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603 我们见过?

有道德洁癖的何爸爸虽然因为张劲如今的离职,对张劲曾经吃回扣、吸病人血的那份过去的工作已经释然,认为张劲既然已经如自己名字一样,‘过而改之’,那么也就不需要追究什么?但是想到那间玻璃屋是张劲用这种钱建起来的,想到张劲拿着那些‘脏钱’大肆挥霍,何爸爸的心里又有了点不自在。‘难道小张当初在医院捞了这么多钱?几千万?那是多少家庭的血汗钱啊?简直就是作孽!’看到自己家老头儿有些别扭的黑青脸色和蹙到一起的眉尖,心有灵犀的何妈妈一下子就猜出了何爸爸心中所想。

笑着嗔道:“你又想哪儿去了?当初小劲在医院连领导都不是,就算是有点灰色收入,才干了那么几年又能有多点儿?除非后来他能爬上去,做医院的高层,不然如果就在那个岗位上,恐怕就算是在干几十年、干到老,也赚不够这些钱!”看到何爸爸因为自己的话,而将目光投诸到自己的脸上,眼神中有着探究的意思。何妈妈抿了抿嘴,继续道:“要说小劲怎么赚的钱,我还真知道!还记得刚才在前院靠墙角的地方,有一个很精致的小竹棚子么?那里面的地上有一个地门,门里是一个很大的地窖,是小劲酿酒的地方。

我跟你说,小劲酿的酒可抢手了,绝对是供不应求。每隔几天,就有车专门到村子里,就为了来买小劲酿的酒。全是有钱、有身份的人,见到小劲的时候也一点不摆谱,甚至毕恭毕敬的,就为了小劲肯多卖他们点。听说,就连军队里的和省府退休老干部都有份!那些叫温香、软玉、佳人啥的,米酒、果酒、黄酒,一小坛至少要卖上三千块!那些叫刺客、国士、名将、良相啥的白酒。更是一小坛卖到五千块!这几种酒。小劲一天能,不用太忙活就能酿个二三十坛。 你算算,这就多少钱?那建琴房花的几千万,小劲光是卖酒,几个月就能赚的回来。

相比于他酿酒卖的钱,之前他在医院工作时赚的那些算得了什么?你看不惯人家拿那种钱乱花,人家小劲还嫌少看不上呢!”何妈妈的解释让何爸爸顿时释然。那名为‘良相’的美酒,之前张劲每次回深市探望自己的时候,都会送一些。确实是何爸爸多年以来,品尝过的味道最好的美酒!对于,‘良相’美酒,喝过陈酿国酒、几十年窖藏五粮的何爸爸打心眼儿里认同。 而且。何爸爸还认为,那么一坛子酒卖个三五千块,绝对不黑心!要知道,连那照比‘良相’差得多的国酒都一小瓶卖个上千块。

如果以这个作对比,按好坏加减的话,张劲那一坛五斤装的‘良相’,就算卖上三五万也是物有所值!何妈妈嘴里所说的,十五斤装的黄酒、米酒、果酒。虽然何爸爸没有尝过。但是凭张劲酿出‘良相’的酿酒水平,如果能够保证水准的话。估计三千块也是便宜到近乎糟蹋的价钱!同酒的品质相比,这三千块、五千块钱,几乎相当于白送,意思一下的价格!这么说来,张劲卖酒赚钱,不但算不得黑心,而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良心大大的好’,称得上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简直都能与古时饥荒年代,施粥的大善人相比了!见到何爸爸的脸色缓和,何妈妈就像拆了一颗定时炸弹般,暗暗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为那座水晶演奏厅摘掉‘黑钱挥霍’帽子的何爸爸,就对何妈妈描述的那可以四维变化,可以欣赏美景,完美的仿佛魔幻般的玻璃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淑蓉,休息好了么?休息好了的话,就带我去看看,我也瞧瞧这演奏厅到底有多漂亮!”何爸爸急切的心情却换来何妈妈遗憾的摇头:“过之,恐怕现在不行!那个练琴房可是架在顶楼,而小劲又已经带着清浅出去转了,又没有电梯,我自己可弄不动你!还是等下午,吃过午饭后,让小劲带你去看看,你也顺便听听小劲弹琴。

你是不知道,小劲弹琴可好了。那钢琴水平连咱家女儿都比不了,每次听的时候,我都入迷!等小劲弹完后,就跟做了一场美梦似的!而且小劲不但会弹钢琴,还会弹古琴,而且我觉着比钢琴弹的还要好。小劲弹古琴的时候,不但听的人都能迷进去,就是这山里所有的鸟都会跑到小劲的这个院子里,而且那些鸟还能根据小劲弹琴的曲调应和配合,那场景……啧啧……简直比做梦还惊人!”想到张劲在院子里弹奏古琴时那美轮美奂的清幽琴音,想起张劲用古琴弹奏‘百鸟朝凤’时的盛况,何妈妈虽然听过、见过不止一次,却还是不由的然神往。

“哦?”何妈妈这番夸张的话一出口,这下子何爸爸兴致更高了。张劲的钢琴弹的怎么样,何爸爸没有亲耳听到,无从置喙。而且,也不是精通此道,就算评说,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但是,古琴可就不同了!作为孔夫子所说的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之一的乐,身为当代儒门大师的何爸爸虽然并不精通,但是凭着国学造诣,还是很有指点的资格的。古琴作为华夏乐器之王,就如钢琴在西洋乐器中的地位一样!所以,何爸爸即使不擅操琴,对古琴远悦耳的琴声也是大为喜爱。

对传说中,能以琴音招徕百鸟的神话琴技,更是大为憧憬!但是,何爸爸对何妈妈所说的话却半信半疑,不敢尽信!于是,何爸爸在沉吟了一番后,斟酌着说:“现在的年轻人崇洋媚外的厉害,能弹两手钢琴的人不少。但是能把咱华夏古乐,无论古琴、古筝、笙、胡、琵琶,能玩儿的顺的可真是不多!简直凤毛麟角!你说小张能弹两下古琴,能把古琴弹成调,这我信!但也已经大出预料。但是你说,小张不但古琴能让人入迷,甚至能够如传说般招徕百鸟,而且还能让这些鸟儿与小劲的琴音应和,这我可就不信了!现在全国的那些从小学琴,琴乐传家,已经浸淫此道几十年的古乐大师,都没有一个有这种功力的。

小劲年轻轻的,也没听说有名师指点,而且也不是家传技艺,会到这种地步,我还真不敢信!”对于何爸爸的不相信,何妈妈到也不着恼,反而有些古怪的笑了笑,一脸神秘的说:“你现在不信没关系。是真是假,等你听过了,就知道了!”何妈妈似乎很憧憬,何爸爸听到琴音后出神、发呆、震惊的样子。‘那一定很好玩,那样子一定很可爱,很有意思!’何妈妈有些调皮的这样想着。就当何妈妈想象到时候何爸爸好玩儿的样子时,另一件好玩儿的事儿就要发生。

…………“小劲、何家丫头、何家弟妹……你们在哪儿了?怎么没人在家么?”当何爸爸和何妈妈这一对儿,正在温泉旁竹庐中聊天的时候,一个很没规矩,很放肆的声音在后院响起。而且随着声音越来越近,听起来也越来越响。“别喊了,小劲带着清浅出去转了。我们在竹庐这儿了!”随着何妈妈扬声招呼不久,一个穿着一身半旧的汗衫布裤的老头儿从朝着后院方向的竹庐门处钻了进来,正是刘老爷子。这老头儿从竹庐门探身进来,看清躺在轮床上的何爸爸,以及坐在轮床边的何妈妈后,脸上浮起一个促狭的笑容。

“原来你们在这儿纳凉啊?呦,这不是湘都的何教授,何过之大师么?怎么有空从那么大老远的到深市来?”何爸爸和刘老爷子这俩曾经的冤家对头,当年因为刘老爷子‘糟糠之妻下堂’的事情,曾经展开长达半年之久,回合数高达数十的隔空骂战!虽然这俩人当时通过各个渠道,斗得厉害,但其实并没有见过面,只是互相看过照片。再加上何大师榴莲般的性子,招惹的仇家着实不少,与之有过骂战的对头同样十指难数。所以,这些年过去,何爸爸早已经记不得刘老爷子的模样,甚至有可能已经干脆彻底忘了有这么一个人!而刘老爷子,虽然还记得那段时间自己的胜利,但是因为何爸爸这些年,尤其是近一年来变化实在太大,如果不是昨天已经通过电话得知张劲已经把何清浅的爸爸接回家里的话,恐怕刘老爷子在乍一见面的时候也未必会认出,眼前这个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老几岁的老头儿,竟是比自己小了十几岁的何爸爸!因此,躺在轮床上的何爸爸,如今见到一个一身农夫打扮,有些气质的老头儿很自来熟的探过头来跟自己打招呼,而且话中含沙射影的似乎还有点调侃、针对的意思。

何爸爸有些懵愣,莫名其妙的问:“这位老先生,请问您是……难道在哪里我们见过?”。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