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235 花开两支

235花开两支见到张劲的那份‘平凡’的调查结果后。圣堂柳纤纤和北宫荷月第一时间就武断的确定,这份资料有假!而能够在自己的调查下,仍能把张劲的身份掩饰的天衣无缝,这造假的人或者势力绝对非比寻常!至少要有不下于两家的力量。所以,一方面慑于张劲大神医的医术,一方面慑于那个莫须有的势力,两女不得不强自抑住心底的好奇心,停止了对张劲的深入调查。调查虽然停止了,但是从那时起,张劲在二女的心目中,就笼上了一层玄奥、浓厚的神秘面纱。

如今,当北宫荷月发现,这个张劲竟然在厨艺上,都有着无出其右的绝顶水准的时候。北宫荷月眼中,笼罩张劲的神秘面纱也越发的朦胧了!心中暗自吃惊的北宫荷月不知道,在自己离开没几天的京市,自己的好姐妹也正在陪着自己一起吃惊呢!……京市南方,远离市中心足有百公里的远郊,是一片绵延的丘陵。在这里,有一座占地广阔的巨大庄园掩映在青山绿水间。庄园外几里,就有简单的路栏,岗亭,宣誓其私人领地的主权;庄园内外围,更是巡行不断,摄像头、红外各种隐藏极好的监控设备密密匝匝,堪称刁斗森严。

庄园内,亭台水榭、奇石拱门、红瓦青砖、回廊斗拱、木栅隔窗,错落有致的布置期间。把整个巨大的庄园装饰的古色古香,大气又不乏精致。俨然一件北派园林的精品!当千里之外的海窝子村小楼,午宴刚开的时候。就在这个京市的庄园中,一个与小楼主人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事情正发生着。在这座被国内顶层人士称之为‘柳府’的书房里,一个须发雪白,精神矍铄,身形枯瘦、笔直如竹的老人,正一身古韵十足的青灰唐装,端坐在书房桌后的红木大椅上,一手端着香气四溢的茶盏,一手手中拿着几幅放大的照片,一边拿一双老眼在照片上逡巡,一边嘴里啧啧称叹。

圣堂即使是屋中仅有自己一人,这位老人仍然毫不懈怠,腰杆儿挺的笔直,就像是一根黑沉沉的,牢牢焊在地上生铁标枪一样。让人一看,就有一种无法弯折、无法倒伏、无法撼动的坚硬感。并不高大、强壮的身形,却显现出崇山般高拔、崔嵬的气势来。如果张劲老爸在这里的话,当能认出,这位老哥正是头一天上门赏玩‘破碎虚空’玉球,后又与自己把酒言欢的那位柳老哥!就当这位老人沉浸在照片美色中的时候……突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打破了书房里的静逸。

接着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爷爷,我是纤纤。我可以进来么?”门外那好听、清澈的声音刚刚入耳,老人的嘴角就忍不住挂起一抹慈和、宠爱的笑容。随手把手中的一沓照片放到桌子上后,视线转到房门方向,声音蔼然的说:“是纤丫头来了啊,快进来吧!”随着紫红色木门被从外面无声的推开,一个与这间复古书屋气质相得益彰的古典美女走了进来。正是北宫荷月的好姐妹,柳纤纤。柳纤纤竟然是柳老爷子的孙女!显然,这个世界并不大!见到进门的柳纤纤后,老人脸上的笑纹更深了,指着面前书桌一侧的另一张椅子:“来纤丫头,坐过来。

跟爷爷说说,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爷爷?”“爷爷,我听三叔说,您要调查一位叫做‘张劲’的人,是么?”柳纤纤聘婷的走过来,倾身侧坐在椅子上后,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孙女一向古井不波的脸上罕见出现的波动,让老人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后,故作不知的把手里的照片递过过去。圣堂“没什么?我就是对这个年轻人还有他家里的情况有些兴趣,你看看吧!”柳纤纤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手中的照片,虽然表情一派平静,但是心中却翻腾起来。 虽然柳家与北宫家并肩齐名,但是柳纤纤和北宫荷月不同。

柳纤纤没有北宫荷月那么出类拔萃的习武天分,她拥有的是远迈常人的大局观和缜密的思维。也正因为如此,共同就职于国家部门的柳纤纤和北宫荷月才能一文一武相辅相成,终而成为铁杆的闺蜜。北宫荷月走武之一道,进步讲究勤、练;而柳纤纤则是走的文道,需要的是广和博,需要涉猎的知识面极大。再加上家室不凡,再加上自己爷爷这个家主爱好的影响,柳纤纤对于鉴赏、甄别,有着相当不俗的造诣。 所以,当她看到照片中这个乍一看颜色晦暗的玉球时,忍不住心底震惊、赞叹!这无疑是一件鬼斧神工造就的世之珍品。

即使没有见到实物,柳纤纤也在一眼过后,就下了这个规格超高的定义。眼神略带迷醉的柳纤纤甚至暂时忘记了自己前来的初衷,迫不及待的翻看起第二张、第三张照片。当柳纤纤一张照片一张照片的翻过,玉球的各个角度依次呈现在柳纤纤眼中时,心里的震惊愈演愈烈。一个与老人当初完全相同的想法在脑海中出现——谁言仙道无凭!当把照片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柳纤纤看向照片的视线忍不住一滞,瞳孔陡然缩小如针眼儿,脑海中突如万壑惊雷响起,懵了!是重名?还是真的是他?“爷爷,这个‘破碎虚空’您是从哪里得来的?”“得来?我倒是想得,可是张老弟不肯卖!”柳老爷子说到张劲老爸的时候,脸上居然挂上了几缕敬佩之意,虽然浅淡但是也足以让柳纤纤震惊了。

显然,当初张劲老爸那‘孝心面前,金钱尽皆粪土’的态度,让柳老爷子很是动容。柳老爷子叹了一句后,这才继续把昨天际遇说了一遍。这下子,曾经为了北宫荷月的伤情,而亲自去那个小区找过张劲的柳纤纤彻底确定,此‘张劲’正是彼‘张劲’!当柳老爷子把昨天际遇讲完。柳纤纤又呆了半晌,才醒过神来说:“爷爷,这个张劲你不用让三叔调查了。我认识,而且现在荷月妹妹和朔月,应该已经到了他的家里!”“哦……北宫家的那个小丫头也认识?”柳老爷子一脸感兴趣的表情,示意柳纤纤细述一下。

原本柳老爷子虽然对张劲鬼神般的雕工叹为观止,但是几十年来已经过手无数精品,藏室中的国宝级宝贝更是落落打满。所以,柳老爷子即使对‘破碎虚空’万分喜爱,甚至不惜一掷千金。但在张劲老爸的坚拒下,也不会强求。一甲子多的人生阅历,经历过的无数大风大浪,让养气功夫已经十分深湛的柳老爷子,虽然还到不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超然境地,但心境也不是区区一件鬼斧神工的‘破碎虚空’所能撼动的!就算再加上那让本不嗜酒的柳老爷子,恨不得变成酗酒酒鬼的‘名将’佳酿,也不够让他大动干戈的专门调查一个人。

柳老爷子真正在意的是张劲的老爸。原因也不仅仅是对张劲老爸那份胸襟而生的敬佩。因为地位使然,一向深居简出,一向交往盟友、利益的柳老爷子,在与张劲老爸以及许老爷子一番酒后,开始真正的深羡起这份普通人的生活。即使他们没有柳家的华宅巨富,没有柳家的锦衣玉食,没有柳家的财大势雄,但是他们却蝇营狗苟的活的轻松,活的有趣味。柳老爷子想交这个朋友,也想偶尔像个普通人一样,与这些朋友一起喝酒聊天,或者像头天张劲老爸说的那样,晴天去钓鱼,阴天打麻将。

但是,因为柳老爷子的地位,因为柳老爷子的身份,他必须调查确定:这个张老弟,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柳家家主的身份,不是因为投己所好而弄来这个‘破碎虚空’来借机接近自己。实际上却怀藏祸心,别有企图。柳老爷子不想这样调查自己颇为欣赏的张老弟,但是有着几十年斗争经验他知道,现实的残酷,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不得不小心行事,如履薄冰。“我和这位张先生,是几个月前出任务回来时,在深市海关……”见到爷爷已经电话通知了三叔停止对张劲的调查后,柳纤纤开始将自己与张劲相识、交往的过程详实的讲述出来。

…………一月天的深市,白天的时候,户外要比室内暖和得多。所以,酒足饭饱后。除了想要在婆婆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勤劳的叶红、以及吃了白食有些不好意思的苏楠和何清浅,留下来收拾狼藉的杯盘之外。剩下的十几个脸皮足够厚的人逃开了饭后的劳动,如开了圈的鸭子一样,捧着撑的难受的肚子,带着七分酒意,熏熏然的从小楼中接踵而出。就在张劲家里宽敞的后院里,各自找着坐的地方,一边聊天,一边消食。“小劲啊,妈也算是想开了。既然你喜欢这样的生活,那也挺好。

妈虽然总是拿你和别人的孩子比,其实也不要你多出类拔萃,多出人头地。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霸占了张劲躺椅的老妈,半靠在椅背上,惬意的眯着眼睛,晒着暖暖的冬阳,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