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484 神技 神迹

见到张劲笑而不答,林琳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抹艳红飞快爬满脸上疤痢间的空隙。接着,这个丫头就像见到要非礼自己的变态恶魔一般,连忙坐起,仓惶的向床头扭摆着挪去。双手还紧紧揪牢自己领口的衣袂,慌慌张张的说:“怪叔叔,你……该不会……针灸……我……不是还要脱衣服……脱光衣服吧……”张劲无语,恨不得凝噎。这是干嘛?什么意思嘛?不但口气凄惨怯怯,还跟狗血剧里受到变态攻击的女人一样,用屁股和脚用力向床头挪?难不成我这个正人君子是想要非礼你还是咋地?别说你现在已经基本毁容,衣服下的大面积烧伤的疤痢也是可惧可怖,让男人很难产生某种兴趣。

就算是你一如从前没烧伤的时候,咱高品位、爱肉感的老劲,对你这‘排骨精’也提不起来兴致啊?再说了,你爸你妈就在旁边瞅着,就算咱想非礼你也不会挑在这时候吧?等你爸妈走了之后不好么?就在张劲被林琳的这番举动弄得哭笑不得的时候,一边的林远火上浇油的说话了:“林琳,别这样,你张叔叔是医生,在医生面前不用害羞的……”见到林远还想要继续循循善诱,继续劝解自己女儿主动‘宽衣解带’,张劲连忙拦住,插话进去:“谁说让你脱衣服了?你那前平后也平,没有二两肉的小身板怕露,我还怕看呢!瘦骨嶙峋的跟非洲难民似的,掉到眼睛里都觉着咯得慌!看过后更是容易做噩梦。

我才没有兴趣呢!《包身工》这篇课文学过吗?你简直就跟那个芦柴棒一样!”张劲这番话,别说让始终对自己苗条身材和骨感美丽极度自恋的林琳翻起了白眼儿,就算是旁听的林远夫妇也忍不住让眼白占据了眼珠子的绝大部分。哪有你这样当着人家父母面。挑人家女儿身体的碴儿的?而且还这么直白的说人家女儿没胸没屁股?……林远夫妇虽然对张劲的口没遮拦。有着以中指相对的强烈欲念。但是,却出于个人的绅士、贵妇形象,以及对张劲大神医身份的尊重。

还是勉强克制住行将破口而出的粗言,憋着没有作声。而林琳考虑到自己未来几十天就要落在这个人的手里,难得明智的明白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在一个巨大的白眼后,放开了自己揪紧的衣领,没好气的问:“你这个瞎眼睛不懂审美的怪叔叔,我懒的理你。说吧,我躺着不对,那你到底要我怎样?”“身前背后都有穴位要扎,你到地上站好就行!”张劲也同样没好气的回答到。“哦!”经过之前的乌龙的‘非礼事件’作为插曲,林琳也忘了该有的害怕,大咧咧的走下床来。

就在张劲身前半米左右的位置站定,然后问道:“就这么站着就行?”这一次,张劲没有再说话。而是在林琳话音刚落的时候。就陡然一步欺近身去。接着,突然被人迫近的林琳。还不等有何反应,就被满眼灿烂的银色光华晃花了双眼。林远夫妇就只觉着张劲似乎在那一霎那,突然幻化成千手观音,看不清影子的手中舞出密密匝匝,如晴明天时的太阳雨丝般的灿烂银线。然后,也就是三五秒的时间,张劲似乎仅仅快步绕着林琳走了一圈儿后,就两手空空的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此时,原本手中的一大把银针已经全都不见了。当林远把已经有些木滞的视线从张劲身上挪回自己女儿身上的时候,才恍然发现了那些银针的去处。此时自己的女儿满身满脸,都已经被点点银光点缀起来,那只一簇簇的针尾。而全身上下到处都布满针尾的林琳,则是摆着一副张大了嘴巴的样子,定格在那里。看清女儿的样子后,林远夫妇也向女儿看齐,同样张大的嘴巴,定在原地。看着满身银针,仿佛巫蛊娃娃的女儿,回想之前那华丽的难以言表的银色丝雨。 两人如堕梦境。

叹为观止,叹为观止!见多识广的夫妇二人,从未想到,中医居然有这么华丽的手段,从未想到脑海中全是慢的画面的中医,也有风驰电掣的一刻。在他们脑海中的中医名家和名家手段,应该是另一种样子——在一个光线晦暗,古色古香,满是草药味道的小房间里,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中医,一身或青或黑的长袍,三缕长髯飘飘洒洒,背对着高度从底至顶、仿佛一面墙般有着数百格屉的药柜坐在那里。当病人在桌子对面坐下,老中医如掐指算命的先生一般眯起眼睛,一手捻须一手搭脉,慢腾腾的‘望、闻、问、切’诊病,慢吞吞的笔走龙蛇开具处方,慢条斯理的煎药熬药,慢悠悠的拈针拔针……这是林远那位父执辈,那位国宝级杏林国手的形象和坐镇时做派。

也是林远所见过的几位中医名家的做派。那种始终是如平静流水般的慢,那种让人安心的慢条斯理,才是林远心目中的中医印象。而张劲的表现,显然将他们对中医的印象彻底推翻。这种极致的快与印象中,中医该有的温吞吞的慢,截然相悖。如浮光掠影,流星光痕般的美丽,与印象中不着皮相,内涵深刻的中医也是大不相同。但是,林远夫妇即使觉着这种手段处在自己概念之外,即使看不明白个中堂奥,他们也不禁被这华美所震撼。这种华丽在震撼他们心灵的同时,也给了他们无与伦比的信心。

虽然看不懂,但是那种震撼却仿佛在冥冥中告诉他们,这是至高无上的技艺,能够‘起死人而肉白骨’!于是,见过如此魔幻般的施针过程,林远夫妇越发觉着张劲高深莫测了。就算不论其疗效如何,只看那闪电般的出手,张劲在林远眼中,也绝非凡人。三五秒钟,如风驰电掣,一百零八根银针,身前、后背,躯干、四肢,头脸颈项,无一余漏。每秒钟刺出三十几针,而且每根针皆不尽相同,这绝不是正常人类可能拥有的手速!每一针都要准确至毫巅,深浅要求严苛,这也绝不是人类可以拥有的准确性!若不是亲眼所见,林远绝不相信世上竟然这种神话般的速度和技艺。

但如今已经亲眼所见,那么林远能做的,就只有如蜡像般立在那里,任由满心的震惊、惊诧翻腾不已!…………当在商场折腾二十几个年头,见过无数风浪,自认能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林远夫妇,终于从一生也难得一见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张劲早已悄然退出。当林远追随这张劲的脚步,走出女儿临时闺阁来到二楼小厅的时候,才看见张劲正侧卧在小厅沙发上,一手擎着旱烟袋美滋滋的抽着,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挂在对面墙上的电视。

而电视中播放的,竟然是关于一只笨灰狼和一群聪明样的动画片。此时的张劲仍然毫无形象,懒洋洋的。但是,落在被张劲彻底震住的林远的眼中,却已经没有了有碍瞻观的轻视,反而觉着这么随便躺在那里的张劲,似乎处处透着高人的气息。有些超然世外,不拘于世俗束缚的出尘。于是,林远普一进二楼小厅,就不忍打破张劲的闲适惬意似的,小心翼翼的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的在张劲另一侧的沙发上坐下,与张劲一起看起了电视,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在小厅中坐着卧着,小厅中除了张劲不时吧嗒烟袋的声音之外,只剩下电视中不时传出的,红太郎的锅底与灰太狼的脑袋相撞的声音,或是沸羊羊与懒羊羊吵架的声音。

直到——林谷雨林如见鬼魅般的从林琳的闺阁中跑了出来,当她冲进二楼小厅见到一卧一坐的两个男人的时候,立刻惊惶的大惊小叫:“小张老弟,老林,你们快来看看,林琳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不能说话,也动不了了?”关心女儿的林远率先站起,一把扶住满脸慌乱的妻子后,忙不迭的问:“怎么了?怎么了?什么动不了了?女儿怎么了?”还不等没喘匀气儿的林谷雨林开口,躺在沙发上的张劲就在悠哉吐了一支烟箭后,慢悠悠的说话了:“别慌,没事儿的!你们女儿现在是被我的针定住了,毕竟她这一身也是插着百多支针呢,她要是带着针随便乱动的话,很容易让针走串位的,所以自然要让她全身上下,包括眼皮子、嘴皮子在内都动不了才行。

不过你们放心,等过了半个小时,我把针起出来之后,你女儿自然就能动了!顶多也就是有点累,腿有点麻而已。”林远夫妇就像听到了神话,他们实在难以想象,一些小小的针竟然能让一个大活人如蜡像一般定在那里,甚至连眼都不能眨唇都不能动。这太可怖太荒诞了。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