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396 乱子

>作为‘世界美食暨京市交流会’的会场,整条长街之上自是人头涌涌、喧嚣热闹。[..cm我]而林立在这条长街两旁的所有酒楼,同样也是高朋满座。这条街上的酒楼可都是整个四九城最高档,价钱最昂贵的那一档次的店。值此世界美食交流会期间,一家家后厨中,一个个的灶口前,更是站满了来自全世界的顶级名家、名厨。所以,酒楼的菜单在换过之后,更是在价码上更上层楼。就算是特意辟出,为中等消费人士准备的,每天流布不同派系菜式、不同名厨杰作的自助餐厅,入门费也相当的不菲。

因为掌勺的厨师就值这个价!就像陶老爷子这种世界级的大厨和他那些徒子徒孙们,做同一道菜,那价钱能一样么?就算这些一心想在这次大会上出风头的大厨名家们,不会在乎这一时得失,甚至原意在这几天中不计成本的聚拢人气,打响名头。他们的作品也必须价格不菲。因为掉价就跌份,不但不会对自己名声有所裨益,反而有可能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大家的想法是朴素的,是很浮世的价值观。‘人家的菜比你的贵那么多,这明什么?明人家比你牛,所以比你值钱!’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这种想法,在如今浮躁的世界中,尤其是在暴发户众多的大华夏,还是很有立场的。而且,这些酒楼老板都精着呢。他们清楚,能来的起这些酒楼消费的人,就不会在乎价钱涨多少。就像某部国产影片中的那样:“这些人,既然愿意吃一百块钱一盘儿的土豆丝。那就不会介意你把这盘土豆丝卖到五百块钱!”……果然正如这些酒楼的奸商老板们所料。即使是菜牌价码照比往常提高了近一半,即使现在也不过是上午十一点多钟,还没有到中午的饭点儿。但是所有酒楼却已经上客超过七成!可想而知,等到了十二点的午餐高峰期,整条街几十家酒楼。

将注定会是一个家家爆满的局面。御膳坊后厨中,正当陶老爷子一边在蒸屉中蒸着上午茶的茶点,一边细致的为过后午时的‘正午大餐’备料,他那位担任御膳坊京市分店行政总厨的徒弟,突然火烧火燎的跑了进来,在陶老爷子的一脸莫名的表情下,把他拉到了一个还算清净的角落。【w..cm|我||】“大钟,今天你不是负责这条街上各酒楼的调节联系工作么?怎么跑到后厨来了?”性子有点急的陶老爷子,还不等自己这位徒弟把气儿喘匀了。就好奇的问。

在华夏传统厨师这个行当,尤其是名厨名家、派系魁首的门庭中,师徒传承可是很严谨的一种关系。是亲师如父也并不为过。论威严。师傅可能还要更胜严父。所以见到自己师傅问了,这位当徒弟的也顾不得一阵疾跑后。肺子憋闷的难受,呼哧带喘的把自己前来的意图了出来:“呼——呼——,师傅,出乱子了。呼——呼——,您请来的那位张师傅,就是昨晚在咱们店‘精一’号独立厨间里熬羊汤的那位张师傅。呼——呼——,他的那个摊子要乱了!”“出事儿了?”这段时间以来,陶老爷子可是把这次盛会当做自己这辈子最得意的杰作,最重要的里程碑来操持的。

这老头儿认为:自己作为这次盛会的主办者,也作为参与者,这个‘交流会’将是他今生最辉煌的一个舞台。如果今年胜利举办后,这个盛会能够一年一次,或是几年一次持续的办下去的话,那么自己作为创办者,自己作为第一次盛会的组织者、参与者,自己名字也将随着这此盛会的举办,永远流传。对于即好名又好利的陶老爷子来,这就是名垂青史啊!就是因为陶老爷子对这次盛会太重视了,容不得它出一点差池,不希望在此期间有一点点变故。 以至于这老头儿在听到徒弟的通报后,只觉着脑袋‘嗡’的一下,一时间就有些懵了。

‘完了,完了……出事儿了,竟然出事儿了……’就当陶老爷子被突如其来的‘噩耗’弄得有些六神无主的时候,他那位总厨徒弟已经接下了他的话茬。“是,出事儿了。那里的人挤的插根针进去都难,而且这帮子人情绪越来越控制不住。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很可能会出乱子,会出大事的!”到这儿,陶老爷子的徒弟,又想到了自己接了董电话后,在御膳坊顶楼,看到的那拥挤的画面。 那种人流密度之下,一旦有暴脾气的发飙,一旦有人摔倒造成踩踏……后果不堪设想。

徒弟的话让终于勉强慑住心神的陶老爷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劲的那缸子汤真的搞砸了。以至于那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惹恼了吃客们,所以这些人在与张劲的冲突下,群情激奋的想砸摊子了!于是,陶老爷子不等问明事情真相,就连忙吩咐道:“快,快找几个人,把张的摊子先撤了再!别让张伤着……”“撤摊子?”陶老爷子莫名其妙的一句吩咐,让他这位刚刚喘匀乎气的徒弟瞪大了眼睛,然后就赶忙劝阻道:“师傅,不能撤啊!这些人为了排队抢汤,因为人太多,又有人插队才乱起来,如果咱干脆釜底抽薪的把摊子撤掉的话,可能会更乱的!”完全出乎意料的原委,让还在斟酌后续处理手段的陶老爷子,一双眼睛忍不住瞪的浑圆,用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似的怪异声音:“啥?是为了抢汤?不是因为这汤没法喝,所以有人要掀摊子?”陶老爷子的这位爱徒,这时候不但气儿彻底喘匀,连之前狂躁的心跳也平缓了许多,脸上仍然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但话却越发的有条理了:“对,是抢汤!听董给我来电话的时候,几个喝过汤的人把张师傅的这没起名字的白汤评为‘天下第一鲜’。

而且,他这汤味儿确实招人的很,几乎闻到了一点儿,就走不动道的留了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因为闻到这汤的鲜味儿过去品尝。然后,尝过汤后,就盛赞不已。再之后,这汤的鲜美就通过口口相传,现在更是弄得差不多整条街的人都知道了。”听了徒弟的解释,陶老爷子的脸色也突然变得很精彩,与徒弟脸上的‘难以置信’如出一辙。这师徒俩昨天可都是受过那股子‘杀人膻味儿’荼毒的受害者,虽然陶老爷子基于那道众目睽睽之下的‘酸椒鱼’,对张劲能够化膻味儿为美味的手段有点相信。

但是,他却很难想象,那股子能杀人的膻味儿居然有朝一日能够变成这种程度的鲜味儿。虽然陶老爷子至今仍然只是道听途,虽然那些将此白汤诩为‘天下第一鲜’的食客们并不是什么权威人士,但既然能闹成那么大的轰动,就已经可见,这白汤确实非同凡品。…………既然不是因为汤太差砸的锅,反而是因为汤太好而引起的拥堵,那就好办了!陶老爷子松了一口气后,脑子也恢复了灵光,有条不紊的向这位徒弟发号施令:“你马上通知待命的街区联防队,让他们帮忙过来维持秩序。

然后,你再去多找几个学徒帮帮董。嗯——,再搬一张温桌过去,用温桌布汤。”所谓温桌,就是那种快餐店常用的。底下是时刻时刻加热的,越两寸深许的清水,把餐盘、汤盆浸在里面,用以保温的器具。陶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让徒弟多带几个人去打汤,然后把他们打好汤的一只只纸碗,浸到温桌的热水中,加快售卖的速度,缩短食客们排队的时间,环节压力。当陶老爷子一条一条的吩咐完毕,他这个徒弟刚要领命离开的时候,老爷子又一口把他叫住了:“等把事情办好了,你帮我到张那里打一碗汤来。

咱也尝尝,啥叫‘天下第一鲜’!”实话,虽然张劲当初的那道‘酸椒鱼’,折服了所有在场大厨们的味蕾。就算是面上不,心里也承认,张劲的厨艺和他们比起来,无论刀工、无论火候掌握、无论味道调配、无论造型缔造,确实都远远过之。但是,如果他们听到有人把‘天下第一’的名头安放到张劲,这个年不到而立的年轻身上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心里有点不舒服,有点不服气。所以,陶老爷子让徒弟为他打碗汤来,也未尝没有暗地里‘吹毛求疵’的那种心思。

…………陶老爷子的这个徒弟,身为京市御膳坊的行政总厨,把京市御膳坊操持的稳坐京市顶级食府交椅,自然也不是草包。其实,在他进来通报陶老爷子前,陶老爷子所吩咐的这些举措,他就早已经安排下去。至于他为何还要多此一举,那就是我大华夏的职场文化了。藏拙、至少表面上的决策权要交给领导,办事之前不但要三思而行,还要预先通报。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