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网游小说 >> 九项全能 >> 188 小李飞刀

原本这大清早,大冷天的,张囘劲坐在靠椅上头也不抬的摆手里的东西,就已经很突兀了。当这幅突兀的景sè又多了一个旁观的老头之后,目标更大,投过来的眼光更多了。中囘囯人无疑是好奇心超强的一群人。有了好心大囘yé这第一位的围观者后,其他因为好奇或也是因为好心,而走近并最终加入围观行列的人,三三两两的也渐渐多了起来。直至半个小时后,张囘劲已经被围的水xiè不通。极致的艺术感染力是不以人群划分的。

专心致志于手中dāo石的张囘劲,身为一名宗师级‘饰物珠宝师,,不但他手中的这块玉石将成为一件珍品。就算是他雕琢时,出尘的气势、行云liú水的动作、专注的神情,也堪称是一项绝顶的艺术。这种艺术,比起那些有bào囘露癖的行为艺术家的所谓‘行为艺术,,受众面可是广的多了。感染力更是不可同曰而语。这些人不知道这个小伙子手里究竟是在雕琢着什么,甚至也不知道这个小伙子雕刻的手艺到底如何,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无论是这个小伙子的动作、姿囘势,还是小dāo划过的线条,都让自己看起来接着很舒服。

张囘劲的雕琢,就像是荷马史诗中海妖的歌声一样,对所有人似乎都具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所以,围观众人无论°是感性的文艺老头、老太、青年,还是更为大众的普通老头、老太、青年,还是同样也是稀少人群的28老头、老太、青年,都忍不住被张囘劲所感染。自觉的闭上嘴巴,满眼迷醉的屏息静观。“臭小子,这么大冷的天儿,坐这儿干嘛?赶紧回屋去!”就在周围一众闲人看的如chī如醉的时候,一个很是败兴的声音突兀响起,接着说话的女人钻进人堆后一巴掌扇在张囘劲的后脑勺上,把张囘劲沉浸在自己意境中的灵魂用很cū囘鲁的手段拽了出来。

还没等张囘劲提出抗囘议呢,围观者中的一个老头先不乐意了,“李囘老囘师你这是干啥?没看这小伙子正创作着呢么?看他那心无旁骛的样子,肯定是灵感迸发了,这要是给人家把灵感打断了,你赔得起么?”这位老囘yé囘子姓许,住在张囘劲家楼下,据说是个搞艺术的。“就是就是,我看的正起劲呢李囘老囘师,您这是干嘛呀这是……”“简直就是……”随着急先锋似的许大囘yé,第一位义正词严的开口,紧接着纷纷从张囘劲带来梦幻中清囘醒的一群‘观众,,顿时对这位谋shā艺术的‘刽囘子囘手,群起而讨。

这位手段蛮横的女人对于大家的群起而攻全无所惧,“咋了,我打我儿子怎么了?再说了,我儿子在这里要是冻坏了你们赔得起么?”这个人自然是张囘劲的母qīn大人了。也只有母爱这种深奥、伟大的东西,才能摒弃神马梦幻般的感染,免于沉浸其中。因为在老mā囘的心目中儿子的身囘体健康最重,其他就算是天仙跳舞、财神下雨什么,的都是浮云了!一众义愤填膺的观众顿时偃旗息鼓,人家老mā打儿子,天经地义的事。自己这jú外人确实是无从置喙。

很凶的把一众观众的嘴巴堵上后,张囘劲老mā不改凶音的再次扭过头来,一把将自己刚刚摘下来的帽子,刚刚拖囘下来的大衣罩在身上后,一边牵着张囘劲的手往家里走,一边训斥着:“你洒啊这么冷的天在外面摆囘nòng石头玩儿?冻坏了咋办?这么大的人了,还不让你囘mā省心!”这时候,张囘劲才发现,自己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站满了人。这时候,张囘劲才注意到早晨出来的时候,忘了把自己当做伪装的羽绒大衣穿出来了。

忙把扣在自己脑袋上的帽子、披在自己肩膀上的大衣,帮老mā重新穿戴好后,张囘劲认错态度诚恳的说:“老mā,对不起了。我现在就回去,马上就回去还不行?大衣还是你穿着吧!你玩儿你的,我先走哈。”说完,灰溜溜的跑向自己家里的楼道。之前张囘劲那种魂游天外似的情形可以说是一个创作者最梦寐以qiú的状态。在那种状态下,只觉着脑海中慧光普照,灵光不断闪现,身、神、力高度统囘一,无论的构思还是cāo作无不是如有神助。

那些能够代囘表列位大师巅峰水准的传世名作,几乎都是诞生在这位大师偶然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这种状态在道囘家里,被称为‘天人合一,;在佛家里,被称为‘慧照,或者‘入禅,;这种简直如神灵附身的状态,效果如神,进入这种状态馥然也是千难万难。不然《蒙娜丽莎》不会只有一幅,《清明上河图》也不会仅有一卷了。但是这个难,那是对别人来说的,对拥有《武林三囯》系统的张囘劲来说,想要进入这种状态虽然也不是随时可以,但却并不算是很难。

《武林三囯》中,所有副职业达到高级之后,就已经达到了本职业的完善。大师级的效果N,和宗师级效果3的属性,如果挪到现实中来,就是进入这种如有神助的状态得到的加成。所以对于老mā一巴掌把自己从状态中扇了出来,张囘劲倒是并不觉着如何的懊丧、可惜!只是对老mā大庭广众之下,一点不给自己这个成年人留点面子有点悻悻然。对于老mā不在乎寒冷的把大衣、帽子塞给自己,有些窝心和感动。张囘劲逃也似的跑回家里后,原本围观的观众恍如梦醒一般,赞叹着、互相讨论着纷纷散去。

但是还是有几个人留了下来,最初开口的那位许大囘yé,第一个被xī引住的那位老囘yé囘子都在其中。“李囘老囘师,你们家小劲这雕刻是跟哪位大师学的啊?功囘力不浅啊!”虽然因为与张囘劲见面少,之前许大囘yé并没有认出来那个被围观的人,就是自己酒友老张总挂在嘴边的那个‘宝贝儿子,——小劲。但是经过张囘劲老mā囘的这一出bào囘力行动之后,他当然就知道了。 “就是,就是。

小伙子不简单啊?”“绝对是大师级的……”留下来的这几个,也许不都是艺术专囘家,但是凭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却都是懂得欣赏之人。张囘劲那行云liú水般的动作,轻囘盈舞动的dāo尖,那是需要厚重的沉淀才能达到的境界。所以对于张囘劲这个年轻轻就有如此成就的年轻人,自然赞不绝顿时,老mā原本带着心疼的怒容不见了,乐的合不拢嘴。“可别这么说,我们家的小劲懂啥呀。他就是今年学厨艺的时候,学了点雕南瓜、雕冬瓜啥的,今天心xuè来囘潮,想拿石头练练手。

水平差远了,哪有你们说的那样xié乎?”儿女成才,无疑是父母最大的安慰。儿女受到的夸奖对于父母来说,往往要比自己受到赞誉更加让自己开心。所以听到一群老囘yé囘子一声声的赞誉,张囘劲老mā自己都觉着有些飘飘然了,“难道我儿子是天才?可惜他小时候我这个当mā囘的没有好好的往这方面培养。快三十了,也不知道还来得及不?”张囘劲老mā虽然觉着张囘劲突然展现出雕刻的天赋,有些诧异,但是却也没有多想。

毕竟,在老mā这个年纪,什么穿越、附身之类的事情连听都没有听过。根本不会往这方面多想。而且在老mā老bà的眼里,自己的这个儿子多天才都不过分。儿子总是自己的最好嘛!借老mā被捧的心情愉快的光,张囘劲在老mā回来后,只是收到了老mā不疼不养的几句呵斥,逃过了本可能出现的雷霆骤雨。这也让张囘劲能在早饭后,得以使用原本应该是垂头听训的时间,去完成这件作品。张囘劲老bà八千块钱mǎi来的地摊玉石颇为坚囘硬,但是在张囘劲有力的食指和锋锐的小dāo下,石粉如雾的簌簌落下。

张囘劲雕石的工具,没有什么平底尖dāo、直dāo(柱dāo)、铣dāo、三维异型dāo这么复杂。仅仅只有手中这三寸小dāo一把而已。但是这把小dāo在雕刻工具中,就像是‘huá佗zhēn,在灸zhēn中的地位一样。绝对的绝顶,无出其右者!而且这把小dāo即使在bīng器中,也丝毫不逊sè于‘huá佗zhēn,,甚至还犹有胜出。‘小李飞dāo,。小李探huā,李寻欢的小李飞dāo;bīng器谱中排名第三的‘小李飞dāo,;从未失手,从未错shā一人的‘小李飞dāo,;记的当初《武林三囯》guān网宣布李寻欢的小李飞dāo是雕刻的终极工具,李寻欢更是雕工十级的人物时。

众玩家虽然都认为这个设定与原书严重不符,但是出奇的是反囘对声浪却极小。要知道,李寻欢之所以动手雕琢,仅仅是为了稳定自己因为酗酒而颤囘抖的双手;要知道,李寻欢至始至终雕琢的作品只有一个——林诗音的木像!就这样的人,被设定为雕工十级人物,居然都没有什么反囘对的声音。由此可见李寻欢和他小李飞dāo的人气之旺了。

小说索引:九项全能全文免费阅读,九项全能全本免费阅读,九项全能
阅读提示: