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554 名相

小说城难,张劲在所不惜。所谓的人品,所谓的脸皮,所谓的节操,在这个大前提下,一文不值。所以,灌醉何爸爸,是张劲早有预谋。然而,张劲没想到的是,一杯过后,何爸爸竟然失态至此。于是,张劲也只能暂时收起自己早就拟好的腹案,安慰道:“何叔叔,您可别这么说,您这是醉了!”“醉了?”何爸爸被泪雾半遮着的老眼斜睨了张劲一眼后,摇了摇头:“虽然我何过之的酒量不算好,但是区区一杯酒还不至于让我醉了。别说你这酒并不烈,就算是最烈的‘酒料”也不至于半两不到的分量,就让我醉倒!”说着,何爸爸继续之前的话茬,口气中有些萧瑟的唏嘘道:“小张啊,我这不是醉了,是醒了!浑浑噩噩几十年,在这一杯酒后,终于醒了!我真不知道,我这些年到底干了什么?过之?过而改之?越改越错!”张劲无奈的摇头,说:“何叔叔,虽然你觉着头脑清醒,虽然您的话仍然没有跑音,但是您真的醉了。

我跟你说,我这酒跟外面别的酒可不一样。虽然您只喝了一小杯,虽然我这酒按度数算起来不高,喝下去也丝毫不觉着烈,但是却绝对比最烈的就更加醉人!”“哦……”张劲话刚出口,何爸爸就拉长声的沉吟了一下,接着说:“我不信!”“何叔叔,您别不信,我这酒取名叫做‘良相’……”见到暂时无法将话头转到正题上,张劲干脆将这坛中的酒为何爸爸讲解开来,用扯偏话头来努力的让何爸爸的情绪稳定下来。这坛中的酒水,正是张劲初等酒窖酿制的第一批酒中,最后一种出窖的美酒。

诸如温香、软玉、刺客、名将、国士这些美酒,不过区区三五个月就已经出窖,而这‘良相’却足足用了近十个月的时间,才终于酒成出窖。可见,‘良相’与其他几种初等酒相比酿造难度高出一筹。同出自一位酿酒宗师之手,这‘良相’论起品质来,也显见比其他酒水更胜一筹。要说这酒名‘良相’的由来,倒也颇有一番华夏文化的意境在其中。正如古人所讲,‘擅战者,无赫赫之功;擅政者,无铮铮直名;’那些入口如火的烈酒,就如古之‘直臣”虽然凭着铮铮直名流芳千古,但对社稷的帮助却因为阻力巨大,或是固执己错,而小了许多。

就如那入口即知的烈酒,虽然醉人,但是量浅的人,往往因为它毫不掩饰的酗烈,而浅尝辄止。如果不想醉,往往能逃开醉酒的境地。而张劲的这‘良相’美酒,则如古之擅政者,就如那些古之‘良相’一般,不需直言犯上。只需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一般,醉人于不知不觉,醉人于心甘情愿的愉悦之中。与那些屡犯龙颜的直臣相比,良臣显然更胜一筹!就如魏征、寇准、包拯般的直臣,以直言抗辩名传史册。虽然这些直臣以倔强不阿,在遇到明君时得到重视,直谏得到采纳。

但是他们的态度也往往触怒了君主,即使是明君在上,也使得他们的建议得到采纳的难度非同小可。而其本身,甚至往往不得善终!如果遇到昏君,就如比干遇到商纣,最终结果更只能是‘剖肝沥胆”自撞廷柱而亡。而良相则不然,良相往往进可辅佐社稷,助明君开创一代盛世。当事不可为的时候,退也可以明哲保身。良相者,就如唐初的房玄龄、杜如晦,就如汉初的萧何、宋时的王旦。这些人虽然不如直臣一般对政见直言不讳,不惧忤逆。甚至有些良臣名声不彰。

但是,他们的政见却能通过一个十分婉转和缓的方法阐述出来,让上位者听到如沐春风,得到如获珍宝,得到上位者心甘情愿的主动采纳,施行起来更是因为上下一心,皆不抵触的缘故,而不遗余力,内耗极小,最终效果完美。所以,才有那些诸如贞观之治、文景之治之类,一个个在史册璀璨的盛世。虽然说这些直臣同样各个功在社稷。但是真要说道社稷辅佐,这些良相的功劳,更是远远大过直臣。所以,魏征、寇准、范仲淹、包拯,他们也只能被称为‘直臣’、‘名臣’、‘名相”但是却不足以称为‘良臣’、‘良相’。

而张劲的‘良相’美酒,就是能让人不知不觉的喝下,心甘情愿的醉去,如同良相一般。…………张劲有些‘王婆卖瓜’似的为自己的‘良相’美酒做了一番解说后,这才重新把话题转了回来:“何叔叔,我这酒名为‘良相”其酒性也如‘良相’。品起来似乎不烈,但是却醉人于不知不觉中。”张劲对于‘良相’的一番见解,似乎让何爸爸颇有触动。所以,当张劲话完后,何爸爸并没有再次纠结于‘自己醉没醉’这个问题,而是痴了一般的呆愣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杯子,口中轻声自语:“这就是良相,良臣……多年来,我何过之自比古之良臣,自比魏征、范仲淹,自比戊戌六君子。

针砭时弊,孜孜苛求。到如今才知道,原来自己看的远远不够通透。……”何爸爸的自言自语的声音,从低回开始,越来越高亢。至后来言辞激烈处,更是慷慨铿锵,似哭似笑。原本坐着沉声低诉,也渐渐演变成为昂然而立的手舞足蹈。这时候,张劲才发现,自己的劝解似乎越劝越糟。因为自己关于‘良相’的一番见解,何爸爸不但没从自责自贬中醒来,反而愈演愈烈。甚至如今的何爸爸已经开始有些癫狂。不过张劲转念间又想到,也许何爸爸今天一醉,发泄出来到更好一些,如果继续憋闷下去,谁知道以后钻了牛角尖的何大师会不会成为一个精神病患呢!想到那种可能的结果,张劲干脆闭口不言,让何爸爸尽情发泄。

堵不如疏!在张劲默默旁观中,何爸爸手舞足蹈的癫狂激昂了许久后,终于如疲累公牛般喘着粗气重新坐了下来,将自己的杯子往张劲的眼前一递后说:“醉了也好,没醉也好!至少现在我觉着自己很轻松,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谢你的酒,再给我满上!”将张劲再次斟满的‘名相’一饮而尽后,何大师眼神越发迷离,忍不住轻吟:“你的‘良相’确实是绝世美酒,一杯饮尽前尘尽皆清晰,两杯饮尽烦恼烟消云散。魏武说的好啊,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又是一番长长的吟哦,当越来越低回的声音走到无声处。

何爸爸仿佛睡梦醒来一般,抹去眼角垂下的泪痕,擦去癫狂时口角淌下的口诞后,终于恢复了平常。见到何爸爸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张劲再次为何爸爸斟满了一杯酒后,终于将话题转移到今天张劲前来的主要目的上。“何叔叔,我想跟你谈谈我和清浅的事!”张劲话出口后,虽然恢复平常的何爸爸表现的就像没有听到张劲的话一般,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杯中酒。但是张劲知道,何爸爸正在等着自己的下文。于是张劲继续道:“我看过清浅的日记了。

我知道这些年清浅过的很苦,她心里也始终没能放下我。而且说实话,这些年我心里也没能放下她。所以,等清浅醒了之后,我会和她在一起。”“是啊,这几年苦了她了!如果不是我,她也不会几年如一日的愁眉深锁。现在我醉了,我也醒了。而且你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张劲了,所以如果你们想在一起的话就在一起吧!”应该是想到了女儿这些年的苦楚,瞑目而思的何爸爸表情有些哀意,嘴角有些抽搐。说出来的话,更是感慨深沉。见到何爸爸初步同意,张劲连忙乘胜追击。

竹筒子倒豆子般将自己真正想说的说了出来:“何叔叔,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我觉着还是应该告诉你。和清浅分手之后,我结婚了,又离婚了。我的前妻叫叶红。我不否认,我会和叶红交往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断了清浅的念想,让她能放下过去追逐自己的幸福。我也不否认,在结识叶红的时候,我并没有对她投诸真的感情。那时候我就是一个欺骗女人感情的混蛋。那时候我只是想用叶红来转移我对清浅的想念。但是,我和叶红结婚的时候,却与我的初衷不同。 我爱上她了,所以我才想她求婚。

就算如今已经离婚,我仍然爱她,就如爱清浅一样。而且我能肯定,叶红也爱我,就如清浅一样。所以,我会与清浅一起,但也不会放弃叶红!”说到这里,张劲终于住口。眼神有些紧张的看着仍然瞑目不语,去之前毫无变化,仍然轻啜杯酒的何爸爸,等待何爸爸的‘审判’。贴心的功能,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喜欢小说九项全能,十喜临门,就吧!。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