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612 无事不登三宝殿

在为自己倒上一杯酒,端着杯子在吧台边的白色皮沙发上坐下后,缓过气来的刘老爷子,发泄似的再次没好气儿的喊道:“张劲小子,还愣在那儿干啥?咱们上来可不是八卦的,是听你弹钢琴的。赶紧的,去那边坐下,该干嘛干嘛去!”张劲笑谑的瞟了一眼坐在几米外处,故作无谓的刘老爷子,鄙视的撇了撇嘴。倒也没有继续就‘流氓被逆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只是再对何妈妈、何爸爸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过去坐后,就推着清浅一起,来到了钢琴边。 先是把何清浅的轮椅在琴凳边固定好,然后张劲这才调节了一下琴凳的高低、位置,自己也在钢琴前坐好。

钢琴演奏大师——张劲,在水晶音乐厅的第n场个人演奏会,正式开始!因为被何爸爸与何妈妈之前的表态所感染,坐在钢琴前的张劲,心中已经完全被欢快所充满。于是,张劲这次演奏会,无论是风格还是曲目同之前有了巨大的变化。第一曲,仍然是一成不变的《爱之梦》,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曲《爱之梦》在那海般深情的旋律中,多了一股味道。 如果说,之前的《爱之梦》演绎的是缠绵悱恻,直到天涯尽头无绝期的爱恋。那么今天的《爱之梦》就多了一份喜悦,就像刚刚求婚成功的男子,在为羞涩的女子带上戒指的那一刻,快要炸开的喜悦和无尽的爱恋这两种极致的感情,纠缠着同时喷薄而出。

这种独特的幸福味道,让何清浅看向张劲的眼神中,快要滴水般柔和、深沉。也让何爸爸、何妈妈重新拾起那分离复合的喜悦。重新拾起几十年来越发深沉的感情。两位老夫老妻,脸上同样挂着幸福的微笑,四只眼睛牢牢的锁在一起,其中无法斩断的情感交流传递着,缠缠绵绵无法分割。 再次找到了两人在北大荒热恋时的热情。而刘老爷子同样满脸笑意,仿佛又回到自己多年前,酒醉清醒后,搂着一具青春弹滑娇躯时的那一刻。……当第一曲代表着张劲与何清浅过去爱情的《爱之梦》在几分钟后结束时,紧接下来的曲目大为变动。

更加明快、更加欢乐的节奏接连奏响,整个音乐厅被无数更加清晰欢乐的音符所充满!那是一段段最纯粹的欢乐,一段段最单纯的幸福。加沃特舞曲、少女的祈祷、小狗圆舞曲、快乐的农夫、卡农、克罗地亚狂想曲、托卡塔曲……似乎心中喜悦快要炸裂胸膛,使得张劲不宣泄、不疯魔就不痛快一样,张劲弹奏的情绪越来越疯狂。 十指舞动的越来越快,那欢快的节奏也越来越激烈。当张劲演奏到第四首曲子——小狗圆舞曲的时候,一双手的十指已经化为一片残影,仿佛同一时间有几十上百只手指在琴键上跳跃一般,让观者目眩神迷。

随着张劲倾情的演奏,那无尽欢乐的乐声如潺潺不绝的山泉一般,奔流而出。飞快的溢满了整个水晶演奏厅。让演奏者、让听众,沉浸其中不可自拔。仿佛都快要被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欢乐所淹没。长达两个小时的欢乐琴音,从奏响开始就没有一刻停歇,让大家心中感染的喜悦没有一刻空隙。 让心中的快乐仿佛没有极限一般,从快乐,变得更快乐、更快乐、更快乐……当两个小时的演奏会在不知不觉中走到终点,缭绕在琴房中的欢乐乐声渐渐变得袅袅。琴房中的众人。

无论是张劲这个弹奏者,还是何清浅、何爸爸、何妈妈、刘老爷子。这些听众。一时间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有脸上挂着的笑容久久不曾散去。当众人从对欢乐的沉迷中清醒过来后,张劲想当然的得到一阵热烈掌声与激情的盛赞。那时候,大家的心中仍然被欢乐的情绪塞得满满的,脸上仍然洋溢着欢乐的笑容,难以收敛,也无法收敛!当张劲,在何爸爸的赞颂下,同大家一起离开钢琴房的时候,大家的心中仍然被欢乐占据的满满的。 脚步也因为心情而变得欢快、轻盈,仿佛随时都能摆脱重力飘忽起来一般。

那种极致的欢乐,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渐渐微弱,但是却没有让人从激情中骤然衰退的那种疲惫感,也没有让人有种曲终人散的萧瑟。反而,那种欢乐,渐渐的从巅峰的剧烈转为柔和的绵长,让大家即使在几个小时后的晚饭时,仍然脸上带着笑,心中暖融融的。张劲这个欢乐的缔造者同样如此,心中始终被一种和乐的情绪占据着。晚饭后,当何家三口、张劲,以及还没有回家的刘老爷子,坐在一楼小厅中,看着电视、喝着茶水、摆着龙门阵的时候,张劲那仍然和乐的心情,却被一个电话所打扰。

从金子嘴里接过这个懒货刚刚从自己卧室取来的手机后,一边伸手把这个喜欢赖在自己身上的肥球在怀里找个舒服的姿势抱好,一边随意的看向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当看清屏幕上来电显示的位置赫然是‘菲菲爸爸’的时候,张劲眉头不由的皱了一下。说实话,虽然张劲和这位蓝副市长打过几次交道,但是交往实在不多。而且每次都有老四卫风以及蓝菲菲在侧相陪,还真就没有私下里交道过。所以,张劲对这位蓝市长会这时候,不通过老四直接给自己电话,颇有些诧异。

也感觉到,这个蓝市长恐怕有什么事想跟自己谈。于是,原本懒洋洋、毫无形象的躺靠在沙发上的张劲只好站了起来,踱步离开人声喧喧的小厅,一直走到门口处才接通了电话:“蓝叔叔,是我,有事么?”听到张劲的声音后,电话那头的蓝副市长爽朗的笑了一声后,寒暄了起来:“小张啊,好久不联系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其实不用问我也知道,你住在坐山往海的海窝子村,喝着美酒、吃着佳肴,衣食无忧的肯定天天开心的不得了。羡慕啊……你有福气,不像我就是个劳碌命,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儿……”听到话筒中,蓝副市长喋喋不休的寒暄着,张劲的眉头有些皱了起来。

他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和蓝市长没有什么深交,所以这位位高权重事多人忙的蓝大市长,大晚上的给自己打电话绝对不正常。而且,电话普一接通,就这么一通长篇累牍的自来熟的寒暄,显而易见的想要同自己拉近关系,这其中就更是透出几分诡异。张劲硬着头皮听这位蓝大市长滔滔不绝了好一会,终于耐不住性子了。借着一次蓝大市长喘息的空当,张劲连忙插话进去:“蓝叔叔,您贵人事忙,还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想必是有事要说吧?您也知道,我到这海窝子村窝了快一年了,每天打交道的都是写不太会说话的淳朴村民,跟社会上已经有点脱节。

现在还真就不太习惯台面上的这些寒暄、拉家常。所以,蓝叔叔您有事儿的话尽管说。咱就算不看您蓝叔叔的大市长身份,就凭您是我们老四卫风的领导,就凭您是菲菲爸爸的面子上。您但有所需,我也一定会尽量去做!”张劲直白的话,让那边早已经习惯了官场上说话‘九虚一实’,不对,应该说是‘百虚一实’或者‘千虚一实’的蓝大市长忍不住愣了一下。但蓝大市长到底是官场上的精英人物,张劲这不按牌理出牌的突然一句话虽然让他原本滔滔不绝的话路有些不畅,但他凭着多年为官的功底,还是很快找回了自己的节奏。

蓝大市长做官能在这个年龄爬到这个位子,虽说有自己家老爷子的余荫,但是本身功力同样不可小觑。每天张王赵楚的和各色人物交道,早就让蓝大市长掌握了无数种处事风格,掌握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更是懂得了,与农工谈西游,与草莽谈水浒、与富豪谈红楼、与同僚谈三国,这种投其所好的路数。所以,在张劲话音刚落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蓝大市长原本虚虚的口气就从善如流的一转,转为一种更加亲切、豪爽,仿佛自家人般的口气:“哈哈,既然小张你这么说了,那么蓝叔叔也就不跟你整这些虚的,有话直说!这么说吧,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打电话给你,也是有事情想要问一问!”一句把自己端到长辈位置上的开篇语后,蓝叔叔继续用‘亲切’的口气问道:“小张,这两天南苑街区派出所小黄被调查的事儿,你知不知道?”一听何爸爸说到‘南苑街区派出所’,说到‘黄’,张劲眼中顿时浮现起一个留着一头‘地方支援中央’的帅气地中海发型,有着一副如六甲孕妇般‘可爱’肚腩的形象。

正是几天前,张劲在监控录像上看到的,为殴打了何爸爸的那位大少擦屁股的黄大所长。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