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历史小说 >> 明朝伪君子 >> 第二十八章 移祸江东

县衙典史小说城掌管缉捕牢狱司法的属官无品无级相当于县公安局长兼监狱狱长。而秦堪这个师爷顶多只能算县委办公室主任兼秘书。秦堪惊疑不定心不在焉的与莫典史寒暄几句后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一场虚惊。上回开水烫了莫典史事隔多日唯一在场的目击证人某杂役自然认识了秦堪这位新任师爷本着有一说一的古代人高尚道德杂役应该大义凛然的站出来指认秦堪为无辜被烫的莫典史伸张正义。可惜杂役只是杂役他没有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勇气。秦堪两天解决曹主簿的传言在县衙里越传越盛而秦堪的名声也在县衙一众不明真相的长随杂役们心中愈发高大威武人见人怕鬼见鬼愁虽然被孤立但却一副独孤求败的傲然姿态一县主簿都可以轻易拉下马那些长随杂役们自然不敢轻捋虎须是以某杂役咬死了牙关昧着良心说是面生的年轻人不敢一丝一毫跟秦堪扯上关系。

秦堪虽然不知自己如今在衙门里的银威强盛到怎样地步但他是聪明人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事情大概不由心情大定。莫典史完全不知眼前这人便是烫得自己满脸水泡的罪魁祸首神情却颇为亲热亲热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恭维。幕僚师爷是县尊大人的心腹莫典史如果想在县衙里混得风生水起这位秦师爷一定要交好的。秦堪在县衙被孤立更需要莫典史递来的橄榄枝于是二人一拍即合聊了几句便引彼此为生平知己。说起往事莫典史不胜唏嘘忿然:不知哪里来的杂碎趁我落单悍然下此毒手师爷您看看看看我这满脸的水泡说着愤怒地狠狠一捶咬牙切齿:此事不可善罢我一定要追查下去!秦堪急了可不能追查呀莫大人受苦了秦堪温言相劝:同衙为吏在下对莫大人的遭遇感同身受谴责一下也就是了至于追查还是免了吧莫修年皱眉:师爷此言何意?秦堪随即换上一副消息灵通人士的嘴脸神秘兮兮道:莫大人可知其实那位杂役不敢说实话那天泼您开水的并非男子莫修年愕然:不是男人是什么?秦堪叹气:不是男人当然是女人了。

莫大人想想县衙内的女人有几个?莫修年楞了半晌突然被狗咬了似的跳了起来:杜咳县尊大人千金?我可什么都没说哦秦堪又恢复了云淡风轻。嗯扔个黑锅给那小八婆也好就当是二百两银子的利息了。莫修年脸色阴晴不定县尊千金为何暗算他这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哑巴亏必须吞下去。良久莫修年长长一叹拱手道:多谢师爷赐教莫某差点犯了大错难怪那杂役一口咬死说是陌生男子唉此事罢了再莫提起师爷高义莫某铭记于心日后容当图报。秦堪笑得很甜。真好解决了一个麻烦又交到了一个朋友皆大欢喜。

当然也有不欢喜的当天晚上那位目击证人某杂役被莫典史大人痛揍了一顿打完就走不给解释没有原因。还有一个不欢喜的。杜嫣连打了两天的喷嚏而且手脚莫名酸疼不已。秦堪怀疑莫典史在家里画圈圈诅咒她查无实据只好笑而不语。*******************唐寅唐大才子继《伯虎诗集》以后再一次风靡江南。这次唐大才子不作诗了改写小说其章回连载小说《西游记》由研磨坊荣誉出版上市当天卖出五千余册其书题材新颖文笔绝妙其中许多诗词佳句更是朗朗上口江南的书生士子们只看了几个章回便被深深的吸引一头扎在里面出不来于是士子们强烈要求唐大才子快快更新不许吊人胃口此非君子所为云云这一年的春天整个江南为一只姓孙的猴子牵肠挂肚。

研磨坊黄掌柜笑得合不拢嘴笑得更合不拢嘴的自然便是低调默默数银子的秦堪。新书大卖第二天黄掌柜便差人送来了五百多两银子还不算以后陆陆续续加印后的分成。明朝的出版业还是很有前途的。杜嫣看着秦堪数银子的嘴脸便恨不得挥拳而上。钻进钱眼里了!杜嫣气道:为什么你对银子有如此执着的爱好?为了它你好像什么都愿意干不要把我说得那么没节操秦堪郑重警告道:我还是有道德底线的。比如呢?杜嫣很不信任的挑眉。比如你爹的山阴县官库我就一直没好意思下手。

杜嫣大怒:你倒是敢下手试试查出来剁了你的爪子!秦堪淡然一笑。若真想朝官库下手只消在帐上改动几笔放眼整个大明任何人都没本事查出其中猫腻穿越者的智慧不是古代人能挑战的。所以说秦堪手下留情其出发点真的是大仁大义君子之风。杜知县若知道真相实在应该抱着他的嚎啕大哭感谢他的高风亮节见财不起意才是不想理会这个肤浅的小八婆秦堪坐在桌边喜气洋洋的数银子。加上诗集所得的三百多两如今自己已有八百多两的积蓄了虽然算不得富豪可也超脱于中产阶级之上。

秦堪思忖着是不是可以买大房子了?山阴的房价有点高秦堪打听过大约四百多两能在城中买一套两进的旧宅子想要那种四进五进的豪奢大宅八百多两似乎有点不够不过可以考虑先买两个美丽的小丫鬟穿越过来近两个月了不管怎么说也该做一点正人君子和流氓都喜欢做的事情秦堪脸上露出了色色的笑容笑得一旁的杜嫣浑身直发毛。忽然皱起眉秦堪抽了抽鼻子:好重的血腥味杜嫣楞了一下接着大惊失色:这你也闻得出?当然闻得出。你杜嫣的俏脸像染了血的抹布似的刷地一下血红血红了。

你真是属狗鼻子的人家人家今天才第二天你居然话没说完杜嫣掩面大羞而逃。这小八婆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秦堪低头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盆盆里装着两只流着鲜血的母鸡。今晚做两只叫化鸡犒劳一下唐大才子秦堪表情喜滋滋的心情很不错。正打算找些黄酒和盐巴把两只母鸡腌一下秦堪的动作忽然凝固了。这八婆刚才说什么?何谓‘今天才第二天’?***************PS:票。

小说索引:明朝伪君子全文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全本免费阅读,明朝伪君子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