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039 顾家的蓝菲菲

小说城“叮咚……”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后不久,厚重的实木防盗门被轻轻打开。接着,一个有着威严气势的中年妇人的脸从打开的门扉处露了出来。当开门的中年妇人看到一脸笑容看着自己的少女时,脸带慈蔼的笑了:“死丫头,回家来还要麻烦妈妈来开门!又忘了带钥匙了?”“妈~,我这不是没有倒出手来么?连门铃都靠我这脑袋帮忙呢,快帮我接过去,重死了啦……”少女撒娇似的说。这时候中年妇人才注意到,原来自己女儿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尺半多高的黑陶坛子,看来分量似乎不轻。

把少女让进门后,中年妇人连忙伸手接过女儿怀里的坛子,伸手掂量了两下后,妇人好奇的对正在弯腰换鞋的女孩说:“菲菲,你不是和小风出去玩了么?到哪儿弄了这么个坛子回来?这里面装的是啥啊?”听名字就知道,这抱着黑坛子回来的少女正是刚刚从张劲家刮地皮回来,卫风的小女朋友蓝菲菲。而这个中年妇人,自然就是何曼丽,蓝菲菲那个贵为深市劳动局长的母亲了。听到自己的母亲提起自己带回来的黑陶坛子,蓝菲菲有些得意的说:“绝对是好东西,你猜猜!”…………蓝泽栋身为有着常委身份的副市长,在得到巨大权力的同时,也不得不失去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比如说假期。

当蓝泽栋再次把周日的假期在忙不完的工作上消耗殆尽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中。刚刚打开门,他的宝贝女儿蓝菲菲就像是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样迎了上来,一副笑语嫣然的表情说:“爸爸,你怎么才回来?星期天也不能歇一下啊!”这个女儿还是很知道心疼父母的。见到女儿,显然让身心俱疲的蓝泽栋很开心,这一点从他眼中快要满溢出来宠溺就能看得出来,但是他还是装作不满的样子哼唧了两声阴阳怪气的开始批评起自己的女儿来:“你不是天天和姓卫的小子黏到一块儿,早就把老爸老妈给忘了么?天天连家都不回,今天太阳是从哪边出来的,你居然跑回家里来了!”蓝泽栋虽然觉着卫风这个天生从政的材料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家伙,从内心来讲对他还是有点欣赏的。

但是由于自己女儿的缘故,却让卫风这个本来应该能合自己眼缘的年轻人变的面目可憎起来。尤其是一年前,当蓝泽栋知道卫风居然把自己看护了十几年,还是冰清玉洁的乖乖宝贝女儿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给‘叼走’吃掉的时候,更是雷霆大怒,恨不得将敢于玷污自己女儿清白的卫风剥皮、拆骨、吃肉才能解恨。如果不是被卫风甜言蜜语收买了的何曼丽和抱定非卫风不嫁心思的蓝菲菲拼命阻止的话,他这个手握重权、一向公私分明的副市长,差点就要不惜以权谋私一次,也要给卫风好看。

至少以蓝泽栋的地位和权势想让一个小小的科级待遇的主任科员官途尽没,甚至让他锒铛入狱的话,并不会很困难。毕竟,在这个‘经济’当先的时代,没有几个政府公务员能把自己的屁股擦的那么干净的。卫风这个小子自然也不可能例外!虽然现在蓝泽栋已经勉强的接受了卫风的准女婿身份,甚至当卫风的上司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对卫风的着意提拔的时候也并没有阻止。但是每当女儿提起卫风这小子,露出甜蜜表情时,他还是忍不住心中泛起阵阵酸气。显然,他在吃卫风的醋。

不是有人说过‘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么?’蓝菲菲的上辈子肯定和蓝泽栋的上辈子感情匪浅,好的远胜于普通情人。至少也是对正室有着强大威胁的小三!在父母面前,蓝菲菲可没有在卫风身边时那么乖巧,听到爸爸的调侃,这妮子顿时不干了,拉过妈妈的胳膊就拼命的摇着,告起状来:“妈~,你看我爸呀!哪有他那样说自己女儿的?女儿哪有那么不顾家啊?妈,快帮我批评他。快呀~”女儿求援,当妈的当然要挺身而出了,于是何曼丽连忙附和道:“就是,你爸就会胡说,我女儿自然是最贴心的了。

走,闺女,帮妈做菜去,我们不理他。”“哼!”蓝菲菲对蓝泽栋做了一个鬼脸后,说着:“不理你了。”就随在何曼丽的身后钻到厨房中去了。因为蓝泽栋和何曼丽的工作都很忙,而蓝菲菲这两年来又总是和她的‘风风’黏在一起,一个礼拜也难得回一次家,所以一家三口难得凑到一桌吃饭,何曼丽准备的饭菜自然十分丰盛。饭菜上齐后,三人围着饭桌团团而坐,吃着、聊着,其乐也融融。刚刚吃了两口,蓝菲菲突然放下筷子跳了起来:“糟了,糟了,差一点就忘了!”说着就向厨房跑去。

一会儿,当她再次跑出来的时候,怀里正抱着之前回来时,宝贝似的黑陶坛子。女儿怪异的举动,让蓝泽栋一愣,对自己老婆好奇的问:“老婆,菲菲这是干嘛呀?”何曼丽也郁闷的说:“谁知道了,这丫头回来的时候就抱着这个黑坛子,跟个宝贝似的。问她里面装的是啥,她不说。我要打开瞧瞧吧,她又不让。神神秘秘的!”终于,蓝菲菲用黑陶坛子中的液体把两个特意拿来的水晶高脚杯注满后,将其中的一杯递到何曼丽的唇边,用充满诱惑的口气说:“妈,尝尝,好喝不?”何曼丽在女儿的劝说下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高脚水晶杯中颜色莹翠欲滴的液体后,将信将疑的举起酒杯,优雅的小小泯了一口。

顿时,这个尝遍世界各种美酒的女强人陶醉了。她可以发誓,自己曾经喝过的近千种美酒没有一种能够及得上这口酒的香醇和绵滑,没有任何一种酒能够带给这个胃口已经养刁了的女人以这种仿佛瞬间堕入唯美梦幻般的感受。于是,这个年过四十的女强人也如同卫风、肖非他们这些第一次喝过这种酒的人一样,目光迷离了。见到自己口味堪称刁钻的老婆露出这种如堕梦境的样子,闭上眼睛一脸陶醉的久久不语,蓝泽栋惊诧了,好奇的想要端起另一杯翠碧的液体,也想要尝尝。

但是,蓝泽栋的动作立即被蓝菲菲给制止了:“不给你喝,谁让你那么说人家的!”蓝菲菲一脸的娇嗔,显然对自己老爸说自己不顾家的言论仍然耿耿于怀。被女儿娇嗔吵醒的何曼丽还没等眼睛睁开就连忙附和道:“对,不要给你爸喝!这是女儿孝敬妈的,给他就糟蹋了。”一直秉承着夫妻同心理念的她,在绝世美酒的诱惑下,毅然决然的和自己同床共枕二十多年的男人划清了界限。蓝泽栋郁闷了,揣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对已经站在统一战线的母女俩说:“切,谁稀罕?我老蓝这辈子啥好东西没喝过?不喝就不喝!”蓝菲菲看着自己一直高高在上的爸爸如同棒棒糖被抢走的孩子一样的表情,‘咭咭’的笑了,挑逗似的说:“爸,虽然这酒不能给你喝,但是可以给你闻闻哦!”说着,调皮的端起蓝泽栋抢夺未遂的高脚杯在他的面前鼻端轻佻的晃了一圈。

顿时,一股夹杂着香甜的醉人清香在蓝泽栋的鼻翼袅袅飘过,诱的他忍不住不顾形象的深吸了两口气。这香味简直太诱人了,即使是蓝泽栋做为一位‘酒精’考验的党员,也有些受不住这种诱惑了。这时候,被诱出酒虫的何曼丽一边陶醉无比的浅啜这杯中如玉美酒,一边用梦幻似的语气说话了:“乖菲菲,告诉妈,这酒你是哪里来的?”蓝菲菲先是收回挑逗自己老爸的那杯酒,递到自己嘴边轻啜一口,才得意的回答说:“昨天我和风风去张劲大哥家了,这酒就是张劲大哥自己酿的。

怎么样?好喝吧?”被勾出酒虫的何曼丽根本就舍不得放下手中酒杯,仍是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泯吸着,嘴里回答:“嗯,好酒!这个张劲是卫风的朋友吧?就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在我面前念叨的那个做菜‘天下第一’的?”“嗯!”蓝菲菲品着嘴里酒水的余香,重重的点头,“就是他。原来在学校时,是风风宿舍的老大。”“虽然没有吃过他做的菜,不知道他的手艺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但是这酒可比那些天价的波尔多、拉菲之类的强多了。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我喝过的最好的果酒。

”对于嘴中无论酒色、味道还是口感都堪称完美的美酒,何曼丽不吝夸奖。咽下之前那口一直在舌尖齿隙流动的美酒后,蓝菲菲与有荣焉的夸赞道:“那当然。什么拉菲、拉图、奥比昂……这些哪及得上张劲大哥的酒?听张劲大哥说,这酒叫‘软玉’。是苹果、白梨、荔枝、春桃为主料,辅以枸杞、红枣、话梅、陈皮什么的为辅料的四果酒。只有让苹果的微酸、白梨的淋漓、荔枝的清香和春桃的绵滑完美的配合在一起才能称得上是‘软玉’呢!”“软玉?嗯,名不虚传,贴切!”趁着母女俩陶醉在美酒美味中时,悄悄盗过坛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的蓝泽栋忍不住眯着眼睛,开口评价说。

这时候才发现老爸偷酒举动的蓝菲菲顿时娇嗔起来:“爸~,你赖皮,这酒没有你的。这是给我和妈喝的。”说着就要上前去把蓝泽栋手中的酒杯抢下。食髓知味的蓝泽栋自然不会让蓝菲菲得逞,避过蓝菲菲伸过来抢夺的手,牢牢护住手中的酒杯,故意作态的板起脸说:“菲菲,不许这样。哪有女儿有了好东西却不跟爸爸分享的?这么些年,爸爸白疼你了!”“谁让你之前那么说人家的?就是不给。”蓝菲菲撅着嘴一脸娇憨。“那好,爸爸收回说过的话还不行?至少从这件事上,姓卫的小子还有点好处!”“那也不行!”蓝菲菲气鼓鼓的说,“张劲大哥说‘软玉’能美容,就应该我和妈妈喝。

你要是想喝,等明天我到风风那里给你带一坛‘温香’或者‘佳人’回来。”“温香?佳人?那是什么?”蓝泽栋夫妻俩异口同声的说。“‘温香’是黄酒,‘佳人’是米酒,都是张劲大哥自己酿的酒。他说‘温香’可以壮筋骨,暖肠胃,而且香醇可口所以叫‘温香’。而‘佳人’甜糯,像是吴越美女一样,所以就叫‘佳人’,还说‘佳人’有益肾脾。”蓝菲菲按照张劲曾经解释过的那样,耐心的解释说。“酿了好几种酒?这小子还挺有本事的啊!别的不说,只要他想,就凭这‘软玉’就足够让他富甲一方了。

”何曼丽感慨的说。因为相比于家世来说,卫风一直处于弱势的一方。如今见自己男人终于有了让父母叹服的方面,虽然只是卫风的兄弟而不是他本人,但是蓝菲菲还是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说:“听张劲大哥说,还不止如此呢。他还有几种白酒叫什么‘名将’‘良相’‘国士’‘刺客’啥的,听他说那才是男的最喜欢的酒。可惜,要倒明年才能出窖。不然的话,明天我就能搬回来让你们尝尝。”“净瞎扯。这一坛子酒别看不起眼,而且现在还没啥名气,但是以这品质来说,贵着呢,估摸着碰到识货的人的话,大几千上万都有的是人抢。

如果炒作起来成了名牌,陈年波尔图的那些名酒还真就未必能够盖得过它的风头去。那价钱可就更加可观了!这么好的东西,就算那个叫张劲的小伙子和小风再好,也不可能随便送啊!”做为在官场上打滚多年的人,何曼丽很懂得人情世故。“才不会呢!听张劲大哥、肖非三哥和风风说,他们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呢。能够拿得出来的东西根本不分你我。”蓝菲菲不服气的辩驳道。不过这个丫头虽然单纯,但还是没有傻到将他们的原话说出来,他们的原话是‘除了老婆之外,包括兄弟的这身肉,看上啥就拿走啥,不用跟我打招呼!但是事先声明,骨头上的肉剃光之前可不带打咱小兄弟的注意的!这年头,公公不好当啊!’女儿的话,让蓝泽栋和何曼丽这两个堪称大佬的土皇帝也不禁眼睛一亮。

于是,从第二天起,蓝菲菲就像是蚂蚁搬家一样,来回的往返于卫风家和自己家之间。坛子挺重,她每次也只能带回去一坛子。尽管如此,从老大那里刮来的六坛子酒,最终卫风也仅仅享受到了一坛子而已。而且这一坛子还是和蓝菲菲两人分享的。除了酒之外,就算是带回来的几小坛腌菜都十有八九的被蓝菲菲这个顾家的内奸搞回到自己家中。最痛苦的是,对于不断流失的‘财产’,卫风虽然心痛,但还要违心的鼓励蓝菲菲继续这样干,没办法,准备当人家女婿的,在面对泰山泰水的时候,不得不做出‘巨大’牺牲。

如果这时候露出小家子气的话,多败坏形象啊!“等有时间说啥也要再去一趟老大那里,就算是帮老大减负吧!那么多酒老大肯定喝不了,可别浪费了!”卫风恶狠狠的想。对于‘层层盘剥’这种活计,当了多年公务员的卫风显然还是颇有心得的。贴心的功能,方便您下次从本章继续阅读。喜欢小说九项全能,十喜临门,就吧!。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