪他们,真的,不管那次埋伏是不是白莲教的弟兄干的,我都不恨,红阳之期,天地黑暗,一切手段都是为了抗争邪祟,都是应当应分的……”说着石头的语声越来越弱,却带着一丝如梦似幻般的笑容:“五叔……我觉得无生老母一定存在的,你们想想咱们的教义,多么真善美,多么纯净,比地上的雪还干净,真空家乡一定是最美的地方,我……我好像看到无生老母了,她……她来接我了……”言毕,石头身子一歪,气绝。

众人跪地大哭,唐子禾眼眶通红,眼泪不停地滑落腮边,却死死咬着唇,不肯哭出声。葛老五满身伤痕,捶地哭了半晌,猛然抬起头盯着唐子禾:“唐姑娘,石头一辈子活了个稀里糊涂,你呢?你不会也和他一样,以为上次设下埋伏的是白莲教的马四吧?”*****ps:好吧,昨天算请假一天,睡到快吃晚饭才起床,很舒服,神清气爽。。。没事求个。。。┏━━━━━━━━━━━━━━━━━━━━━━━━━┓┃21中文网┃┃┃┃WWW.21ZW.NET┃┃┃┗━━━━━━━━━━━━━━━━━━━━━━━━━┛。

小说索引:明朝伪君子全文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本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